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學生投稿 關曉隆

2022.10.21
27770 27770

〈重遊北角有感〉

關曉隆 中三 香港鄧鏡波書院*

今天,為了去拜訪闊別多年的姑姐,我到了很久也沒有來的北角。

在我前往的路途中,我一邊在海旁行走時,一邊發現到原來北角變化了很多,因為在我身旁屹立着一棟非常高尚和高聳入雲的商場。沒錯,這就是近年最新興的北角匯商場。這裏的外表非常優雅,商場的外圍和地方採用了米白色和啡色的階磚,而外牆上掛着很多不同高級店鋪的招牌廣告。隨着不同節日的來臨,商場的外面也會跟着節日的氣氛而裝飾一些相關的節日的布置和裝飾,令人經過的時候也會不禁地停留着拍照。我一邊前走,一邊看到商場外也種植了很多不同的植物和裝飾,不但增添了休閒的氣氛,還令人心曠神怡。

在沿途中,我看到從這裏走出來的人也是穿金戴銀,容光煥發,彷彿從這裏走出來的人也是百萬富翁。在我前行即將離開這個美好的地方時,忽然有一位男士走到我身旁,他整身也是名牌,散發着高尚的氣息,雖然帶着口罩,但是也能見到他炯炯有神的眼睛。他邁着自信的步伐,不徐不疾地走着。那是我跟他也同時找到馬路中間。忽然我聞到一陣陣的酸醙味,原來是馬路另外一端的商場,這裏散發着殘舊和骯髒的氣息。這條馬路就像分開着天堂與地獄,一邊是人人夢寐以求的地方,而另一邊就是人人也抗拒的地獄⋯⋯

這商場外表殘舊,牆上的階磚也變得暗沉,而商場外的店鋪也下了鐵閘,還貼上「出租!」的單張,彷彿很久也沒有人在這裏開新店。商場掛上了一些很像很久也沒更換的廣告架,全部也搖搖欲墜地搖擺。這裏的人流非常少,幾乎所有經過的人,也只是想去前面的北角匯商場。

在前進的路上,我見到商場門口坐着一位年紀老邁的乞丐,他身穿破爛的衣服,滿頭白髮,他看起來非常辛苦,卑微地乞求施捨。剛剛從北角匯走到過來的那個男人也剛好經過這個乞丐,那時這個乞丐非常激動地乞求這個男人施捨,那個男人滿面鄙視和嫌棄,更大聲喝道:「滾開!」這時乞丐已經沒有理會男人怎樣看他,乞丐只是不停地向男人叩頭,不停地希望他能施捨他。當時男人已經開始注意到周邊人的目光,他感到非常尷尬,隨即把褲袋中的一些碎銀大大力地砸進乞丐的碗上,便轉身走了。當時,乞丐流下了眼淚,雖然他被那個男人侮辱和放棄了自己的尊嚴,但是他也只能拿着這些碎銀感動地落淚。那是我的手機忽然響起,原來是我媽媽的催趕,我也只是能無能為力地離開。

貧富懸殊是香港非常嚴重的問題,北角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在這一街之隔,已經能明顯地反映出這個問題。在這北角中,每人也只會注意到高尚的北角匯,但是沒有人會注意到北角真正的面貌,無論是行人天橋,還是舊街市,也是充滿着基層人士。有些人能付上三千萬「上車」,但是有些人只能露宿街頭⋯⋯其實貧富懸殊是那些窮人不夠努力嗎?還是政府根本沒有正視過這個問題?難道窮人也只能在富人控制的社會中,像一隻流浪的小狗,卑微地生存下去嗎?

(*編按:同學上年度學期末時投稿,現已升讀中四。)

欣賞作者寫出自身的經歷,並且對北角有不錯的觀察。文中善用對比,新與舊、富與貧,這兩者又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

新與富的代表有北角匯商場,三千萬元、高級店鋪、悠閒氣息、全身名牌、穿金戴銀的人。作者一直記錄沿途所見,故此「商場的外面也會跟着節日的氣氛而裝飾一些相關的節日的布置和裝飾」一句就不是親眼所見了,加上作者很久沒到過北角,如果補上一句「聽說」會比較合理。

舊與貧的代表有「馬路另一邊的商場」,它既殘舊又骯髒,有酸醙味,沒有新店,人流也少。描寫部分做得很好。既然寫出了北角匯商場的名字,那這個舊商場也不妨寫出名字來,例如國賓商場,有助增加實感。

男人與乞丐的部分,感覺有點戲劇化,例如「乞丐只是不停地向男人叩頭」、「周邊人的目光」等,不太真實。也許是為了加強貧富懸殊的效果。既然作者跟在男人後面,怎麼不作施捨?只寫他人的冷漠但忘了自身,是學生寫作時常見的盲點。

最後一段點出主題,同時緊扣北角,提出問題讓讀者思考。如果能道出北角是香港的縮影,幫助讀者看得更廣更遠,同時呼應第一段探望姑媽一事,整個收筆會更具深度和流暢。

文:關曉隆(香港鄧鏡波書院)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