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辯論賽】嘉諾撒聘專業外援指導 星島中文辯論賽首摘冠
2022.06.09

     由《星島日報》、《The Standard》與教育局合辦的「星島第三十七屆全港校際辯論比賽」總決賽已於上月初舉行,而中文組和英文組的冠軍,分別是嘉諾撒書院和香港浸會大學附屬學校王錦輝中小學,兩校均在星島辯論賽首度封王。曾於三年前奪星島辯論賽季軍的嘉諾撒書院,近年更為中文辯論隊聘請教練作專業培訓,加上隊員對辯論的熱誠和努力,終讓同學在今屆比賽,力壓傳統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初嘗冠軍滋味。(二之一)

記者:陳艷玲 攝影:葉偉豪 部分圖片:星島圖片庫

    在「星島第三十七屆全港校際辯論比賽」總決賽,中文組的辯題是「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建立資歷互認機制對促進跨境就業利大於弊」,正方是勁旅聖保羅男女中學,反方為女校嘉諾撒書院,最終由「全女班」嘉諾撒書院勝出,亦是該校首次摘下「星島全港校際辯論比賽」冠軍,第二副辯梁天憫更奪得「總決賽最佳辯論員」。

  嘉諾撒書院中文辯論隊負責老師馬偉健表示,該校設中、英文辯論隊,中文辯論隊有三十七人,成員由中一至中五生均有,歷史悠久,亦曾多次參加「星島全港校際辯論比賽」,最佳成績為三年前取得季軍。「星島辯論比賽是同學重視的盃賽,亦期望可以站上總決賽的舞台,所以學校多年來都給予空間,包括場地和人手支援等,最重要是同學很有決心想得到比賽的冠軍,過程付出了很多。」

賽前每周四次訓練

  為了讓同學有更專業和系統的培訓,嘉諾撒書院在六年前為中文辯論隊聘請了專業教練,定期為隊員作指導。第二副辯的梁天憫表示,辯論隊每兩星期會有一次全體成員的訓練,當中包括基本的辯論知識和技巧,「如有比賽,當收到辯題後,基本上每天都會和隊員開會,可能在校內討論,或者綫上會議。」她續指,如果遇上比賽,每星期教練會提供四次訓練,每次兩至三小時,除跟她們分析辯題外,還會調校隊員的發音和語速等等。

  是次參加「星島全港校際辯論比賽」的辯員有四位,全部均是中五學生,除了梁天憫外,其他成員還有主辯林羡桐、第一副辯周炫和後備辯員徐嘉蔚,其中梁天憫和林羡桐,均從中一已加入中文辯論隊,三年前更隨師姐們參加「星島辯論賽」;其餘兩人則在中二才加入,其中周炫指當時看到師姐在台上打比賽,可惜未能獲勝,想不到自己三年後能踏上總決賽台板,且贏得冠軍,認為是填補了當時的遺憾。

  因為疫情,今屆「星島辯論賽」有三輪比賽,須透過Zoom進行,難度亦隨之提升。林羡桐表示,在實體比賽,隊友聽到對方論點後,可即時討論並作出回應,但Zoom比賽卻不可溝通,「在台上比賽,隊友可幫你聽對方論點,自己則準備自己的部分,但Zoom比賽就只能自己兼顧所有東西,能力和默契也要提升。」

資料分散 搜集費時

  就總決賽的辯題「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建立資歷互認機制對促進跨境就業利大於弊」,同學坦言是有難度和陌生。梁天憫指日常生活中,同學很少接觸資歷認證相關的東西,故要花更多時間搜集資料,「此外,這條辯題有別以往討論政府是否推出某項政策,由政府發放的統一資訊較多;但今次辯題的資料,則相對較多來自民間組織或團體,未必有同一平台整理好,加上不同專業有不同特點,是否能做到互認?跨境就業前景如何?每個行業都不一樣。」

  林羡桐補充,因疫情關係,很多內地醫生來香港工作,故可見「資歷互認」是可行的,因此作為反方的她們,只能從其他方面探討,例如「資歷互認」後,會帶來甚麼問題或反效果,都花了很多時間。

最佳辯員出師有利

  面對傳統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辯員坦言只用平常心面對,並未因對手是誰而產生壓力。林羡桐表示,在爭奪冠軍的舞台上,不論哪所學校都是勁旅,所以壓力是源自對自己的要求,「擔心自己練習的東西、搜集的資料能否發揮,這方面的壓力反而較多。」

  至於奪得「總決賽最佳辯論員」的梁天憫,謙稱獲獎是配合了「天時、地利、人和」,她指在隊員發言的稿件編排上,恰好較有趣的講詞落在她發言的部分,「例如用捐血去對比行業的互認,帶出資歷為何不能互通,這些較生動的內容剛好在我的位置,容易讓評判留下深刻印象。」此外,她身為第二副辯,發言時間較後,可有較多時間冷靜,有助她能清晰地表達內容。

師姐傳授經驗 邀校作賽熱身

  嘉諾撒書院中文辯論隊的兩位教練,其中一位為二○一九年畢業的校友葉曉浵,她現時為柏克萊加州大學建築系三年級學生,趁Gap year(空檔年)回港,向師妹們傳授辯論技巧;另一位教練陳若楠,則是香港大學教育學士(幼兒教育及特殊教育)的三年級學生,兩人參與辯論比賽的經驗豐富,其中葉曉浵指,會用當年自己受訓的方法,嘗試套用於師妹們身上。

熟悉學界 講求策略

  「開始時先會放手讓她們自己找資料,找主綫,然後我們再給予評語;後期在每輪比賽,則會嘗試邀請打相同辯題,但相反方的學校進行友誼賽,目的是看看所定的主綫,實際上是否執行得到。」葉曉浵坦言,並非每所學校的辯論隊,都會邀請其他學校作友誼賽,因有的學校習慣由同學自己討論稿件,也有學校指時間難以和其他學校配合,故只能個別備戰。

  陳若楠表示,專業辯論教練和校內老師,能給予學生的訓練有所不同。「老師可能較着重常人在辯題上的理解,從而作指導;我們則較熟悉學界現時的氛圍,策略性會較多,例如辯論時的用語、如何使人信服、資料如何運用等。加上我和葉曉浵都曾是辯論員,經驗較豐富,接觸的辯題較多,當中有些可能是重複,就可以用前人的經驗並更改。」

師妹勤力 查找不足

  對於嘉諾撒書院中文辯論隊組員的表現,陳若楠指她們很勤力,很想自己進步,常問教練們她們有何不足,「總決賽的辯題涉及很多行業,而準備資料時,她們把很多行業需要的資歷都找出來,而不是一、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