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逍遙遊〉(節錄)莊周

2021.11.16
26455 26455

名篇賞析 & 模擬試題

〈逍遙遊〉(節錄)莊周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①我大瓠②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③無所容。非不呺然④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⑤之。」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⑥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⑦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⑧技百金,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⑨也夫!」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⑩。其大本⑪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⑫,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⑬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⑭,不辟高下,中於機辟⑮,死於罔罟。今夫斄牛⑯,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⑰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⑱,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註釋】

①貽︰饋贈。
②瓠(hù)︰葫蘆。
③瓠落︰廓落平淺。
④呺(xiāo)然︰大而空。
⑤掊(póu)︰砸碎。
⑥龜(jūn)︰通「皸」,皮膚受凍而坼裂。
⑦汫澼絖(píng pì kuàng)︰在水中漂洗棉絮。汫澼,在水中漂洗。絖,較纖細的棉絮。
⑧鬻(yù)︰賣。
⑨蓬之心︰喻指心智不通達,茅塞不通。
⑩樗(chū)︰臭椿樹。
⑪大本︰樹幹。
⑫塗︰通「途」。
⑬狸狌︰野貓和黃鼠狼。狌,古同「鼪」,即鼬鼠,俗稱黃鼠狼。
⑭跳梁︰即跳踉,跳躍。
⑮機辟︰捕獸的機關。
⑯斄(lí)牛︰牦牛。
⑰彷徨︰無拘無束徘徊的樣子。
⑱不夭斤斧︰不會摧折於斧頭之下。夭,夭亡。

【題解】

  第一段 以大葫蘆及「不龜手之藥」為喻,議論「小用」與「大用」之別,表明破除定見方能用得其所。
  第二段 以大椿樹為喻揭示「無用之用」,又以狸狌、斄牛為例說明「有用」與「無用」是相對的,「有用」則有患。

 


  逍遙,是一種境界,超然物外,無拘無束,精神自由。在常人的意識裏,要活得逍遙快活,多數想到的是「有」,即有用、有為,追求的是有權、有勢、有名、有利;而莊子卻不這麼看,他強調的是「無」,講的是無己、無待、「無用之用」,注重的是無憂、無慮、無災、無難。

內容分析

 

聖人無名 神人無功

  這是不是有點反智?對,不「反」非莊子。在世俗的角度難以理解他的觀念,一點也不奇怪。莊子的腦袋確實大異常人,想像力特別好,與人論辯總是神思飛越、想落天外,出人意表,尤其擅長逆向思維。《莊子》的開篇之作〈逍遙遊〉,就可以讓我們見識到這位智者的非凡智慧。此作對「無」的真義作了充分的闡發,表明只有「無待」(無所憑藉)的至人、神人、聖人,才能夠達到逍遙的大自在境界。文中藉「北冥有魚」、「堯讓天下」、「姑射神人」、「大瓠之種」,說明了聖人無名、神人無功、至人無己的道理,闡明「無己」、「無待」,才是真正的自由之道。

  這一連串的名詞未免太抽象,還是通過具體的閱讀來看看莊子是怎麼看問題的。「大瓠之種」這一節,記敍莊子通過與惠子的一番對話展開的辯駁,分辨「小用」與「大用」之別,揭示「無用之用」、「至人無為」之理。惠子就是惠施,名家學派的代表人物。他和莊子是至交,兩人的口舌交鋒,濺出的都是智慧火花。

  惠子對莊子說,魏王送給他大葫蘆的種子,種植出來的果實足有五石之大。這樣的大葫蘆用來盛水,其硬度不足以承受那重量,剖開來作瓢,又大得無處可容。他看這東西大而無用,就把它砸碎了。莊子說他真是不善於用「大」。於是,他講了一個「不龜手之藥」的故事。話說在宋國有一戶世代以漂洗棉絮為業的人家,有不皸手的藥方。有個外地人聽說後,出「百金」來買他們的藥方。這家人聚在一起商議,一家人世代漂洗,一年的收入不過「數金」,賣了方子就一下子有百金,就決定賣了。那個外地人買下方子,便去游說吳王。時逢越國來犯,吳王委任此人為將,在冬天與越軍打水戰,大敗敵軍。這個人也得到土地的賞賜。

