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烏克蘭危機下——國際公民的思考

2022.03.21
26896 26896

公民視野

公民視點


由去年11月開始,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邊境陸續集結和進行軍事演習,俄羅斯、烏克蘭危機便不斷升溫。雖然美國、德國、法國等國連日來嘗試外交斡旋,並明確表示如俄國進軍烏克蘭,便會實施嚴厲制裁;但調解失敗。執筆之際,俄羅斯已經向烏克蘭宣戰,包括人口接近三百萬的烏克蘭首都基輔在內,多個城市受到猛烈空襲。以後局勢發展如何,難以預料。

冷戰後的兩種視角

國際衝突有遠因和近因,不同國家對事態發展可以有截然不同的論述。1991年,共產主義國家蘇聯解體。繼承蘇聯的俄羅斯告別共產主義,與西方國家一度出現蜜月期。然而,俄羅斯仍然保留身為大國的民族認同感,而且尚存在對北約的敵對意識。因此,在西方眼中,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逐步進行民主改革和融入經濟全球化,是標誌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的勝利,以及自由、民主和人權等普世價值得到高舉。

北約與核武大國地位

不過,俄羅斯卻視昔日華沙公約的盟友立場由親俄轉為親西方為自己被背叛和無視。當前華約國家波蘭、匈牙利、捷克於1999年加入北約,以及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亦於2009年加入北約,俄羅斯人更視之為北約的進逼。更重要的是,俄羅斯實實在在地繼承了前蘇聯的軍事實力,尤其是核子武器。可是經濟實力大不如前下,很多常規武器都無法得到保養和更新,令俄羅斯感到自身大國的地位動搖。美國在2002年退出1972年與蘇聯簽訂的《反彈道導彈條約》,近年逐步在波蘭、捷克、羅馬尼亞建立導彈防禦系統,這些舉動更被俄羅斯解讀為削弱其核威攝力量,打擊核武大國的地位,甚至威脅國家安全。

烏克蘭危機近因的兩種視角

冷戰後的俄羅斯和烏克蘭本來關係密切,不過到2013年,親俄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拒絕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轉而與俄羅斯簽訂協議,事後引起國內民眾大規模示威,最終亞努科維奇被國會彈劾下台。這次事件,西方國家認為俄羅斯以強硬手段促使亞努科維奇背離烏克蘭人民的民主意願,而俄羅斯則視之為西方社會在烏克蘭策動顏色革命。最終,重新大選的烏克蘭政府變成親西方,俄羅斯則支援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取得自治地位,並且兼併克里米亞。

上述事件後,烏克蘭政府更加親近西方,2019年烏克蘭國會修訂憲法,以加入歐盟和北約作為國家基本方針。在西方國家而言,這是民主國家尋求發展和安全的決定;但對俄羅斯而言,則是北約東擴到邊境的最後一步。最終國際社會未能以和平方式調停,俄羅斯決心發動戰爭導致今日局面。



公民思考

國際之間的外交角力和戰爭,很多時都各執一詞,俄烏戰爭呈現的事實是,即使存在聯合國機制及全球化下能源和經濟互相依存的關係,仍然無法阻止大國的戰爭行為。然而,作為公民,我們仍然有責任思考:

‧西方社會與烏克蘭、俄羅斯都認為對方應為關係倒退負責。我們應如何判斷誰對誰錯?俄羅斯宣稱進行戰爭手段的正當性(jus in bello)是否合情合理?

‧有人認為國家利益就是權力鬥爭和平衡,也有人認為國家的正義觀、軟實力的建立都是國家利益的重要組成部分。某些國家陳述的國家利益是否具有合理性?我們應如何判斷這些國家利益是否有助人類社會良好發展?

‧如果一國的「國家安全」會侵害另一個國家的安全,我們應如何衡量「國家安全」應有的範圍?

公民素養


雖然在國際關係上,個人的力量很有限,但作為世界公民,關心國際議題和理性思考,是重要的公民素養。如果是自己的國家捲入國際危機,公民理性地討論國家的行為原則、應有的道義和責任、國家宣稱的利益和安全在國際社會的合理性等問題,在資訊發達的社會,微小的力量未必完全沒有作用。

載自2022年3月21日《S-file公民科/通識大全》

文:盧日高老師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