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學生投稿 勞健朗

2023.01.17
28051 28051

〈地獄的一隅〉

勞健朗 中四 香港鄧鏡波書院

在世界上每日都有人死掉,也有人誕生。那人死後會到哪裏去呢?真的是天堂?還是真的有十八層地獄嗎?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卻真的來回了地獄與人間一次。

在那時候,真的難以想像。我感受到我已不再是我自己。而我一再睜眼的時候,我看到巴力西卜在我的眼前,拖着我的手似要帶我到甚麼的地方去,死神就在旁邊陪伴着我們走。死神的樣貌就如一般小說描述一樣,披着長長的黑紗,手中又握着又長又彎的鐮刀,眼睛發出來的寒光教人害怕得發抖,噤若寒蟬!

看到了他們,我才發覺原來我身處地獄。地獄使我無窮的壓迫。地獄是一片紅紅的火海,非常悶熱,教人宛如身處於蒸籠之內;瀰漫的白煙之下隱約可見地下流動着熔岩,熔岩不斷冒出氣泡,氣泡破開又濺射起岩漿。而伴隨灼熱氤氳的水蒸汽,我還嗅到一陣陣濃烈的硫磺味及腐屍惡臭。為找尋出口,我偷偷抬頭往上看,只見一道道三角形石柱拔地而起,異常險峻;其上滿布刀刃,寒光閃爍。那刻,我心裏明白,自己就似被􆮆􆰮魚吞掉一樣,只能透過􆮆􆰮魚的利齒之間,看到在外的餘光,但再也沒法逃出。

被巴力西卜拖着走,我走到地獄的中央。地獄的中央有一個深不見底的大黑洞,探頭可見往下的七層地獄。相傳每一層都是一個酷刑場,因應生前做過的壞事,人要在地獄各層接受不同的懲罰。第一層是火燒焚身,為懲治殺人者而設計;第二層是有一個特大滾輪不時滾動,迫使前生虛度光陰者不停奔跑;第三層則有多個拿着鋒利剪刀及鐵鉤的牛頭獄卒,以及拿着鐵鎚的馬頭羅剎,他們把曾經說謊的人壓在木板上,強行鉤出說謊者的舌頭,拉長並釘在板上,然後狠狠地剪掉,所以木板周遭滿是鮮血和似是還在蠕動的半截舌頭;而第四層便已是懲戒不孝者的活剝人皮刑罰⋯⋯果不其然,愈往下看,地獄的刑罰愈叫人怵目驚心,也教我不敢再探頭下看。

最後,巴力西卜把我帶到了地獄的大堂登記。那裏黑漆漆的,靜得可怕、凝重。只見大堂的兩側有三數隻魔鬼佇立着,我相信應是撒旦,因為牠頭上有一對尖角,身後又有一條長長的尾巴!他們全神貫注監視着大堂上等待登記者的一舉一動。正當到我登記的時候,突然有一道強光穿過地獄的頂部,照在我身上,光芒耀目,照得我沒法清楚看出當時的情況,只能隱約看到衪在光芒之間各我伸出了一對援手,似是想把我救出去。當然,撒旦連忙飛過來阻止衪。經過一輪的搶奪,撒旦失敗了,衪帶着我朝光芒的開端飛去!

「阿仔!你終於都醒返喇!醫生——醫生——」

看來是真的——「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速與來遲!」

這是一篇微型小說,令人想起但丁的長詩《神曲》。故事講述「我」在巴力西卜與死神的帶領下,穿越地獄,親眼目睹地獄的景象。「我」被帶到地獄的大堂登記,此時,來自天上的光芒解救了「我」,而「我」最終在醫院醒來。

敍述與描寫轉換自然,例如第三段敍述「被巴力西卜拖着走」之後,接着形容地獄不同層的酷刑場,同時又抒發了「怵目驚心」、「不敢再看」的心情。文中最有新意的,是形容三角形石柱,作者運用鮟鱇魚的比喻,寫出了地獄可怖的環境,以及自己無法逃出的困境。

創作不一樣的地獄

相反,整體地獄的描述太有既視感,跟我們在其他書、電影、劇集或動漫裏看過的地獄沒多大分別。既然沒有人知道地獄是甚麼樣子,倒不如創作一個不一樣的地獄,不是更有新意,更叫人印象難忘嗎?

最後,「我」為何會進了醫院呢?這不一定要寫出來。但是,「我」下地獄一定是因為犯了一些罪吧。當「我」形容第一至四層的酷刑場時,會擔心自己受到甚麼酷刑呢?最後光芒把「我」帶走,又是因為做了甚麼善事呢?

交代「我」的罪與善,加入「我」的反省和悔意,不但令這個角色更完整、有深度,也可以提醒讀者,令主題「善惡到頭終有報」更突出。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