篇篇蝴蝶傳奇
2013.09.27

我雖小蟲,來頭可大了,能夠破繭而出,化為蝴蝶。我的祖先更是無所不能,中國古代民間社會中,關於牠的神話故事多不勝數。據說,先人曾進入莊子的夢中,差點和他合二為一,令莊子誤以為自己是蝴蝶。苗族人更視我們為創世之神,在傳統服飾的衣襟上繡上蝴蝶圖案,祈求平安。渺小的人類更一直渴望變成我們,活得愜意自在,像那個梁山伯和祝英台就在死後化蝶,雙宿雙棲。

雙雙化蝶 為情而生

古代社會中流傳了很多化蝶的故事,最廣為人知的應該是梁祝。杭州一帶流傳的故事《蝴蝶仙》,梁山伯和祝英台本是在崑崙山修煉的蝴蝶仙,吸蒼穹之雨露,受日月之精華,翅膀巨大,能將老鷹夾在翼下。他們看見王母娘娘頭上插滿了鮮花,發出一陣陣的誘人的花香,就撲了過去,王母當然大發雷霆,雙手一拍,將他們貶落人間。在人間,英台男扮女裝,兩人在書院相識、相知、相愛,卻不能共諧連理。最後,當祝英台在墓前弔祭山伯時,忽然晴空驟生烏雲,閃電交加,雷霆萬鈞,劈開梁山伯的墳,祝英台跳入墳中,兩人化為一對蝴蝶,翩翩飛舞。有情人在真實的社會被迫分離,化成蝴蝶被視為重生,除去一切的枷鎖、包袱,在大自然的世界裏雙宿雙棲。

可是,最早的化蝶故事並非梁祝,而是《搜神記》中韓憑和妻子。戰國時的宋王貪圖韓憑妻子何氏的美色,強搶她入宮。韓憑自殺殉情,何氏趁伴遊登台時,縱身跳下高台,她那破碎的衣服隨風飄起,瞬間化為蝴蝶。另外,也有一些蝴蝶化為人的浪漫傳說,如《六朝錄》中記錄了關於劉子卿的故事。子卿家住廬山,山上有五彩雙蝶,像燕子一般的大,經常在花上翩翩起舞。蝴蝶因為感激劉子卿愛護大自然的花草鳥蟲,就以身相許,和他共諧連理。

蝴蝶入夢 物我無分

莊子在〈齊物論〉一篇中寫自己夢為蝴蝶:「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莊子是戰國時宋國人,是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話說,他發夢,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在花上翩翩起舞,愉悅自在,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人。突然醒來後,發現自己竟然是莊子,而不是蝴蝶,驚惶不定,大惑不解。於是,感嘆的問說:「到底是我在夢中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在夢中變成了我?」

莊子就由此感悟出人和萬物其實是相通的,沒有你我彼此之分。那如果說,蝴蝶曉夢,在夢中變成了莊子,醒來發現自己是蝴蝶,這也說得通。自這一則寓言故事後,蝴蝶就和夢扯上了關係,民間都普遍認同蝴蝶具有靈性。

楓木樹上 繁衍後代

苗族視蝴蝶為人的祖先,只要供奉她,就可以保佑村寨安寧、子孫繁衍、五穀豐登。這涉及一個遠古的神話,在《苗族古歌》中,相傳楓木生出了「蝴蝶媽媽」(苗語是「妹榜妹留」),她一出生便要吃魚,於是便經常流連繼尾古塘,水中的鯉魚特別鮮甜肥美。然後,她和水上的泡沫「遊方」(又稱「友方」,是苗族社會的傳統活動,男女互相認識、交往,進而覓得終身伴侶。)最後,她生下十二個蛋,經過鴝鵒鳥悉心的孵養下,生出了龍、虎、水牛、蛇、蜈蚣、雷和姜央等。而姜央就是人類的祖先,他造狗來攆山,造雞來報曉,造牛來拉犁,造田來種穀,更生下千千萬萬的人類,使人類世界生生不息。蝴蝶的形象充滿母性,象徵了繁衍後代,一直受到苗族人的的崇拜、尊敬。

文學漫步 蝴蝶痕迹

除了遠古的神話傳說,蝴蝶飛舞的形象一直流傳於歷代文人心中。這些關於蝴蝶的文學作品,借不同的象徵意義,引起許多代人的共鳴。有的象徵了虛幻的夢境,有的隱喻為美好的愛情,更有的體現了輕鬆自如的心情。

