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渡輪軼事

2022.04.07
27039 27039

日前,傳媒報道天星小輪自2019年6月起至本年初,累計虧損已超過7千萬元,現在小輪公司已資不抵債,墮入「負資產」行列,天星小輪更被形容為「被遺忘的公共交通工具」。除了天星小輪外,其他渡輪公司情況亦相近,如新渡輪和富裕小輪已因疫情而停航。回顧過去,小輪是過海的唯一交通工具,與大家生活關係密切,不可或缺。今期《S-file》從渡輪往事說起,和大家談談它與香港的歷史。

一、小輪曾引發暴動

交通工具加價常有,然引起群眾情緒激烈的不多,天星小輪就佔了其中一宗。1966年3月,天星小輪公司以營運成本上升引致營利下降為由,向政府申請加價,政府最後批准將上層(頭等)票價由2毫加至2毫5仙,下層(二等)票價則維持1毫。當時,市民大眾情緒激烈,市政局議員葉錫恩發起簽名行動反對,獲得超過2萬名市民簽名支持。

1966年4月4日,青年蘇守忠在中環天星碼頭外絕食抗議,得到很多市民支持。翌日警察以阻街為理由,拘捕蘇守忠。當日晚上,約1千人聚集在尖沙嘴,沿彌敦道遊行示威,支持蘇守忠及反對天星小輪加價。後來,這些示威事件更演變成暴動。當中有不法分子趁機洗劫彌敦道店鋪及百貨公司。港督戴麟趾作出回應,宣布九龍區實施宵禁,直至4月10日才解除。

這次暴動結果造成1人死亡,18人受傷,1400多人被捕,天星小輪最終仍獲政府批准加價。加價後,頭等乘客疏落,二等乘客更為擠迫,根據1966年的《香港年鑑》數據顯示,在該年9月頭等客人數是829,578人;二等客人數則有1,219,085人,令天星小輪公司盈利大減,1967年度盈利減少了大約60%。

二、汽車渡輪代替跨海大橋

1926年,港英政府面對兩岸交通需求日盛,有意興建橫跨港島和九龍的跨海大橋。當時,油麻地小輪公司創辦人劉德譜認為本港汽車數量有不斷增加趨勢,遂向政府建議:「興建鐵橋或隧道耗時耗費,日後的收入又未必有保障,倒不如興建汽車渡輪碼頭及建可載車渡海的小輪,便可兼載人、車、貨往來港九,可收省時儉費及事半功倍之效。」這建議一出,便得到政府和社會各方支持。

1928年,油麻地小輪取得汽車渡輪承辦權,並向黃埔船塢訂造四艘用油渣推動、新型的汽車渡海小輪。它們分別是:「民恭」、「民儉」、「民讓」及「民覺」號。1930年,政府把新建的汽車渡輪碼頭租予油麻地小輪,即位於中環租庇利街的統一碼頭和油麻地的佐敦道碼頭,這碼頭有兩個泊位,可供一艘汽車渡輪及一艘普通渡輪同時停泊。至1933年,新建的碼頭和汽車渡輪全都準備就緒,汽車渡輪服務終於3月6日正式起航。

三、渡海小輪被騎劫之謎

過去,香港曾發生過渡海小輪劫案。當時,海上治安並不理想,如在1920年代初,往返堅尼地城至香港仔,以及西營盤至長洲航綫的利泰號小輪便曾被掠劫。但當時最轟動的小輪劫案,莫過於1924年發生的廣信號遭海盜騎劫一事。

在1924年2月某天,廣信號在晚上7時20分由深水埗出發往中環,途經西環對出的海面時被海盜騎劫,船上乘客連船員約70人遭海盜挾持至澳門。該船駛至一偏僻岸邊後,海盜強迫所有乘客下船,繼續脅持他們。數天後,澳門水警船隻剛巧駛經該處水域,發現了小輪,大驚下通知澳門當局並轉告香港政府。政府馬上進行營救工作,但因贖金問題,使談判陷入膠着狀態。整個事件擾攘接近三個月,船公司願意支付贖金的情況下,所有的船員及乘客才能獲釋安全返港。

這次劫船事件導致人心惶惶,為海上交通安全敲響了警鐘。油麻地小輪及後決定每晚派一艘小輪往避風塘對出的海面巡邏,並在船公司幾經要求的情況下,政府答應派員至巡邏小輪上作支援工作。

文:陳志華老師 圖:星島圖片庫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