  莊子由此評說,同一個不皸手的藥方,有人因此而得到封賞,有人卻用來做漂洗工作,就僅僅是因為用法不同就有如此之大的差異。現在惠子有一個五石大的葫蘆,怎麼不考慮用它作腰舟浮游於江湖呢?惠子只愁它無處可容,實在是心竅被茅草給塞住了。

 破除成見 反向思維

   聽出這兩位高人話語間的弦外之音了嗎?惠子諷刺莊子的學說大而無用,莊子則語帶機鋒, 反諷對方有「蓬之心」,執迷於成見,見識淺陋。在這裏,莊子展現出「破執」的反向思維理路。

  惠子也不甘示弱,又對莊子說,他有一棵臭椿樹,樹幹臃腫不合繩墨,小枝也是彎彎曲曲不合規矩,長在路邊,木匠都不看它一眼。他緊接着說,你講的那一套,大而無用,大家都會離棄啊!這次,莊子以狸狌、斄牛為例,講出了「有用」則有患的道理,他反問難道沒見過野貓、黄鼠狼嗎?牠們弓着身子伺機捕捉小動物,東跳西躍,不避高下,一踏中捕獵的機關,就死在網裏;再看牦牛,大得像天邊的雲,功用也很大,卻不會捉老鼠。現在你有這麼一棵大樹,卻嫌它沒有用處,為甚麼不把它種在寬闊的無人之鄉、廣漠之野?這樣就可以優遊寫意地在樹旁徜徉、在樹下躺臥。這樣的大樹不會有被斬伐的命運,沒有甚麼東西可以傷害它。無所可用,會有甚麼煩惱困苦呢?

  言說至此,也就不難理解莊子的「無用」觀了。在他看來,「有用」之物,相對來說不過是「小用」,且常常招來禍患;相反,「無用」則無害,這是其無用中的大用。至人無為,道理也就在這裏,無己、無待,「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筆法

 巧譬妙喻 開人心竅

  老莊哲學素來給人「玄」的感覺,要讀懂、領會其中奧義,殊為不易。莊子的思維天馬行空,智力直逼人類極限。從〈逍遙遊〉就可看到這個特點,想像奇特,聯想豐富,且筆法誇張。莊子特別擅長用喻證的手法,像本文中的大瓠、大樗、狸狌、斄牛等,都是很好的喻體,形象地說明了作者想表達的道理。莊子的思想固然玄遠,然又不難從那些生動的比喻、寓言中得以啟悟。這也是《莊子》的迷人之處,恣肆善辯,不按
常理「出牌」,巧譬妙喻,三言兩語就打破執念,重估價值,開人心竅,讓人找回「自我」,消解塵俗羈絆。

  讀懂莊子,無用無待,人生無處不逍遙。
  (為了更好地理解「大瓠之種」這一段文字,建議同學通讀〈逍遙遊〉全文,以全面理解文意。)

 蔡益懷

 


模擬試題

1. 試解釋以下文句中的粗體字,並把答案寫在橫綫上。(3分)

 

a. 夫子拙於用大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 客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 以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試根據文意,把以下文句譯為白話。(2分)

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試根據有關內容,完成下表。(4分)

 

 

使用「不龜手之藥」的方法

結果

宋人

a.________________

c. _________________

客人

b. _______________

d. _________________

 

 

4. 綜觀全文,要達至真正「逍遙」的方法是甚麼?試舉例加以說明。(4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答案

1. a. 實在

 

    b. 宋國有人懂得製作不龜手之藥一事

 

    c. 有人

2. 為何不考慮用它作為腰舟在江湖上漂浮?

