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 陳美卿
2022.01.18

〈冷漠的理由〉

陳美卿 中三 青年會書院

那是一個明媚的日子。公園裏,小女孩玩着風箏,可是風太大,吹走了她的風箏,最後卡在了一顆﹙棵﹚樹上。「嗚嗚嗚……誰來幫助我?」穿碎花裙的小女孩站在樹下,眼睜睜看着一個個行人冷漠地走過,甚至連眼神也欠奉。她無助地站在原地,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霎時間泫然欲泣。

一個高大精壯的男人從遠處往小女孩的方向走來。他頻頻往小女孩看去,不知是好奇還是有意幫忙。他背脊挺拔,四肢修長有力。他走近,冷漠地瞟了幾眼,卻絲毫沒有駐足之意,似乎和那些冷漠的路人沒有分別。

他抬步欲走,小女孩覺得他或許能幫忙,情急之下拉住了他,哀求道:「哥哥,你能幫我把樹上的風箏拿下來嗎?」男人回過頭,露出了一個為難的表情,那是都市人獨有的禮貌和冷漠,他顯然不肯在這浪費時間。小女孩見狀不滿地嘟長了嘴巴。出乎意料的是,男人沉默良久。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決定幫忙。他奮力一跳,手臂艱難攀上樹幹。他極為用力地抓住樹幹,手部肌肉鼓起,像脹氣的氣球,腿卻是虛虛的搭在樹上,不怎麼用力。他一隻手支着身子的重量,另一隻手費勁去夠風箏的綫。可惜風箏綫很粗,把樹枝纏得很緊,不容易弄斷。他只好用手指勾風箏綫,把綫撥得鬆一點再取。本來快要大功告成,此時一陣風吹過,挾着一股強力,把風箏帶得飛了起來,最後隨着這風,飛得無影無蹤。

「哇,我的風箏!你還我的風箏!你是壞人!」伴隨着小女孩的嚎啕大哭,男人也體力不支,狠狠摔到地上。一個哭泣的女孩和一個坐在地上的男人,很是引人注目,行人紛紛側目,毫不吝嗇自己的目光,心裏做着各種猜測,卻沒有人問問這一哭一傷的兩人發生何事,更別說出手相助。女孩愈哭愈傷心,嘴裏埋怨不斷:「要不是你,我的風箏或許還能拿回來!都怪你!」此時,一個貴氣的女人匆匆跑了過來,想必是女孩的媽媽。她不問事的原委,橫眼掃了男人一眼,又不滿地對着他啐了一聲,才帶着小女孩走了。

男人卻無瑕﹙暇﹚去理,他扶着自己的膝蓋,痛得低下頭。也許每個人的冷漠,都是因為曾經的善意被傷害。昌榮繁盛的世道,既陽光明媚,也冰凍三尺。

折騰了一會,男人終於能正常走路了。


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寬闊的是人的胸懷。——雨果

學生作文充斥着善人好事、人情味,但往往是堆砌的,欠缺真實體驗與思考。此文作者卻別出心裁,寫人的冷漠,並加以反思冷漠的理由,簡言之,就是「曾經的善意被傷害」,通過一個具體的故事,令這個理由更有說服力。


男人撿風箏一段寫得不錯,尤其是動作描寫,小女孩「情急之下拉住」男人、「嘟長了嘴巴」;男人「艱難攀上樹幹」,「手部肌肉鼓起」,但腿卻是虛搭樹幹,這些細節都很棒,爬樹看似輕鬆,但又令人感到很費勁。


另一方面,所謂眼睛會說話,作者多次刻畫人物的眼光,包括女孩「睜睜看着一個個行人冷漠地走過」,男人起初對女孩「冷漠地瞟了幾眼」,看到女孩與男人一哭一傷,行人「紛紛側目」,就是女孩的母親也不解男人的好意,對他橫眼掃視。這些眼神的描述都跟冷漠有關,充分帶出主題。


要留意的是詞句的運用,例如「泫然欲泣」和「抬步欲走」等四字詞便跟全文的文風不搭配。另外要留意錯別字,包括一「顆」樹,應是「棵」;男人卻無「瑕」,應是「暇」。最後引用雨果的話,是要諷刺嗎?明明文中的人物都沒有寬闊的胸懷。

文:陳美卿(青年會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