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隨作品走一趟北角

2022.01.07
26586 26586

在城市中自由漫步,探索各區地景地貌,是文學觀察的重要元素之一。而在傳統舊區中,街道、建築幾乎都充滿着故事,作為舊區之一的北角也不例外。北角現今經歷拆建已改頭換面,今期希望帶大家走一趟東區北角,邊讀不同年代的作家筆下的北角之貌,邊從文學作品中感覺舊區的變遷與生命力。

第一站:北角油街的百年歷史

從炮台山站出發,率先來到的是距離只有3分鐘路程的紅磚屋「油街實現」(見右頁圖)——位於油街12號,隱身在炮台山內街優雅的愛德華式建築物。這座古迹超過百年歷史,原址為1908年的「香港皇家遊艇會」,現今已蛻變成公共藝術空間,是北角著名文化地標。全屋以紅磚砌成,樓高兩層,建築配上白色窗戶、中式瓦片簷頂,二樓更有白色迴廊。古迹立在街頭,旁邊是簇新的商業大廈,一新一舊、一高一矮隨即形成強烈對照。

「紅磚及粗灰泥外牆、大圓拱窗戶、中式瓦片簷頂、外露的煙囪、水管以至鐵架支撐,歸結成『愛德華時代工藝美術風格』,經歲月淘洗倖存下來,在城中發揮它的剩餘美學價值,為遊人添了一個拍照或自拍勝地……在這玻璃鋼筋之城,難得還有一幢原始的建築物在鬧市中哼着百年不變的木語。」

——〈油街十二夜〉,潘國靈

2016年著名小說家潘國靈在油街駐場寫作,寫成〈油街十二夜〉。開筆之際,正值油街附近進行重建項目的時刻。潘國靈身處油街,既感受到歷史舊建築保留下來的可貴,也感受到舊區拆建中的變貌時刻。

潘國靈曾在〈我在油街的日子〉中寫道:「當一個寫者同時是一個旅者時,他將所到之處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流瀉於筆尖,置身的環境直接便是寫作靈感的來源。」於是,〈油街十二夜〉,以油街實現原址、駐場所見證過的事和油街周邊環境三種元素編織成一篇地方小說,成為地景文學中出色的示範。

北角小知識

當年英軍佔領港島,曾派船艦測試海岸綫,並以測量點找出最北端突出的岬角——這就是「北角」地名的由來。至於炮台山呢,則與1880年英軍在堡壘街設置砲台防守有關,當時山頭曾立着一座「北角砲台」,守護維多利亞城。及後至1890年代,荷蘭皇家石油公司(即蜆殼公司)看中北角,在此地設立油庫,才有了「油街」的出現。在北角未填海之前,當時歐籍會員從這裏揚帆出海,洋洋灑灑的維多利亞港海岸綫就近在眼前,所以附近才有一條「艇街」。

第二站:盛極一時的上海情景

「忘記自己身居香港的上海人,多數住在北角,理由是:五、六十年代的北角又很濃的上海氣氛,可以使『身居香港、心在上海』的人得到滿足。那時候,喜歡吃羅宋湯的上海人,只要走去英皇道的『皇后飯店』或『溫莎餐廳』,就可以重享在上海霞飛路『DD斯』吃羅宋湯的樂趣。」

——〈北角的上海情景〉,劉以鬯

若細心留意,各位或會發現北角周遭充滿福建口音,可是為何原是上海人、曾住在北角的香港作家劉以鬯,所寫的〈北角的上海情景〉卻記錄了北角的上海痕迹?原來1947年國共內戰爆發,不少富裕的上海人攜帶資金和眷屬移居到香港生活,落腳點就在北角。上海人不但開辦學校,還將上海的一套生活及娛樂模式搬到北角來,因此這裏亦有「小上海」之稱。

如今誰人勘記,天宮夜總會、溫莎餐廳、月園遊樂場、四五六菜館、麗池夜總會……那些在歷史版圖上早已淹沒了的上海風情?直至60年代,政治環境再次動盪,上海人紛紛離開,福建人又紛紛進駐北角,因此,北角直至今天,就成為福建人的聚居之地了,「小福建」之稱也由此而來。

第三站:讓電車開到街市去

北角聚集的人群確實很有特色。各位從油街向前走,就到達每天聚集各種人群、熱鬧非凡的街道——「春秧街」。

「乾貨濕貨的攤子立在兩旁,固定攤檔外,還加臨時小攤,強橫霸道,中間的電車軌常常給人遺忘了。微妙的地方就在這裏,這不是個法定行人專用區,但私家車絕少駛進來,送貨的貨車偶然近來,電車卻按時按班駛進來。龐然的電車,幾乎逐寸向前挪移,買菜的男男女女,老老幼幼,『感覺』電車駛進,就把身子一側,僅可容寸,電車自他們背後緩緩——緩緩的路過,一切如此相安無事,遂成春秧街的一種風光。」

——〈春秧街〉,小思

「春秧街」以福建籍南洋華僑商人「郭春秧」命名,是全港唯一一個讓電車穿梭而過的露天市集,也是北角第一個街市。50年代起,市集中央一條長長垂直的路軌鋪展至前方,偶爾聽到叮叮聲從背後傳來,行人懂得向左右兩旁閃避,待電車緩緩駛過,一切又恢復如常。路軌鋪在腳下,如同一條隱沒的河流,走在其中,人與電車隨着河流方向步步前進。

春秧街街尾就是北角電車總站,亦即是位於天橋底下的白色單層建築。當你路過此地,必然看見白鴿忙着低頭覓食或停歇於電車總站旁的天橋蓋上,有時更會整群拍翼展翅高飛,才感受到動物與城市的距離。事實上,周末的春秧街聚集了不少外籍傭工,三三兩兩在排檔前方挑選廉價衣衫,或聚集到電車總站旁邊的休憩地聚餐跳舞,在街頭度過她們愉快的周末。城市氣息就該是這樣混雜的、生活化的。

第四站:北角的霓虹燈夜景

過了春秧街,沿着華豐國貨向鰂魚涌方向前行,新光戲院那塊巨大的霓虹招牌仍是北角夜景裏令人難以忘懷的璀璨一隅。年份有了記憶,成立於1972年的新光戲院至今已度過第50個年頭。與新光戲院交錯的橫街,一條富有文化氣息的名字——「書局街」,訴說着30年代商務印書館進駐北角的歷史。舊式黑白街牌仍釘在牆上,只是書局街上,書店已不復見。

 

北角街頭上遺留下來的各種符號痕迹,讓人數之不盡。電照街、大強街、七姊妹道……如同開篇所言,每條街道、每棟建築都有其故事。只要你細心觀察城市中隱藏的密碼,走在路上的你我細心拾起那些痕迹,它們,就是通往歷史與文學的每一把門匙。

 

 

文:葉秋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