嶺南大學中文系的司徒秀英教授對古典詩詞素有研究,她笑說:「大自然可以影響文人的創作,但文人無法左右大自然。蝴蝶能夠感染文學家,予以他們靈感,最重的是,蝴蝶得到了民間社會的認同。蝴蝶飛舞極為常見,無論甚麼階層的人,只要打開窗戶,都可以見到,這是一種人類共同的生活經驗。而且關於蝴蝶的那些故事,流傳已久,能夠豐富作品的思想感情。」於是乎,蝴蝶在文學中有一定的象徵意義。

夢之蝶 虛幻如空

蝴蝶夢,瞬間就會消失,在文學中常藉此表現人生變幻無常,有時也會用來比喻迷離的夢境。司徒教授說:「蝴蝶夢經常在不同的文學作品中出現,大多都是感嘆人生虛幻無常。」例如宋代金石學大師洪適所寫的《滿庭芳.答景盧遺懷》:「蝴蝶夢魂,芭蕉身世,幾人得到龐眉。」此言人生就如蝴蝶夢,迷離虛幻,瞬間就會消失。「龐眉」指眉毛黑白雜色,年老的樣子。「芭蕉」出自佛家的典故,因它不耐寒,借此表示人的身體就如同芭蕉,時時會有疾病,脆弱不堪,並不長久。

司徒教授表示,詩詞中「夢蝶」多數泛指為莊周夢蝶的故事。例如李商隱的《錦瑟》更直接將故事寫入詩中,「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瑟」是一種古弦樂器,共有五十根弦,聲調悲涼。詩人因而聯想到自己年過半百,華年往事,卻像是莊周夢蝶,一場虛幻。「望帝」是蜀國的國君,死後魂魄化為杜鵑,因思念故國,總是發出「不如歸去」的淒慘叫聲。浮生若夢,變幻莫測,詩人心中無比哀怨,意欲付託文字來抒發。

文人愛蝴蝶 謝逸、李商隱

歷代詠蝶、頌蝶的詩詞曲賦不下數百首,唐代詩人李商隱算是一大代表。他十分喜歡蝴蝶,有三十首詩直接提及「蝴蝶」,更有詠蝶詩四首,或以「蝴蝶」自喻,或用以比喻心中的戀人,藉此來表現難以言語的情感和人生際遇。最誇張的是北宋文人謝逸,他創作了三百多首詠蝶詩,被稱為「謝蝴蝶」。

戀之蝶 你追我逐

愛情,有苦有甜,蝴蝶,象徵的是那種甜蜜美好的愛情。司徒教授笑說:「細心觀察,蝴蝶甚少單飛,也不會像大雁般成群列隊地飛翔。牠們多是兩兩齊飛,一前一後,你追我逐。這樣,像極了兩小無猜的小情人,一個追,一個跑,蝴蝶也自然被隱喻為美好的愛情!」例如劉希夷的《公子行》中:「花際徘徊雙蛺蝶,池邊顧步兩鴛鴦。……與君相向轉相親,與君雙棲共一身。」蝴蝶是一雙的,在花間徘徊,情意濃濃,這種兩人相依相隨,永不分離的狀態正是詩人所追求的。又如馮延巳的《采桑子.花前失卻游春侶》就利用蝴蝶的美好反襯出自己的寂寞。「林間戲蝶簾間燕,各自雙雙。忍更思量,綠樹青苔半夕陽。」詩人獨自一人,賞春遊林,那雙雙的蝴蝶,幸福嬉戲,就如同街裏愛人一對對,正好剌痛他的短處。

蝴蝶使者 傳情達意

蝴蝶也會變成傳達愛情的使者,幫有情人終成眷屬,例如明朝文人陳汝元筆下的傳奇《金蓮記.湖賞》便寫道:「蜂衙蝶使,做媒人紗窗寄詞。」蜜蜂化身為衙吏,蝴蝶化為使者,更變成了媒人,替有心人傳遞信息,促成良緣。司徒教授笑道:「古時的愛情多數放置家庭觀念之中,婚姻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以傳宗接代、延續家族為目的。花朵需要蝴蝶來採花蜜,傳播種子,這正好切合了傳宗接代的含意。將蝴蝶比喻為愛情傳播的媒介,就顯得分外合適。」

喻為才子佳人 鴛鴦蝴蝶派

鴛鴦蝴蝶派是20世紀初上海的文學流派,由清末民初言情小說發展而來。由於許多作品內容,動輒以「一雙蝴蝶,卅六鴛鴦」比擬書中的才子佳人而得名。該派將文藝當作消閒品,專寫才子佳人的種種哀情、豔情、慘情、苦情的小說。常見故事背景包括:社會、黑幕、娼門、家庭等,代表作品如張恨水的《啼笑姻緣》、徐忱亞的《玉梨魂》。

