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左傳.秦晉殽之戰〉

2022.09.23
27660 27660

〈左傳.秦晉殽之戰〉

(1)  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於曲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過軼①我;擊之,必大捷焉。」

(2)  杞子自鄭使告於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③」

(3)  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

(4)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於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④。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遇之,以乘韋先⑤,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衞。」且使遽告於鄭。

(5)  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⑥焉,曰:「吾子淹久於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⑦。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⑧,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楊孫奔宋。

(6)  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滅滑而還。

(7)  晉原軫曰:「秦違蹇叔,而以貪勤民⑨,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敵不可縱。縱敵患生;違天不祥。必伐秦師!」欒枝曰:「未報秦施⑩而伐其師,其為死君乎⑪?」先軫曰:「秦不哀吾喪而伐吾同姓,秦則無禮,何施之為?吾聞之:『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也』。謀及子孫,可謂死君乎!」遂發命,遽興姜戎。子墨衰絰⑫,梁弘禦戎,萊駒為右。夏四月辛巳,敗秦師於殽,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以歸。遂墨以葬文公,晉於是始墨。

(8)  文嬴請三帥,曰:「彼實構吾二君⑬,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厭,君何辱討焉⑭?使歸就戮於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許之。先軫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⑮,墮軍實而長寇仇,亡無日矣!」不顧而唾。公使陽處父追之,及諸河,則在舟中矣。釋左驂,以公命贈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釁鼓⑯,使歸就戮於秦,寡君之以為戮,死且不朽。若從君惠而免之,三年將拜君賜。」

(9)  秦伯素服郊次,鄉師而哭,曰:「孤違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過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①過軼︰後車趕上前車為「軼」,此指秦軍越境而過。

②管︰管鑰,鑰匙。

③「爾何知⋯⋯」一句︰意為「你知道甚麼!如果你活到六十歲就死去,墳上的樹該長到兩手合圍那麼粗了」,有責罵的意思。中壽,指活到六十歲上下。拱,合抱。

④脫︰疏忽,粗心大意。

⑤以乘韋先︰先送四張牛皮。乘,古代一輛兵車用四匹馬來拉,故「乘」有「四」的意思。韋,經過鞣製的熟牛皮。古人送禮先輕後重。

⑥辭︰辭絕。此指用一番說辭使秦人離開鄭國。

⑦脯資餼﹙xì﹚牽竭矣︰指吃的東西沒有了。脯,乾肉;資,同「粢」,食糧;餼,已宰殺的牲畜;牽,尚未宰殺的牛羊豬之類。

⑧以閒敝邑︰給敝邑一個休息機會。外交辭令,委婉趕客。

⑨以貪勤民︰因為貪婪而使人民勞苦。勤,勞作。

⑩施︰恩惠。

⑪其為死君乎︰莫非忘了先君?死,此作「忘」字解。君,指晉文公,即重耳。他早年在外流亡,曾得到秦穆公的幫助。

⑫子墨衰絰﹙dié﹚︰晉襄公把白色的孝服染成黑色。子,即晉襄公,因當時文公未葬,襄公未正式即位,故稱「子」。衰,不縫邊的麻衣;絰,麻製腰帶。喪服本為白色,因要打仗,對行軍不利,故用墨染黑。

⑬彼實構吾二君︰他們着實在離間秦晉兩位國君的關係。彼,指三帥。構,同「搆」,挑撥離間。

⑭「寡君⋯⋯」三句︰秦君若得此三人,吃了他們的肉都不解恨,何勞您去懲罰他們呢?寡君,指秦穆公,文嬴的父親。厭,同「饜」,滿足。

⑮婦人暫而免諸國︰一個婦人倉卒間就把他們從國都釋放掉。婦人,指文嬴。先軫因氣憤而有不敬之辭。暫,一會兒、忽然。免,釋放。國,國都。

⑯釁﹙xìn﹚鼓︰血祭。古代殺牲獻祭,以血塗在鼓上。

分段要旨

第一部分﹙1-3自然段﹚述說戰爭起因,秦出師襲鄭。「蹇叔哭師」預言秦軍必敗於殽山,錨定全文。

第二部分﹙4-6自然段﹚敍述秦軍驕縱無禮,最終襲鄭未遂。「弦高犒師」為本節焦點之一。

第三部分﹙7-9自然段﹚寫戰爭結局,晉國擊敗秦師,放走三帥。先軫「不顧而唾」,是一大重點。

春秋時期,秦晉本是盟國,後來卻演變為世代交惡,這中間發生了甚麼事?莫非真如俗語所言「國與國之間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秦晉由交好到交惡,說來也是利益使然。當時秦國的君主穆公,心懷向東擴張的宏圖大志,這自然會動到中原霸主晉國的「蛋糕」,產生嫌隙。晉文公重耳早年落難時,曾受惠於秦穆公,他的夫人文嬴就是穆公的女兒。兩國關係如此之鐵,如何發展到兵戎相見呢?這還得從另一件事說起。在還是「秦晉之好」時,兩國曾聯手圍攻鄭國。結果這個聯盟被鄭國大夫燭之武給破解了﹙本欄曾解讀過〈燭之武退秦師〉一文,讀者可參閱﹚,雙方的關係也發生逆轉。兩年後,晉文公去世,秦國找到襲擊鄭國的機會,悍然出師,於是有了這場改變歷史走向的戰爭。

