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在圖書館相遇

2022.01.04
26546 26546

每個校園愛情故事中,都有一段發生在「圖書館」的情緣,男女主角在寧靜的圖書館邂逅,顯得格外浪漫。不過,圖書館「保持安靜」的原意,可不是讓你「識男仔女仔」,而是讓讀者不受干擾地選讀書本。今天或許大家都有智能手機,慣於網上「閱讀」世界,有人認為沒有逛圖書館的需要,但其實圖書館不止是儲存資料的地方,更影響我們學習語文,甚至探索世界的方式。今期《S-File》借圖書館這片古老的空間,談談如何在當中選讀好書。

 

館內選書 如情人邂逅

在圖書館選書,就如和情人在街上邂逅,由不得旁人精心安排。特別在大數據年代,網上閱讀往往受制於算法(Algorithm)推送的內容,總是把主流、新潮、吸引的資訊堆在你眼前,某程度上,不知不覺間剝奪了讀者選擇資訊的權利。而圖書館是一處沉默的物理空間,書本分門別類地橫亙陳列,雖然少了媒人牽紅綫的方便,但卻多了一份自由戀愛的浪漫。帶着這份浪漫,隨便到圖書館一逛,會看到各式各樣的讀者,例如沉醉於《笑傲江湖》的中年大叔和專心研讀《好媽媽私房菜》的家庭主婦,筆者還有一次見過捧讀《約翰柏格投資常識》的小學生。有些人能輕易找到自己想看的書,自此醉心書海;有些人初嘗閱讀,卻遇上艱澀無味的「經典名著」,自此棄絕閱讀。師長常言「開卷有益」,深究下去,原來讀書也講緣分。 

  • 台北市立圖書館北投分館

賞善厭惡 尋找自己口味

難道真的「緣分到了自然會讀書」?同學別誤會,《S-File》並非鼓吹「佛系讀書」,而是旨在打破「開卷有益」的迷思,書本其實也有好壞之分,好書令人愛不釋手,但寫得差的書本亦會令讀書人咬牙切齒,淮遠在〈圖書館〉有言:「我看過的書甚少留下來,有一本留在書櫥裏的台灣小說,給剪掉了十三頁廢話,我十分討厭把圖書館的書撕掉自己喜歡的幾頁的那種真正缺德的行徑,倒贊成把不喜歡的撕掉好了。」毀壞書本自然是要不得的行為,但從中可看到讀書人對壞書的憤慨,就像美食家吃到難吃的食物時,便會大發牢騷。香港作家董啟章的〈好書與壞書〉提到,「很少有人花心思去選十大壞書,原因可能是出於厚道,或者避免為壞書做宣傳」,今日我們很容易在網上搜尋到大量「好書推介」、「名家推薦」,似乎每本也是非讀不可的好書。然而,生命有限,學海無涯,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書本,或更進一步,在閱讀「壞書」中學習「賞善厭惡」,建立自己選擇書本的標準,也是同學不可略過的課題。

對閱讀心灰意冷的同學切勿以偏概全,接觸了幾本不知所言的「壞書」便討厭書本,或認為自己不適合閱讀。其實圖書館藏書眾多,不必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只要同學願意放開心胸探索,總會在書海中找到令你愛不釋手的好書。能在千萬書海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好書,也算是一種文青的浪漫,亦是閱讀的趣味之一。 

  • 芬蘭赫爾辛基頌歌中央圖書館

文人愛書 發挖蒙塵好書

須知道,好書總是會被書海淹沒,而公共圖書館的書,若久未借出,便有可能被下架。香港作家西西在〈圖書館〉描寫的愛書奇人陳二文,就是心痛好書「被人間蒸發」,經常選些好書借出去「換換外間新鮮的空氣」,延續好書的生命。而陳二文在故事結尾,看不慣有讀者糟蹋書本,把一張紙條遞給職員,「原來字條寫着:請注意,武俠小說那邊,一個穿着花條紋襯衫、短褲,戴鴨舌帽的傢伙,每次翻書總用手指沾了唾液。」令人聯想起編撰《資治通鑑》的司馬光「惜書如新」的事迹。據《梁溪漫志》,司馬光對翻書十分講究,「側右手大指面襯其沿而覆,以次指面捻而挾過,故得不至揉熟其紙」,可見他對待好書,往往就像疼愛情人一樣憐香惜玉。讀書人對「好書」情深如此,大概是因為這本書是經過自己主動的選擇,不隨便附庸他人見解,而處處發掘到這本書的好處。

  • 布拉格斯特拉霍夫修道院圖書館

選書標準 不可依賴別人

行文至此,細心的同學會發現,今期借圖書館談「選擇書本」,卻沒提到半句選書的標準,是否有點文不對題?其實,擇書如擇偶,旁人雖然可以給你羅列「擇偶條件」,例如「中西經典」、「名家作品」等。然而,同學的性情、興趣、能力各異,別人口中「非讀不可」的好書,可能只是你手上食之無味的雞肋。閱讀與學習,都有賴大家的自覺,切忌囫圇吞棗。而圖書館本質上是知識貯藏室,書卷味濃的空間亦能讓書迷、或想閱讀的大家輕易投入書中世界,但這正如戲迷看戲必定到戲院,要求有高清大螢幕、舒適的座位、優質的音響設備,卻不一定喜歡當日觀看的電影一樣。各位芳心最終落在何「書」,就要好好問問自己。在圖書館千萬藏書之中,實在難以靠自己逐一細讀,同學亦不必全盤否定「好書推介」的意義,而是可在別人的推介之上,再作主動的選擇,切勿盲目地接受,如此才能清楚自己的喜好,慢慢建立個人的好書標準,最後在排排嚴密的書架中,遇到心目中的好書。

 

 

 世界各地著名圖書館都是書迷聖地,除了獨特的室內設計外,也聚集了享受書本的讀者,瀰漫濃厚的閱讀氣氛。即使不是書迷的同學也會為此屏氣凝神,要找本書看看!

文:盧家彥 圖:星島圖片庫、網上圖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