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實交織的現代夢幻樂園
2020.06.19

  海洋公園本月終獲政府撥款54億而可繼續營運,為了可持續發展,必將重新制定營運方針,早前就傳出任天堂替海洋公園「大翻身」。今期《S-file》也拋磚引玉,構思一個前所未見的「夢幻海洋公園」,糅合AR(擴增實境)與VR(虛擬實境)技術,為山下「海濱樂園」勾勒出海陸柔和美態,山上「高峰樂園」則充滿刺激的野外歷奇遊戲,是一個現代化的夢幻科技生態樂園!大家準備好,《S-file》就和大家一同出發!

  海洋公園的「海洋奇觀館」是香港現時唯一的大型水族館,雖然館內劃分不同小區,有水母、海馬、八爪魚等不同的海洋生物,亦有珊瑚礁隧道,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各區基本並不相連。即使水族館設有闊13米的巨型觀賞屏,可一次看見5000多尾魚,但也只有魚群和假石,像一個巨型魚缸,而不是海底奇觀。

  考慮到水生動物的習性,重建後水族館只會稍加改動,把部分珊瑚礁搬進巨型觀賞屏內,變出壯麗非凡的「深海珊瑚堡」,讓水族館得以呈現海洋生態最為多樣的面貌。在盈盈水波中,你可看見珊瑚長而多肉的觸手輕輕飄動,如巨型鹿角或貝殼的骨骼支架,生出一座又一座的水底山丘,為深海抹上一大片絢麗多姿的異色,數以千計的魚群就在其中穿梭,海底頓時生色不少。

真實海底世界混濁灰暗

  然而,水族館內的一切都只是人工美,現實中海底因污染而能見度大減,珊瑚亦面臨死亡。不論是遠在澳洲的大堡礁,還是本港海下灣蘊含的石珊瑚,都會因氣溫上升、捕魚活動而失去共生藻,漸漸褪色白化,甚或因二氧化碳增多,海水變酸而被溶解……

  這時,便可藉由科技真實呈現生態面臨的危機,也是樂園發揮教育功能的機會。

 

  現時接駁山上山下的海洋列車會改造成VR浮潛體驗空間,讓你看盡污染對海洋的影響。只要你在手機應用程式上預約好乘搭時間,便可從「深海珊瑚堡」穿過海底隧道,進入列車閘口。

  海洋列車會限定乘坐人數,只設兩排D-BOX動感座椅,不再密密麻麻站滿人。乘客只要戴上VR顯示器,便可坐着化身浮潛高手,在短短的五至八分鐘裏,親眼見證頭頂腳下的珊瑚蟲成長;座椅動感亦會隨畫面搖晃,造出一同躲避捕魚網的效果,列車更會隨時釋出暖氣,仿造因氣候變暖的海底,讓乘客親歷其境,帶來與水族館不同的多重感官體驗。

  除了珊瑚礁之外,列車還可定期設計其他題材的虛擬場景,例如:清理化工廠污水洩漏、海中垃圾山、助被膠袋緊纏的海龜海豚脫險等等,讓這趟前往山上「高峰樂園」的浮潛旅程中既有新鮮感,又別具意義。相信即使是小朋友,重遊多次也會看得入迷。

  若你暫時不想離開山下「海濱樂園」,亦可選擇從另一邊小通道進入幽深竹林,尋找珍貴亞洲動物的蹤影。

 

 

 

  不少到海洋公園的遊客都會探訪國寶級的熊貓盈盈、樂樂,還有川金絲猴其其、樂樂,不過牠們終究不是扯綫木偶,很有可能熟睡了或躲起來,少不免會有點掃興。作為生態保育樂園,一方面須滿足遊客與珍稀動物碰面的期待,另一方面也應充當教育的角色,讓大家明白不打擾動物的生活也是一種尊重。

  此時,假可亂真的科技便變得非常重要。

  重建後的樂園會以熊貓館為中心,擴大各館原來的空間,並以竹林道連接,使各館不再自成一角,再劃出一大片蜿蜒曲折的路徑和山坡,打造出可與珍貴動物「捉迷藏」的大型AR遊戲觀賞徑。

  一進入遊戲區,動物日常生活的實境畫面,將與手機相機取得的畫面結合,遊客們便可拿出手機在竹林間找到牠們不同的動態:慢悠悠地啃竹啃得不小心後仰一滾的大熊貓、左閃右躲的橘色小熊貓、在樹上高傲俯視着人們的川金絲猴……

  這些實境畫面使整個尋覓過程富有趣味,讓小朋友和大朋友多一份刺激,少一份與動物緣慳一面的遺憾。

 

 

  一到山上,遊客再也找不到山下休閒氣息。除了現時依山而建的過山車「越礦飛車」外,重建後半空設有岌岌可危的吊橋、攀爬遊繩、空中步道⋯⋯四周都變得鬱鬱蔥蔥,綠樹成蔭,加上原有的探險橡皮艇「熱帶激流」,充滿野外歷險味道的驚奇設施會與生態融為一體。在安全的情況下,遊客也找到VR或AR以外的驚險體驗。

  至於VR遊戲除畫面設計要精緻像真之外,也要有吸引的故事,《S-file》設計的叢林就充滿了神秘事物讓人探索。大家也許年紀還小,不知道香港也有很多可放進叢林遊戲的奇妙故事,包括捕捉野生鱷魚!