內容分析

蹇叔哭師錨定全文

〈秦晉殽之戰〉出自《左傳》,是一篇相當出色的歷史散文。作者選取若干事件節點,化繁為簡,以詳略有致的手筆,真實還原出一段歷史,也讓人看清國與國之間的矛盾與恩怨。

文章以晉文公去世起筆,帶出一個戰爭故事,更講清一段歷史事件的因由。全文緊緊圍繞秦國出師行動,從三個環節展開記敍。起始部分述說戰爭起因,主要講述卜偃預警、杞子密報、蹇叔哭師三件事。卜偃是晉國的卜筮官,他以晉文公的靈柩傳出牛鳴般的聲音,警示秦軍將過境晉國,如趁勢伏擊之必大捷。

在秦國方面,當年留守鄭國的秦將杞子派人密報穆公,他們掌握了鄭國北門的鑰匙,若來個裏應外合,必奪得都城。秦穆公諮詢老臣蹇叔的意見,蹇叔以「􀴮􀧣􀐰􁇻」為由,反對出兵,且直言興師動眾而無所得,必令軍隊產生悖亂之心。秦穆公已聽不進蹇叔的話,他召來孟明、西乞、白乙三名將領,從東門出發。蹇叔哭着說,看到軍隊出征,卻看不到他們回來了啊!穆公很不高興,派人咒其老不死犯糊塗。蹇叔的兒子也在隊伍中,老人哭送道,晉軍必定在殽山伏擊秦軍,我只能到那裏替你收屍骨啊!老臣哀音,何等悲切,錨定全文情感與價值判斷基調,是一文之機軸,通篇回環呼應。

驕縱輕狂兵敗殽山

講述秦兵進軍的環節,重點記述秦師驕縱輕狂,以及最終襲鄭未遂、滅滑而還的過程,此部分聚焦於三件事,王孫滿觀師、弦高犒師、皇武子辭客。秦師在經過周天子的都城北門時,兵士雖然按禮節脫戰盔下車步行,卻有三百戰車的兵士跳躍着上車。當時還年幼的王孫滿看在眼裏,對周王說,秦軍輕佻無紀律,必定打敗仗。鄭國商人弦高在滑國路遇秦師,急中生智,一面送禮犒勞秦軍,一面派人向鄭國報告軍情。鄭穆公當即派人探視杞子等人的住所,發現他們已整理好了車乘,磨利了兵器,餵飽了馬匹。於是派大夫皇武子去下逐客令,逼杞子等人逃亡他國。孟明知道鄭國已有防備,不敢指望打勝仗,只好滅滑而返。

文章的最後一個環節是講述戰爭結局,着重從幾件事落墨,如先軫論戰、秦師敗於殽、文嬴請放三帥、先軫不顧而唾、追囚不及、穆公引咎自責等。先軫是晉國重臣,力主趁機攔截秦軍,不過被主和派的大夫欒枝極力反對。先軫以天意不可違為由,指出錯失良機必遺禍幾代人。晉國緊急調兵,襄公將孝服染黑,親自出戰,在殽山大敗秦師,俘虜孟明等主帥。不料,文嬴向襄公求情,放走了三帥。先軫得知此事,大怒,出言不遜,且不顧君臣之禮吐唾沬於地。襄公派大夫陽處父追到黃河邊,然為時已晚,孟明在船上叩拜,謝不殺之恩。秦穆公穿上素服在郊外等候,對着獲釋而歸的將士痛哭,後悔違背蹇叔之意,自承戰敗罪責。

經此一役,秦國東進之路受阻,轉而向西兼併,稱霸西戎,歷史也由此改寫。此為後話。

筆法

洞悉歷史脈絡分明

一場複雜的國際糾紛,涉及眾多人物,可謂頭緒繁多,筆力稍弱可能述說得雜亂無章,然此文記敍得頭頭是道、有條不紊,可見作者思路之清晰、筆力之迺勁。有此功力,全賴作者超卓的史識。胸有丘壑,洞悉歷史,有自己的價值觀,自能穿透迷霧、摸清脈絡,寫得綫索分明,嚴謹有序,繁簡得當,更可貴的是,能夠寓是非判斷於冷靜的敍述中。文中始終聚焦於關鍵人物,如重點描述蹇叔、弦高、先軫等人物的言行,活現出重要的歷史畫面;殽山一戰則用簡筆,一筆帶過,未作正面描寫,足見作者精於選材,取捨有道。

《左傳》除了善於記述戰爭之外,一大特點是長於記言。本文記錄了諸多精采的對話,如皇武子委婉留客實為逐客,孟明的「報恩」之辭實為報仇之意。這些外交辭令話中有話,不乏潛台詞,備顯春秋人物的言語機鋒與精神風采,同學不妨細加品讀領略。

孟子有言,春秋無義戰。秦晉殽山之戰正是一例,由此可窺亂世兼併攻伐之一斑。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