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花墟道地區誌

2023.01.17
28050 28050

一個地方的印象既能夠深入民心,亦可以因為重建而輕易改變。市區重建局去年二月釋出一份名為《油麻地及旺角地區研究》的資料手冊,內容是有關油尖旺區的大規模綠化重建計畫。在這個背景下,一家位於旺角花墟的獨立書店「閱讀時代」邀請不同作家,以文學想像和歷史紀實結合的方式書寫旺角花墟,結集成《根莖葉花——花墟的記憶與想像》一書,希望「於花卉凋謝之先,讓種子化身成文字,對抗遺忘」(書封語)。今期《S-File》訪問既是該書編輯之一,亦是這家書店的老闆黃仲廷(Eric),藉着介紹新書,和大家講講地區書寫,延伸討論有關舊區發展的種種思辨。

地區書寫對抗遺忘

建築物可以被拆卸重建,使一個地方面目全非,更可憾的是,生活記憶同樣輕易消逝,變得面目模糊。Eric說策劃《根莖葉花》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留意到政府釋出有關油尖旺區綠化計畫小冊子,響起了重建的警號,計畫中包括興建兩個位於太子和旺角的大型休憩公園和一系列配套設施,勢必大規模改變現時的地區面貌。因此,他希望用這本書留住這些即將遺失的社區記憶。

翻閱《根莖葉花》,文集處處可見其大命題——「對抗遺忘」。然而,面對重建,作者執起的武器是文字,矛頭既非指向政府,也不是發展商,而是反躬自身,將犀利的鋒芒留給自己,恰如書封語:「於花卉凋謝之先2讓種子化身成文字。」這既是一種情不得已的溫柔,也滲透着一種預先哀悼的寒意。

記者認為地區書寫本質上是一種悼念,卻從本書發現又不止於此。本書的作者與讀者通過回憶和梳理,誘發想像與期盼,既是慰藉,亦可以成為未來的指引。

局外內人繪製全貌

談及地區書寫,有一個不容忽略的問題:這些作品到底為誰而寫?

直覺上總以為答案是住在裏面的人,但Eric認為,「花墟的故事多多少少也折射了香港的故事,寫花墟也不能避免寫及周邊其他地方。」

他解釋,花墟包含着區內外市民一同共享的設施,例如:讓各區市民在新年時買花的花墟、讓球迷支持本土足球賽事的旺角大球場,還有見證二次世界大戰的太子道西唐樓群⋯⋯它們既是區內地景,亦是屬於區內外市民的共同回憶。

而現實中,人和地方的相遇大多出於偶然,繼而編織出珍貴的生活記憶,正如問及本書源起時,記者曾嘗試從發起人自己對這片地方的感情切入,但Eric卻坦言自己一向對花墟認識不多,對鮮花興趣也不大,更笑言自己總是「養死」客人送贈的花花草草。

「書店現已開業兩年,最初選擇在花墟落腳,並沒有甚麼特別原因,只是認為傳統樓上書店都在旺角,而當時這兒剛好有合適的鋪位。上年店務慢慢穩定,開始想嘗試出版,順理成章地選擇了書店所在的花墟為主題。」

這些因緣際會坐落於此,便成就其中一道風景,也為大家帶來這本新書。

紀實想像兼備補足

關於書中的編排,Eric點出別出心裁的地方是,「這本書結合了紀實和想像兩種手法,我們把地方歷史與小說創作成對排列。文學歷史虛實相輔,互相補足。」

這次,Eric邀請了李日康、梁莉姿、勞緯洛等等共八位年輕作家,以花墟一帶不同地方為主題創作。在成書過程中,Eric透露,小說作者有時會和編輯團隊開會,交流歷史資料和小說構思。

「有些作者也會因為所得的資料愈來愈豐富,而一再更動創作想法。雖然延後了交稿時間,但我很滿意最後的成品。」而作為足球迷,Eric特別提到花墟和香港足球關係密切,並向記者舉例分享書中寫及足球的章節。

「李昭駿那篇小說〈球場上的人〉很有趣,寫出了現實中在街場會發生的事,踢足球的人會很有共鳴。」故事發生在詩歌舞街和旺角大球場一帶,寫熱愛本土足球的主角在「街場」(石屎地足球場)遇上球技很差的曼聯仔。其中一幕,曼聯仔和主角在家中的窗戶望向附近的旺角大球場,談論幾天前亞洲盃外圍賽香港隊的賽事,主角的熱血與曼聯仔不屑的態度形成強烈對比,作者通過這兩個人,引出本土足球議題和徒勞無功的人生處境。

若大家繼續探問原因,便可以從緊隨其後的,由黃仲廷寫的紀實文章〈由花墟球場到旺角大球場,回望香港足球史〉中尋找綫索,了解香港足球的黃金年代一去不返。大家將兩篇文章並置閱讀,便會發現《根莖葉花》既有歷史的厚實,亦有文學的溫度:描繪了花墟,也悼念了香港某段舊時光。


延伸思考仕紳化發展

社區發展的過程中,舊區重建是必要的手段,不少居民也樂見自己居住的社區變得更加宜居,提升生活質素。然而,那些反對重建的聲音,也不一定只是眷戀舊事舊物的人自作多情。

《根莖葉花》的最後一篇文章,訪問了本土研究社的阿涼,他分析政府釋出的《油麻地及旺角地區研究》資料手冊,認為這份計畫沒有真正切合當區居民的需要,例如挖出花墟徑暗渠,建造城市水道公園,便忽略了渠道臭味對居民的影響(花墟徑最初正是因為居民投訴而展開覆蓋明渠工程)。又例如,計畫提到的兩個大型休憩公園和商住/服務式住宅混合式發展,阿涼擔心這一連串重建項目會使得附近地區物價上升,商戶種類改變,出現仕紳化的現象,「仕紳化後的地方將高檔得不再屬於民眾——就如現時的囍帖街,你仍會途經,但不會再視它為生活圈一部分。」

Eric解釋,把本民研的訪問放在書最後,是希望「對應前面所寫的花墟歷史,討論重建計畫,是有少少展望未來的意思。」

《根莖葉花》除了書寫地區歷史外,當中的思考,也正是屬於花墟一帶的未來想像。

【新書及編者簡介】

「閱讀時代」是位於太子道花墟的樓上書店,2020年開業至今,主售文學與歷史書籍,舉辦了多場讀書會和分享會。其首度出版的《根莖葉花——花墟的記憶與想像》收錄十三位作者共十六篇文章,以書店所在的花墟為中心,寫及周邊如旺角大球場、太子道西唐樓群、樓梯鋪、雀鳥街等等地景,共同編織出這個地區的獨特氣息。

文、攝:盧家彥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根莖葉花》內頁配相、星島圖片庫、網上圖片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