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招課程之尖子之選3】牙醫理論實習兼備 雙手靈活善溝通佔優
2021.06.18

【神科】香港大學除了醫科受尖子追捧外,牙醫亦是不二選擇。由於可以私人執業,收入可觀,因此亦是文憑試尖子的「神科」之選。現時只有港大開設牙醫學士課程,若不想到外國讀牙醫,港大牙醫便是唯一選擇。牙醫學院收生要求高,對文憑試考生亦有實施「加分制」,去年牙醫學士課程收生中位數經加分後,為最佳六科四十五分,獲甄選的學生均要接受面試。(十之三)

香港大學是本港唯一一所提供牙醫學士課程的大學,根據國際高等教育研究機構(Quacquarelli Symonds, QS)世界大學公布的二○二一年牙醫學科排名中,香港大學牙醫學院的課程是「亞洲第一」,因此入學競爭激烈,收生要求很高。該校對文憑試考生實施「加分制」,去年的牙醫學士課程收生中位數經加分後,最佳六科高達四十五分。

現就讀港大牙醫學士課程三年級的吳倩怡指,初中時她已對醫療學科有興趣,因此高中時選修生物及化學,希望大學能入讀與醫療相關的學科,「我小時候要『箍牙』,曾進行矯齒療程,所以經常接觸牙醫,也漸漸對這個職業產生興趣,而且牙醫的工作好像比醫生輕鬆,容易達至『work-life balance』,所以便想嘗試報讀牙醫。」

面試考問時事常識

要入讀港大牙醫學士課程,成績達標只是第一關,獲甄選的學生還要接受牙醫學院的面試。吳倩怡表示,當時面試的過程大約十分鐘,由兩名面試官面見,除了要求她自我介紹,以及解釋為何想讀牙醫等「大路」問題外,也有問一些與學科無關的問題,她表示,當時她被問到「你人生中面對最困難的事是甚麼」,以及「世界上你最敬佩的人是誰」等問題。

吳倩怡表示,曾有申請者被問到一些時事問題,所以有與趣修讀牙醫的同學,可以多留意面試期間熱門的醫療新聞。她強調,成績是入學最重要的考慮因素,而面試只是用來「篩走」一些完全不適合讀牙醫的申請者,所以大家以平常心面對便可,「面試官並不會期望你知道牙科的知識,因此不必過分緊張,與面試官有良好的互動,表現出溝通能力就已足夠。」

良好的溝通技巧是讀牙醫課程的必備條件,但雙手靈活、喜愛做手工的學生,原來也適合做牙醫。吳倩怡指出,課程除了要學習牙科的「硬知識」外,還要到醫院實習,幫助病人進行療程,例如補牙、整牙托,鑲配牙橋等等,所以她認為手部靈活、或喜歡做藝術手工的人會較快、較容易掌握牙醫的實際技能操作,學習上會比較有優勢。

她又指,曾經有同學中途放棄修讀牙醫,所以選擇學科時必須三思而行,「牙醫始終是專科,你一定對醫療學科有興趣才好選擇。」她建議有興趣報讀牙醫學士課程的學生,應先了解課程的學習內容,例如瀏覽港大網站、參與相關的資訊日、講座或體驗營等等,才決定是否申請。

教授指導監察診症

吳倩怡認為,六年的牙醫學士課程裏,首一、兩年的課程是「蜜月期」,因為學習內容以課本知識為主,包括全身的醫學知識,人體結構及系統,與醫科生的課程內容相似。不過,由第三年開始,學生便要到菲臘牙科醫院進行實習,「我們的課程與醫科生不同,他們平時的臨牀醫學課堂以觀察為主,畢業後才會進行實習,但我們是一邊上課,一邊『出clinic』,即是大家理解的臨牀實習課堂,親自幫助病人診症,或進行牙科治療及療程。」

她認為,臨牀實習課堂是整個課程中較難、較有挑戰性的部分,因為學生需要將所學的知識及技巧,應用到真正的病人身上,「學生少不免會感到害怕,因為始終要面對真實的病人,確實有壓力。不過,一組約十名同學『出clinic』時,會有一至兩名教授或醫生,輪流指導及監察我們的進度。」

兼顧工作多課時長

由於課程同時包括理論及實習,所以吳倩怡表示,有些上課日子的時間就像中學一樣,甚至更長,「最辛苦的時候,會由早上八時半至晚上六時半上課,如果學生處理較慢,又或老師需要補充講解,更加會推遲下課時間,還未計算提早到醫院作準備或收拾東西的時間,所以放學後真的會很累。」她表示,現正跟進五名病人,高年級學生跟進的病人將更多,加上有時會收到他們的電話詢問病情,所以牙醫課程亦是比較忙碌。

接近全就業 約六萬起薪

雖然近年本港註冊牙醫有增加,但仍追不上人口的增長及需求,衞生署牙科診所牙醫Evelyn指,本港牙醫人手短缺,而且港大牙醫學士課程的學額每年沒有太大增幅,所以牙醫行業的就業率高,「以我那一屆的畢業生為例,大家在畢業後幾個月,都已經找到工作,有些人可能只是稍遲一些,所以就業率是百分百。」

工作穩定 可讀專科

Evelyn認為,牙醫的工作穩定,起薪點月薪約為六萬元,每天工作大約八至十小時,「牙醫的工作模式會因應地區、機構及所接收的病人而不同,但由於衞生署隸屬政府,所以我的工作會比私家診所的牙醫穩定,不會太辛苦,亦毋須超時工作。」

她表示,亦有牙醫會攻讀專科,例如牙周病專科,「不過,大多數畢業生首年都會先工作,了解一下行業的運作及工作模式,再決定是否讀專科,亦有畢業生會到外國執業,但只屬小部分。」

 

記者:方麗盈 圖:受訪者提供、星島圖片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