蝴蝶飛 輕鬆自如

司徒教授表示,蝴蝶飛行的姿態很特別,牠們不同於大鵬展翅,高飛千里,而是輕展薄翅,低飛花上,像是在嬉戲、玩耍,呈現了輕鬆自如的心情。不少詩詞都有描述這種閒適自在,例如杜甫的《曲江二首》之二:「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蝴蝶穿梭於花叢深處,時隱時現,蜻蜓偶爾掠過水面,緩緩飛行,春光無限,予人輕鬆自如的感覺。杜甫欣賞美好的風光,得以暫時忘記了生活中種種煩憂,又如《江畔獨步尋花》中:「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寫彩蝶停在花瓣之上,流連忘返,盡是活潑自在的神態,和應着黃鶯的鳴叫,氣氛盡是輕鬆愉悅。

生命感 獨一無二

教授補充:「蝴蝶往往是在花草樹木之間飛行,姿態活潑,帶有一種生命感。」宋朝詞人辛棄疾《臨江仙.即席和韓南澗韻》:「花飛蝴蝶亂,桑嫩野蠶生。」花叢中紛謝的落紅與穿飛的蝴蝶一起飛舞,放眼望去,落花、彩蝶,一時難辨。桑樹枝上吐出了新綠的嫩芽,自然孵化的野生幼蟲,不知不覺地出現在枝葉間。詩中寫出了氣侯變化,充分展現了大自然的生命力。「蝴蝶本身就是很特別的昆蟲。牠飛,飛蛾、蜻蜓等也會飛,有何特別?飛蛾多在夜間活動,撲火滅亡,多的是孤注一擲的淒壯。蜻蜓多是成群低飛,拍翅之聲,擾人清幽。哪有蝴蝶般怡人自在!而且,蝴蝶顏色鮮艷美麗,自然能引起人的喜悅。」

外國戲劇著作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

《蝴蝶夫人》由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創作,是歌劇舞台上久演不衰的名作。巧巧桑(蝴蝶姑娘)是個純潔、天真、活潑的日本姑娘,她爲了愛情背棄了宗教信仰,嫁給美國海軍上尉平克爾頓。怎料平克爾頓回美後另結新婚,更在三年後帶同美國夫人回到日本。巧巧桑傷心欲絕,交出他們的孩子後,吻劍自盡。

生活中的蝴蝶

甚麼?!想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穿梭神話、詩詞的世界,尋找想要變成的理想形態。但我竟然,竟然,只是一條普通的毛蟲,不能化成真正的蝴蝶。我無法,伴你飛舞,更無法,停留在你右肩,惹你一笑,惟有賦詩先嘲自娛……

等待 蛻變的夢
飛不飛 一樣美

腰間 袖口 髮上停留
脆香千層 黃金起舞
瀰漫香氣 穿梭未停

袋中 收藏梁祝化蝶
廝守之證?
若非玉蝴蝶
怎可 輕扣你裙擺

假蝴蝶 比比皆是

生活有很多東西都以蝴蝶自稱,食物有蝴蝶酥,飾物有蝴蝶袋,它們多和真蝴蝶的外形相似,故以蝴蝶自稱。有趣的是玉蝴蝶,它並非碧玉雕刻成的蝴蝶飾物,和蝴蝶沒有任何關係。它是柴葳科植物的種子(下圖),《滇南本草》中描述:「中實如積紙,薄似蟬翼,片片滿中。」它表面是淺黃白色,呈半透明,又稱木蝴蝶、千張紙。玉蝴蝶的藥用價值很高,可以治療咳嗽,瘡瘍,咽喉腫痛,肝胃氣痛。現時流行花茶品茗,把烘乾的玉蝴蝶製成的養生花茶,味道微甘。

真蝴蝶 聚首一堂

你可能不知道,全中國十分之一的蝴蝶都在香港生活,彈丸之地孕育出260多種蝴蝶,名副其實是「蝴蝶天堂」。現在正值蝴蝶活躍的季節,「香港蝴蝶節2013」就是探索蝴蝶繽紛世界的好機會。今年的蝴蝶節新增「蝴蝶歷險記」環節,通過野外定向活動,讓大家代入蝴蝶角色,全方位感受蝴蝶的生活。心動,不如行動!實地感受一下,蝴蝶是否真的給人那麼豐富的創作靈感!

文:大杰 協力: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