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恒大中文文學獎亞軍

2022.12.16
27988 27988

我的世界是一個個方形組成的,四周是密密麻麻的大盒子,來來往往的是長方形的汽車,和我擦肩而過的是低着頭的人握着長方形的手機。

我站在紅綠燈前,右邊是一個梳着油亮的頭,挾住一個文件夾的西裝小伙,左邊是一個白髮蒼蒼,扶着一支枴杖的老伯,皆是普普通通,沒有聯繫的陌生人,但卻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全神貫注地注視着自己手上那黑漆漆的長方體,沒有一隻空閒的手。

當然,我也不例外,亦是一位低頭族。

然而,可能是我年輕好動,沒有他們的定力,或是我少做運動,身虛體弱的緣故,盯着白燦燦的屏幕時,沒有一會兒就會感到頭暈目眩,額頭更冒出冷汗,只能左看右望,妄想擺脫那種惡心的,像是坐巴士時那種顛沛,胃裏翻山倒海的感覺。

也許真是我糊塗了,在刺目的烈陽下,我竟看到如數碼世界的藍方格飄浮在空中,附近的途人像是被同化了一樣,變成了一個個模糊不清的馬賽克,他們的動作一致,被操控着般垂下頭,僵直、呆滯,彷彿劣質遊戲中的背景人物,只有手上的黑盒子最為清晰。

我用力地揉搓雙眼,剛才的方塊都消散不見,一切只不過是我的幻覺,但當我瞄到依舊維持着同樣動作的路人,還是在這大熱天莫名地感到了些寒意滲骨。

我回到家中,獨自吃着媽媽做的晚飯,我們家有個暗藏的定律,那就是全家必是我最先吃完飯。我放下碗筷,此時,我哥還對着他的電腦玩最後一局的遊戲,媽媽還在我身邊用微信聊天。

我回到我那熟悉、狹窄的長方形小房間,順着習慣爬到被窩裏,在黑暗中蜷縮起身子,而唯一的光芒就是面前五光十色的屏幕,我放任自己沉醉於汪洋的網絡世界裏,拇指點動一兩下,身體就會難以抑制地分泌多巴胺,快樂充斥着我的頭腦,那是一種解不了也不想戒掉的癮。

時間像按了快鍵掣一樣,飛速地流逝,當我疲倦地安撫着眼睛時,分針已經走到八點半,兩個鐘過去了,我艱難地爬下牀,用着為數不多的理智扭開門柄。

他們都吃完了,哥哥依舊玩着新一輪的遊戲,他血紅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裏面的角色,黑邊方形的眼鏡更碰到電腦屏,我看到他的腦袋都似快要塞進電腦裏,壓成一個二維方塊人。

其實我一直對他玩的遊戲沒甚意思,不是打打殺殺的,就是飛來飛去,正正方方的屏幕裏被各種酷昡的動作覆蓋,花花綠綠,亦不知他怎麼看得清,而且每次還瘋狂無制地像一個大猩猩般粗獷地吼叫,真是令人疑惑。

我繼續在家中走動,在一張牀上找到媽媽,聽說她最近又交到了一個新朋友,她的手指在一個小型的屏幕上戳來戳去,我瞧見聊天框裏不斷刷新着大大小小的方塊,那些長條形的文字全被封在了一個個方格裏,像是包裝嚴實的禮盒,看不透裏面真正的模樣。

一句句冰冷的長條字不斷彈出,藍光映照在媽媽臉上,將她的臉變成了一張削長的長方臉,和平時不一樣,雖然她的嘴角是往上勾的,但那對反射着屏幕光點的眼睛總顯得有些無情、空洞,我心裏忽地生出恐慌感,說不清道不明,像是某種東西要從身邊離開似的,我想,我應該湊上前,可我卻膽小地逃避了。

我沉默地坐在沙發上,探出頭望着窗外的景色,濃重的夜色鋪滿整個天空,如塗了一層模糊的濾鏡,我仰視着一排排高聳的長條形盒子,它們規律地並排在一起,固定在原地,如同一塊塊巨大的牆壁,它們呈方形地圍繞,將中間的人困起來,並惡劣地將頭頂的一面暴露出來,讓裏面的人們望着近在眼前的天空,卻永遠觸碰不到。

胸口忽然有點煩悶,像這沒有聲音,寂靜壓抑的夜晚。

我跳到地上,徑直走過他們身邊,沒有說一句話,重回我熟悉的小房子,戴上耳機,繼續我另一個世界的生活。

可能在某個靈光一閃的瞬間,我曾浮起一些念頭,我想,三個人的生活像個牢固的三角形,可中間隔着三塊長方鐵板,便完全分崩離析,看來三角形和長方形並不相容。

這種古怪的想法只出現了一秒,便又很快被形形色色的資訊擠開,再沒有心思深想。

可洛:

第一句即吸引人,頗具創意。喜歡小說裏一些描述,例如哥哥「壓成一個二維方塊人」、「冷冰的長條字……將她的臉變成一張削長的長方臉」等,而且不只寫一家三口,還藉窗外景色,描述人人都困在長條形盒子中。最後用三角形容家人關係,看似牢固但又被長方形分隔,相當出色的觀察。收筆點到即止。但文中也有些較弱的描述,例如「低頭族」、用汪洋形容網絡世界等。

李維怡:

初選我就選這篇,因為嘗試用形狀去比喻這個世界的想法頗新鮮有趣。作者有很努力地把各種可以與方形相關又與現代生活的隱性規則相關的東西,一一挑出來寫。部分很有趣,部分覺得有點生硬。

故事後段出現了「三角形與方形不合」的說法。這本可以語帶多關,蘊含豐富的意念,但似乎故事內容撐不太起這個說法,各方面的隱喻系統還未有生產出來,但這裏已近乎完結了。(提一句:方形和長方形裏可以包含兩個或以上的三角形啊!)

建議書寫人的時候,好好構連一下與不同形狀相關的社會生活隱喻,或者可把這故事發展得更有趣!

文:梁家嘉(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