3. a. 用「不龜手之藥」來滋潤雙手,使之不會因從事漂洗棉絮的工作而導致雙手龜裂。

 

    b. 游說吳王讓其士兵塗上「不龜手之藥」,使之在冬天與越人的水戰中獲勝。

    c. 世世代代繼續以漂洗棉絮的工作為生。

 

    d. 得到吳王的封賞。

 

 4. 綜觀全文,要達至真正「逍遙」的方法,就是要「破除成見」。文中的惠子正正是受到世俗「成見」的局限——認為大瓠只能盛水、舀水;大樗只能製作木器,一旦相關事物未能符合世俗對它的要求或標準時,便會被視為「無用」。人們正正是受到這些世俗固有思想的影響,而不得逍遙。然而,只要我們能像莊子一樣,跳出世俗固有思想的局限,便能從「無用」的事物身上,發現其「有用」,甚或「大用」之處。正如莊子以大瓠來做腰舟,又或將大樗種於「無何有之鄉」,供人在樹旁無所事事地徜徉、休憩,甚或更進一步想到,正因世人認為大樗「無用」,因而不去砍伐它,使之得以保存性命,這反而成了對其自身的「大用」。由此可見,只須破除世俗成見,我們便能得到真正的逍遙。

 

題解 

1. a. 「固」是一多義詞,它除可像這裏表示肯定,譯作「實在」外,亦可解作「原本」,如韓愈〈師說〉:「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一句中的「固」字便是解作「原本」、「本來」。

 

    b. 「之」在這裏作「代詞」用,指代前文所說的事情。可是,到了後文說「客得之」一句中的「之」字,雖同為「代詞」,但則指代那條「不龜手之藥」的藥方。同學在判別這些「代詞」是指代何人、何事、何物時,必須根據前文後理,細加推敲。

 

    c. 「或」固可解作「或者」,然而,在這裏則解作「有人」。「或以封」一句中得到封地的那個人,就是前文說的「客」,他因借助藥方令吳人在水戰中大敗越人,從而得到吳王之封賞。文言文中常見「或曰」一詞,當中的「或」字,也是作「有人」解,而非表示不確定或予人選擇的「或者」。

2. 這裏有三個文言詞彚、句式學習點:其一,「以為」。這裏的「以為」,並不可如白話般解作「認為」。因為這裏的「以」字和「為」字是分開的,「以」字,於此解作「用」;而「為」字,則解作「做」,這正是文言文「一字一義」的特點。然而,用甚麼來做「大樽」(腰舟)呢?這就牽涉到文言文的另一特點——「省略句」。這裏把用來做「大樽」的「大瓠」給省略掉了,同學在語譯時,必須將被省略掉的成分補上,否則便有可能不成句子了。最後,這裏的「乎」字,相當於介詞「於」,用以表示漂浮的地方。為使句子更加通順、流暢,且更貼合現代漢語之規範,語譯時宜調整語序,將地方「江湖」置於動詞「漂浮」之前,變成「在江湖上漂浮」,而非「漂浮在江湖上」。

3. 此題主要考核同學對基本文意的理解。莊子透過對比宋人和客人對於「不龜手之藥」的不同用法,指出惠子「拙於用大」,只有跳出世俗的既有思維,方能不被「有用」、「無用」之觀念所困,即看似「無用」的事物,只要換一個角度思考,也能發現它的「有用」之處。

4. 本文通過惠子和莊子的對話,帶出了「破除成見」方得逍遙之理。惠子所代表的是一般人的思維,他只根據事物的一般正常用法來斷定事物的有用、無用;而莊子則層層遞進,先指出事物的「非一般用法」。如用大瓠來做大樽,而非只是作盛水之器;又將大樗種在「無何有之鄉」,供人在其四周徜徉、休憩,而非只是製作木器。於此,雖用法不同,然以對別人提供好處、幫助為「有用」的本質卻仍未有改變,故莊子再往上堆一層,不只是對別人有利的才叫「有用」,那怕真的對別人一點「用處」也沒有,也可稱為「有用」,而且更是「大用」。

 

就如大樗一樣,正因它對別人「無用」,故可免受砍伐,得以保全自身性命,對別人之「無用」,竟成了對自身的「大用」,這正是篇中所說的「無用之用」。全文至此,完全顛覆了世人的固有思維,想法若此,豈不得逍遙?不過,莊子雖然已經盡量跳出世俗思維,但他以「保存生命」為「有用」,其本質上似乎亦未完全脫離世俗的觀念。不過,只要稍為深入了解莊子的思想,便不能難發現他對生命其實並非如此在意,故我們可以理解莊子並不一定認為「生存」才是「有用」,他以大樗可以生存為「有用」作例子,其實只是便於其說理而已。

 

 嚴聯昆老師

文:蔡益懷、嚴聯昆老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