 

  2003年,有「食人鱷」之稱的四歲野生小灣鱷貝貝就在元朗南生圍山貝河出現。當年貝貝神出鬼沒,連澳洲鱷魚專家利弗(John Lever)和番禺的鱷魚釗(何展釗)兩大高手也被牠耍得團團轉,足足七個月的「捉迷藏」讓牠聲名大噪,曾有近三百名市民到場旁觀「兩人一鱷」交鋒,最後高手貝貝栽在漁濃署土製、成本僅八十元的套索陷阱。

  這類可成為遊戲藍本的香港故事還有很多:1915年,上水曾現咬死三人的孟加拉虎;90年代,西貢海域附近有多宗鯊魚殺傷泳客的事件;2013及2015年,分別在荃灣及沙田城門河驚見水巨蜥「五爪金龍」……

  若能以這些攻擊性高的香港野生動物為VR遊戲主角,配合機動遊戲,作為捕捉員的玩家就從中獲知香港本地的生態環境與歷史,同時嘗盡野外歷奇滋味。

 

  若是乘搭海洋列車來到高峰樂園,步出列車後,將會見識另一個與山下南轅北轍的探險海岸。這裏有「南極奇觀館」的企鵝,也有「尋鯊探秘館」的鯊魚,不過最令人期待的便是從「海洋劇場館」改建的「多用途峭壁海岸劇場」。

  劇場由戶外改為室內,山崖陡峭,當遊客戴上AR眼鏡,台上的演員頓即與眼鏡上的畫面重疊,大家便置身於昔日「海洋劇場」,得以享受實境海豚劇目,觀賞海豚在受保護海灣區與保育員的故事。除此之外,任何動物也可以入劇,樂園邀請香港本地不同的劇團一起創作,把生態、科技與戲劇結合,通過故事感染觀賞者。

  劇場內也擴建了,增設室內VR「飛船」,讓剛看完劇目的遊客化身小海豚,躲避捕豚人或鯊魚的追捕。

 


 

 

 

科技助海洋公園扭轉乾坤

  海洋公園以海洋動物為題,曾位列全球十大受歡迎樂園,高峰期每年有高達770萬入場人次,可是自6年前海洋公園改變經營模式,以服務內地客為主後,不但出現財政赤字,更逐步走上沒落之路。今次網傳任天堂以在現實世界中捕捉小精靈的概念,助海洋公園「活化」,未必沒有參考價值,而放眼他國,環球影城都正善用VR,成為大玩特玩虛擬世界的佼佼者。

街頭直擊學生玩家

  事實上,善用科技可讓海洋公園重獲生機的說法絕非一廂情願,為了了解同學怎樣看待科技生態樂園的構想,《S-file》記者就走到將軍澳街頭,訪問了不少中學生。有不少喜歡刺激的學生就認為,若樂園可引入VR及AR機動遊戲,將大大增加吸引力;而觀賞動物為主的學生,也因樂園生態保育的元素而感到滿足。

引入科技追上時代步伐

  就讀將軍澳區學校的近十名中學生對《S-file》記者表示,2017年海洋公園把「越礦飛車」改造為全港首個VR過山車,他們體驗過後都希望改建後的海洋公園可再增添新元素,讓本地人不用出遊也能一嘗先進科技,亦值得花費入場,更有同學指「以為要去其他國家才可體驗VR、AR機動遊戲」,可見要追上國際水平,科技元素必不可少。

遊憩與生態保育滿足不同需要

  過去43年,海洋公園都是本港家庭親子日的好去處,不但可讓未有機會親近動物的小朋友大開眼界,也能讓好靜的年輕人有一處休憩的空間。因此,有受訪同學說相較要大排長龍的機動遊戲,寧願看動物。相信若能善用AR,便不用怕一場到來只看到熊貓的睡姿了。

 

政府修例或可「夢」想成真

  保育或馴養只是一綫之差,過去曾為人垢病的招牌海豚表演,正正踏上這灰色地帶,因此海洋公園現時也有意廢除整個「海洋劇場館」;在近日的「救亡」行動中,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更指,未來海洋公園將會減少機動遊戲設計,脫離傳統主題公園模式,主打教育保育工作。然而,這建議也許會令樂園失去玩樂意義,恐怕會逐步變成徒有保育之名的冷景點,未必能吸引大多喜歡新奇、刺激的年輕人。

  遊樂與保育也不一定是二元對立的,科技與創意能平衡兩者,使生態教育變得深刻有趣,也可吸引年輕一代。正如海洋公園董事局副主席劉鳴煒所言,雖然受條例所限海洋公園不能以商業活動盈利,但若當局肯以修例為公園拆牆鬆綁「大翻身」,開拓更多財源,便可「天馬行空」重新規劃,為香港打造一個保育與科幻並重的虛實夢想海陸世界!也許這些體驗,會讓年輕人立下一個保育科技夢。

 

文:馮家慧 協力、攝影:黃文傑 部分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