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國語.邵公諫厲王弭謗》

2022.10.07
27715 27715

《國語.邵公諫厲王弭謗》

(1)  厲王虐,國人謗王。邵公告曰:「民不堪命①矣!」王怒,得衞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2)  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謗③矣,乃不敢言。」邵公曰:「是障④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⑤之使言。故天子聽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獻詩,瞽獻曲,史獻書,師箴,瞍賦,曚誦百工諫,庶人傳語,近臣盡規,親戚補察,瞽、史教誨,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猶土之有山川也,財用於是乎出;猶其原隰之有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敗於是乎興。行善而備敗其所以阜財用衣食者也。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與能幾何?」

(3)  王不聽,於是國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於彘

註釋

①民不堪命︰人們經已忍受不了嚴苛的政令。命,政令。

道路以目︰人們在路上相遇只能用眼神示意,不敢交談,有怒不敢言之意。目,作動詞用。

③弭謗︰禁止人民作出批評。弭,消除、制止。謗,批評過失,無貶意。

④障︰阻隔。此作動詞。

⑤宣︰疏通,宣導。

瞽︰盲人。盲者聽力特別好,善於聽辨聲音,古代樂官多由盲人擔任。

瞍賦︰盲人朗誦獻詩。瞍,沒有眼珠的盲人。賦,指抑揚頓挫地誦讀。

矇誦︰盲人誦讀史籍、箴文等。矇,有眼珠而失明者。誦,不講究聲調的誦讀。

耆艾︰六十歲為耆,五十為艾,此指年長的老臣與國君的老師。

原隰︰平坦的原野與低濕之地。

衍沃︰低下平坦、水源充足的肥沃之地。

行善而備敗︰百姓認為好的就實行,不好的就加以防備。

阜︰隆起的土地,指增多。

彘︰地名,在今山西霍縣境內。

分段要旨

第一段概述周厲王暴虐無道,以高壓手段禁止人民批評朝政。

第二段邵穆公諫言,以堵塞山川比喻禁言的危險,勸籲周厲王要廣開言路、察納民意。

第三段周厲王不聽從諫言,最終自食其果,被國人放逐到彘地。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是西周名臣邵穆公向周厲王發出的諫言,表明不讓人民說話,比堵塞河川所引發的禍患更可怕。這句言簡意賅的話,流傳千百年,早已成為深入人心的公理,不證自明。

  然而,歷史上總有昏庸的君主,自以為掌握了生殺大權,就可以封住人們的嘴,為所欲為,周厲王就是這樣一個人版。周厲王是西周的第十位君主,在位期間寵信卿士榮夷公,實施專利,壟斷山澤物產,與民爭利,弄得怨聲載道;更有甚者,實行暴虐統治,鉗制言論,任意屠殺,最終自食其果,落得個被流放的下場。

  《國語》記載了這段史實,今天就讓我們來讀一讀〈邵公諫厲王弭謗〉,看看歷史的殷鑑吧。

內容分析

厲王暴虐怨聲載道

君王暴虐無道,臣民安無怨言?當老百姓議論紛紛,出言指責時,朝中老臣同樣也不再沉默。邵公﹙名虎,諡穆公﹚,是位高權重的卿士,他對名為姬胡的厲王說「百姓已不堪忍受嚴苛的政令了」。

厲王聽後勃然大怒,找來衞國的巫者暗中監視。那些敢於批評朝政的人,一經告密即遭殺戮。於是「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即在路上相遇也只能以眼神表達憤慨。厲王自以為已令到國人伏伏貼貼,得意洋洋地對邵公說,「我消除了批評的聲音,他們不敢吭聲了。」邵公於是講出了「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道理。他說,河道堵塞後一當潰決,會傷害很多人;堵住百姓的嘴,後果也是一樣的。他進而說,治水者會用排除壅塞的方式來疏浚河道,治理民眾的人也要「宣之使言」,開導人民,讓人們敢於說話。

邵公還提出一系列的建議,如君王在處理政事時,讓三公九卿及「列士」﹙高級官員﹚進獻諷喻詩,讓樂師、史官進獻民間樂曲與有借鑑意義的史籍,由盲人誦讀詩篇、諷諫之言等,一言以蔽之,廣開言路,察其是非,補其過失。然而,厲王根本聽不進邵公的諫言,依然實行高壓統治,「國人」也都「莫敢出言」。周朝時期,住在大邑的城裏人如工商業者叫「國人」,住在田野小邑的則稱為「野人」。三年後﹙公元前841年﹚,忍無可忍的「國人」終於起而抗爭,將厲王放逐到彘這個地方。

歷史上稱這次平民起義為「國人暴動」。由於君王逃亡,太子又不能繼位,周朝出現「共和」政體,由周定公與邵穆公代理政務,史稱「周邵共和」。由此開始,中國歷史出現明確紀年。十四年後,厲王在彘地死亡,還政於周宣王,周朝又進入到一個中興時期。此為後話。

記載言論 偏重教誨

〈邵公諫厲王弭謗〉是《國語》中的名篇,一定程度上體現了這部史籍的特色。這部國別體著作共二十一篇,記錄周王室及眾多諸侯國﹙魯、齊、晉、鄭、楚、吳、越﹚的歷史,有《春秋外傳》之稱。本書作者是誰,存有爭議。司馬遷、班固等認為是左丘明,不過後代學者一般認為非一人所作,可能是戰國時期的史官整理加工編撰而成。

與《左傳》善於敍事、描述戰爭不同,《國語》長於記錄人物的箴言,偏重教誨。本書中的民本思想,在〈邵公諫厲王弭謗〉中可窺一斑。邵公主張重視民意,所體現的正是「民為邦本」的精神。他認為「民之有口」,如大地有高山河流,社會的財富由此而生;又如沃野良田,衣食物品全靠它出產。讓人們張開嘴說話,自由發表意見,政事的成敗得失都能彰顯出來。人民的心中所想,自然宣之於口,好的就照着實行,怎能加以堵塞呢?誠哉斯言,邵公之辭句句在理,擲地有聲,於今仍不乏迴響。

設喻是論事說理的重要方法。一個抽象深奧的道理,靠泛泛的論說往往糾纏不清,倘能來一個譬喻,用尋常的事物加以比況說明,則能淺顯易懂地彰顯事理。邵公向厲王進諫,正是通過比喻的方法來論說,防民之口如防川,深刻而精微地闡明了禁言的不智;民之有口如山川,則從另一個角度說明大開言路的好處。以精當的比喻正反論說,道理講得透徹而條理分明,足見邵公言說技巧的高超。同學不妨多加借鑑,運用在自己的演說或寫作中。

筆法

次序井然 詳略得當

作為「語」體的記事、記言之作,本文的章法結構亦頗具特色。全文圍繞進諫一事來記敍,言說事件因果,次序井然,詳略得當。文章以「厲王虐,國人謗王」開篇,七個字就交待出事因,一語點出厲王的暴虐;結尾以「三年乃流王於彘」收束,又是七個字道出結果,點出暴君的下場,收筆果斷有力,予人反思空間。

讀史明智,〈邵公諫厲王弭謗〉記下一段史實,也揭示深刻的歷史教訓,文短而精警,發人深省,啟人心智,安能不讀之再三?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