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校長專訪】高主教加強電子教學 大數據分析學生成績

2020.09.28
24080 24080

人稱「高記媽」的前高主教書院校長盧詠琴,剛於上月榮休,校長職位交由副校長楊世德接棒,期望他上任後,繼續推動小班教學和電子教學政策。在社會事件和疫情夾擊下的日子上任,楊校長指學校須穩中求變,包括加強老師在電子教學的能力,並優化近年引入的學生成績數據追蹤,全方位分析學生表現,從而給予支援。

剛榮休的前高主教書院校長盧詠琴,是該校首位女校長,七年前由荔景天主教中學調任到高主教書院,因兒子也是剛畢業的「高記仔」,所以得到「高記媽」的稱號。盧校長透露,當年教區調她到高主教書院當校長,主要有兩個任務,分別是以女性校長身分,期望多招收女生;此外,就是迎戰當年紛紛冒起的直資學校,避免小學部的尖子流失。最終盧校長不負所託,以資助中學辦小班教學的計畫,獲得舊生會支持,學生成績也得到提升。

「當時有些小學部的『仔』,升中時轉了去直資學校,原因是認為直資學校好些、資源多些,所以當時就有個使命,讓他們知道,即使是資助中學,也可享有和直資同樣的質素。」因此,盧校長在上任一年後,就在初中推行全科小班教學,讓學生在教學上有更好的照顧。

全科小班 成績提升

事實上,當時即使有學校做小班教學,也只是在中、英、數三個主科做小班教學,但高主教書院卻是全科推行小班,由原本每班三十三人,減至每班二十六、二十七人,由四班變五班,加上雙班主任,因此師生比例低至一對十多人,當時只有直資學校才可做到。

由於全科推行小班,高主教書院每年要額外聘請四名老師,即每年須多付百多萬元老師薪酬。盧校長指當時她主動向舊生會推銷這個計畫,幸得校友全力支持,才可推行,至今已推行了六年,深受家長歡迎,因此也多了小學部學生升上中學,質素也不斷提升,令她非常欣慰,其中今年的畢業生,更是首屆小班教學的學生,入大學率也反映其成效。「今年約八成學生入到本地大學,比之前上升約一成,如計算海外,則有九成多,有這個成績,很感恩。」  

至於「高記媽」的另一任務,是多招收女生,結果也令人滿意。高主教書院早年是男校,直至○八年轉男女校,但她在一三年上任時,每級只有七、八名女生,現在則增至三十多名女生,所以她認為結果也算成功。

無縫銜接 穩中求變

對於由副校長楊世德接棒,盧校長指雙方共事七年,屬同一團隊,了解她以往的工作,不用多說已有默契,且熟悉中、小學部的老師,故相信他上任後,會節省很多適應的時間。「楊校長未來的方針,和我是一脈相承,希望他可更加發揚光大,特別在電子教學上。」 

被「高記媽」笑稱為「Big 4」的管理團隊,分別為新任校長楊世德、副校長談國軒(學務)、副校長鍾文毅(學生支援)和助理校長盧家盛(電子學習),其中在高主教書院任職達三十三年的楊校長,跟學生、老師、舊生、家長認識多年,指在社會事件和疫情下,須安撫不同持份者,而他跟管理團隊們都認同,現時學校最重要是穩定,但要穩中求變。

「學校要在穩中變得更專業,如何令老師更專業?如何強化老師團隊?也是盧老師交給我其中一個大任務。」楊校長分析,當老師的專業能力提升,教學效能自然提高,而其中會發展的一項,就是提升老師電子教學的能力。

楊校長說,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全港學校都要開始網上教學。「就過去半年至九個月的經驗,知道有小部分老師對此完全無問題,中間一部分可以,但有小部分則感困難。事實上,對於中間部分的老師,要求也可以更高。」

教學中心 共享資源

為了配合現代教學需要,高主教書院特別獲校友會和家教會支持,資助四十多萬元,在今個學年設立Elite Center(e-Learning and Innovative Teaching Exchange Center),內有三間獨立電腦房,可供老師剪片、拍片、錄音外,還有共享空間,讓老師做網上分享,甚至小組直播,老師也成立一個學習社群,提升老師的教學效能。

另外,高主教書院近年亦通過由老師編寫的程式,追蹤學生長時期的學業成績表現。通過數據、實證為本的方式,了解學生的學習表現趨勢,辨識需要支援的對象,改善學與教及加強成長支援工作。「學業和非學業組的老師會共同商討,當看到某位學生成績下跌,就會了解其課外活動情況,或向學生輔導組了解,同學是否家中出現問題?會否因社會紛爭、疫情影響以致家庭突變、影響學習等等。」他指數據追蹤在這一兩年開始,希望未來可再優化。

此外,高主教書院未來仍有多個進行中的計畫,例如STEM教育、推動中華文化和價值觀,今年底又會成立中華文物館,由舊生捐贈多件文物,提升學生對中國歷史的興趣,同樣高主教書院近年積極發展STEM教育。

轉當小學校監願與「雁群」同行

作為高主教書院首位女校長,盧詠琴校長坦言最初也有人質疑,因高主教書院以往是男校,以她的女性身分,會否跟男生合不來?加上前任校長做了十八年,很多傳統不能隨意更改,而她屬於有新想法的人,因此曾感壓力,但慶幸當時兩位副校長都是「高記仔」,加上她本人是「高記媽」,終慢慢獲得認同。

不過,在退休年遇上社會事件和世紀疫症,盧校長坦言今年過得絕不容易,「上學年是社會事件,下學年是疫情,很多危機處理,常擔心學生安危而失眠。我們學校位於中環(半山),每逢中環有『和你lunch』等集會,都要『開咪』叫他們不要前往,或告訴他們(山)下面已放催淚彈,同學放學時要循上環、西營盤方向離去,然後再通知家長,子女已不能到中環,很大壓力。」

「死綫」前畢業禮

因第三波疫情關係,高主教書院的畢業禮暨歡送盧校長的活動,也差點舉行不了。盧校長說,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七月十日周五,宣布學校可提早放暑假,並停辦大型活動,而該校的畢業禮在七月十一日周六舉行,因此仍可在「死綫」前舉行畢業禮,可算非常幸運。

「畢業禮上,其中一個節目,是安排一位男生和一位女生,拉小提琴和獨唱英文歌《You Raise Me Up》,是我最喜歡的歌,我也感動到哭起來,老師的禮物亦很有心思。那段期間,很多學校取消畢業禮或延期,但我們能舉行畢業禮,我的家人又能出席,讓我畢生難忘,對我來說是圓滿的句號。」盧校長透露,退休後,獲教區委派她做中學部的校董,及在年底開始,當小學部的校監,在不同崗位下,繼續聯繫兩校。

重視團隊精神且風趣的盧校長,常以雁群比喻其教學團隊,笑言自己是正在休息的大雁。「雁是有隊形的,牠們不會離開,當其中一隻雁受傷,另一隻會補位,保護受傷的雁飛到目的地休息。像雁群一樣,我現時不過是轉了崗位,轉去大後方休息叉電,讓第二隻大雁上來補位,但隊形一定會保持,飛往同一方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