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學生投稿 楊逸朗

2021.11.26
26385 26385

〈油麻地區風景〉

楊逸朗 中二 香港管理專業協會李國寶中學

我的舅舅今天從美國返回香港。我還沒有忘記十年前的我歡送舅舅移居到美國,他很久沒有回港,現在得知舅舅回家,我向舅舅說:「不如我們一起逛逛這個熟悉社區油麻地。」

才踏出大門,我感受到熱浪逼人,令我喘不過氣來推開大門,眼前盡是一戶戶攤檔。油麻地果欄,見證過百年歷史。我們走近這幢一兩層高的石建築物組成的商戶。舅舅告訴我這是具有戰前特色的建築物。我們眼前看見色彩鮮艷的水果,實在令人垂涎三尺。我們也忍不住買了一些回家品嚐。

沿着果欄的小路向前走,它的對面就是油麻地戲院。舅舅說:「這間戲院是市區碩果僅存的戰前戲院。」

經過戲院,前面就是「榕樹頭」公園。這裏種植了一棵棵巨大的榕樹,大樹旁邊陪伴着嬌艷清香的杜鵑花,正展露着笑容歡迎我們呢!讓我們置身於世外桃源。

再往前走,便看見「天后廟」。一踏進廟宇,只感到幽暗,還好陽光悄悄地鑽進廟宇中,為昏暗的廟宇帶來一絲光明。我們聽見占卦算命的求簽聲,人們正在求神問卜。這裏煙霧彌漫,我完全提不起興趣。

步出寺廟,廟前就是一塊空地,便看見不少老人家在樹下捉棋。有的坐在樹下乘涼休息,有的在談笑,十分寫意。我們在這裏漫步,讓人感到十分休閒。

走了大半天,我們也感到有些疲累。不遠處就是廟街享負勝名——「美都餐室」。舅舅感嘆時光飛逝。這裏已愈半個世紀,是見證他成長的回憶。我們走到二樓雅座,一邊觀看廟街及榕樹頭的街景,一邊享受我最喜愛的美食——雞髀薯條,感受到香港的傳統風味。

日落時分,我們帶不捨的心情離開。想起我站在這片土地上,二十年前,這裏仍是海,而今滄海桑田,海已填平,改成土地。今天,恍如走進時光隧道,令我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社區重新認知。舅舅我感謝您,抓住您兒時的零碎片段,拼湊出豐富層次的油麻地。

(暑假時來稿)

在地情懷展現社區風情

寫作,就是有話要說,心有所感,筆有所至。這大略關乎兩個方面的能力,一是立意與選材,二是文字功夫與章法布局。觀〈油麻地區風景〉一文,頗有感觸,故從兩個方面說一點看法。

移步換景 追憶地方風情

在地意識、社區之情,是本文一大值得欣賞的亮色。文章以「我」陪伴闊別經年的舅舅逛油麻地為線索,展示出一幅地方風情畫卷,同時也表現出一種鄉關之情。作者以移步換景的筆法,漸次推進,描述油麻地果欄、戲院、榕樹頭、天后廟、美都餐室,可謂一步一嘆總關情。果欄磚石屋與戲院都是戰前建築,見證歷史,歷盡滄桑;榕樹頭與天后廟,呈現的是別具風情的人文景象,有濃郁的地方氣息;美都餐室的美食——雞髀薯條,讓人聞到的則是老香港的風味。本文藉敍述一趟尋常的遊逛,撫今追昔,寫出對一個地方的眷戀之情,情懷可嘉。

文從字順 分清文句主次

從文字技藝來看,此作還有需要提升改進的地方。寫作的一個基本功是,文從字順,即要求文句通暢、用詞妥貼。觀乎此文,有些文句存在語病,如「我還沒有忘記十年前的我歡送舅舅移居到美國,他很久沒有回港,現在得知舅舅回家,我向舅舅說」,「才踏出大門,我感受到熱浪迫人,令我喘不過氣來推開大門,眼前盡是一戶戶攤檔」。這兩個長句都是由多個短句集合而成,有多重訊息,都顯得語意含混。正如飯要一口一口吃,話也要一句一句地講。落筆為文,文句需分清主次,體現出邏輯關係,保持清晰的語序。上面兩句話,我會這樣表述,「我還沒有忘記十年前送他去美國的情景。闊別經年,面對回到家的舅舅,我向他建議說」,「甫出大門,熱浪迫人,我熱得喘不過氣來。走到街頭,眼前盡是一戶戶攤檔。」

前人有言,文章之精妙在聲色字句間。錘煉出一手好文筆,實現情感與文辭的完美結合,當是每一個寫作者追求的境界。借此一言,與同學共勉。

文:楊逸朗(香港管理專業協會李國寶中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