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浩蕩蕩迎來另一新世紀? 從全球化脈絡理解「本地樂壇」再起現象
2022.06.20

公民視野



公民視點

四月三十日「姜濤誕」的銅鑼灣是何等熱鬧,左邊有全日免費的電車行駛過(可惜不是獨一無二的「姜濤號」),右邊一群支持者「姜糖」拿起偶像的人型娃娃在姜濤的海報面前自拍。事實上,「追星」的現象近年出現明顯變化,追捧本地歌手的樂迷突然急升,對象不止是人氣高企的男團組合「Mirror」,就連其他樂隊、組合、單人歌手都獲得愈來愈多關注。

追捧本地歌手 令人自豪

香港樂迷重新關注本地樂壇的趨勢,已有不少社會學者及評論員通過不同視角進行解讀了。有趣的是,這種現象就連鄰近香港的東南亞國家近年也漸漸湧現。過去十多年,「韓流」旋風吹襲,受影響的不但是香港,就連鄰近的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泰國都一樣是「風眼」地區,為韓國流行文化產業帶來不少追捧者。然而,無論是當地樂迷還是樂手,近年都以不同方式重塑本土樂壇,銳意打破困局。

菲律賓媒體Rappler早前訪問了一群曾經追捧韓國及日本流行音樂的「粉絲」,想要了解他們轉投本地樂壇的原因。有受訪者表示,自己經歷過幾年「韓流」洗禮,發覺原來支持有才華的本地歌手更能夠帶來讓人自豪的滿足感。另一個說法則認為,本地歌手較多使用本地語言唱作,而且樂迷長期使用社交平台觀察着本地歌手的日常與成長,彼此在網絡社群的互動更能建立密切的聯繫。疫情中斷了人與人之間的地域流動,或許成就了催化劑的作用。



結合本土與外地文化 迎合市場

但有些國家的本地樂壇卻因為國內的社會環境,須要在外國主流音樂潮流與本地社會規範原則之間保持平衡,馬來西亞和印尼一部分的本土音樂便是在這樣的氛圍下尋找出路。隨着「韓流」和西方主流音樂進攻兩國,當地的保守派回教徒擔心這類音樂的歌詞會違反教義,因此主流歌手們便經常在全球化與宗教原則的張力下周旋,以重新修改過的本地語言,融入主流曲風,迎合市場需要。

不過,同樣因為疫情的影響,當地近來開始有獨立樂手希望鼓勵大家留意傳統文化,嘗試把外國及本土的文化元素結合,拼湊出新模式。

參考以上本地樂壇興起的例子,我們可以了解到全球化與本土化之間的關係並不必然是對立的,前者也不一定能夠永遠取代後者。相反,外地經驗與本土風格總可以找尋到一套共存之道。疫情影響全球運作交流,反而為本地文化產業提供一個喘息空間,思考不同出路。

公民思考

我們在接觸與文化全球化相關的討論時,可以通過以下問題去重新思考有關現象:

‧全球化促進不同地域文化的互動,但有些批評全球化的論點認為,所謂的「文化全球化」,許多時候都由強大及富裕的國家壟斷,他們最終會淘汰不同地方的本土文化。因此,全球化並非一個互動的進程,而是強國單方面向弱國輸出文化價值。這個觀點你認同嗎?

‧全球化發展到一個階段之際,或許會刺激本地文化進行反彈,希望通過不同形式保存該地域的獨特性及文化特色。除了以上提及的流行文化領域外,你還有留意到其他類似的現象嗎?



公民素養

文化全球化(cultural globalization)是全球化討論裏其中一個重要範疇,主要聚焦思想、價值觀、規範等元素如何跨越地域界限,互相交流。隨着全球交流增加,有不少論者關注這股趨勢會否把全球的文化價值導向單一化的結果,還是會在互相碰撞之下產生出更多元的文化概念及價值。我們關注本地流行樂壇時,亦不妨想像一下,我們耳機播放着的流行音樂,原來有一部分也是這種交流過程
下產生的結晶品。

載自2022年6月20日《S-file公民科/通識大全》

文:馮嘉誠 圖:星島圖片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