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學生投稿 蕭景游

2021.11.19
26356 26356

〈日沉〉 

蕭景游 中四 拔萃男書院

每天夕陽西下,便會見到一個老女人,在暮色四合的街道上踽踽而行,孤孤單單的;從不見有人相伴,冷清的街道,勾勒出她蒼老的身影……

一天,在放學回家時,我遇上了她。她在挽着一個袋子,微微的喘着氣,顯然有些吃力。我忍不住走上前。

「婆婆,我是你的街坊,需要送你回家嗎?」

只見她衣着很是整齊,雖然是個老人,但很是會配搭,白晳的皮膚似是映着年輕時的模樣。「不用了。」她擺擺手。

這時,街旁洗衣鋪的老板娘招招手,叫我過去。「你不要和她接觸太多,她這人不乾淨的。」她神神秘秘地說。我似是而非地點點頭。

在之後,我開始留意起她。只見她無論是在小食店買東西吃,還是在雜貨店買些零碎家用品,人們都是用一種冷漠的態度對待她;而她,也就好像已經習慣了街坊們的冷淡,亮着副淡淡然的態度,不卑不亢的過着每一天。

有一次,我和嫲嫲上街買餸,看見她一人在對面馬路走着。我忍不住問嫲嫲:

「她究竟是誰?為何要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嫲嫲思索了一會,說:

「她曾經幹過一份世上最艱難的職業,是用肉體去賺取金錢。在傳統的社會裏,這種職業是被人唾棄的,這雖然已是多年前的事了。但在這裏的人仍不原諒她。」嫲嫲嘆了口氣。呵,我終於明白了唐詩裏有一句,「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一陣厭惡感不由得油然而生,原來,她以前是過着倚門賣笑的生活,俗稱妓女!

嫲嫲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但可又有誰從她的角度想過?相信她必然有自己的苦衷。」又嘆了口氣。

後來,一個周日,我如常去教堂做禮拜。不然發現她坐在最後一排,望着天主的聖像,沒有一絲的雜念。她那澄清的眼神,甚至似有兩分少女的純真。就彷彿詩歌班的聖詩正洗滌着她的心靈。

又有一天,我無意中聽到她跟別人在談電話。像是一位社工說幫她申請綜援,但她斷然地拒絕了。或許,這是她在耄耋之年,最後一點的尊嚴。

還有一次,我去圖書館温書。在自習室,見到她帶着副老花眼鏡,左手翻着書籍,右手揭着字典,那細膩的手指略掃過行行的英文,卻未曾休息過。或許,我還不及她那樣的矍鑠有振。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的目光始終不能從她身上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我不曾再見到她了。一天,區議員派發的資訊中,說是有一位孤獨老人過世了,希望街坊們去參加她的喪禮,送她最後一程。我那天正有空,便有意無意的去了。

在小教堂上,擺放了一幀老照片。相片內是一位十分清秀的,楚楚動人的女子。她在相片中,樣子微笑着。有幾分像徐志摩的陸小曼。我鞠了躬,凝視一番,終於認出了相中人。就是那位在暮色蒼茫中行走的老女人。

在那曳搖的蠟燭裏,她完成了晚始的生命,解脫了畢生的罪孽。

文中的老女人,一直是形影隻單,不但被街上的人排擠、冷落,到死的時候,大抵也是孤單的,故要由區議員派發傳單,多請人來參加喪禮。這個形象尤為突出,貫穿全文,是此文最出色的地方。


這個孤單身影是作者想要塑造的形象,但老女人到底是不是這樣,我們卻不知道。這是因為關於她的事,都是來自「我」的聽聞,或是由「我」的觀點出發,例如在教堂裏她「望着天主的聖像,沒有一絲的雜念」,只是「我」的猜測而已。如果能讓這位老女人多一點展現自己,為自己說話的機會,會不會更好呢?


但文中「我」的觀點也很重要,「我」是唯一帶着關懷、憐憫的眼光去看待這個女人的人。在其他人眼中,她只是妓女,是「不乾淨」。但「我」看來,她還有虔誠、好學、尊嚴等其他面貌,如此,人物的形象便更立體了。


文中的巧合略嫌太多,常常出現「有一天」、「有一次」,又恰巧聽到老女人與社工的對話,感覺不太合理。如果能解釋「我」為何特別留意這個女人會更好。「我」是否義工?故會出席長者的喪禮?還是在教會裏幫助照顧長者?甚至,「我」與老女人的事,會改變「我」與婆婆的關係,那不僅令作品的各部分更好地結合,也有助塑造「我」的形象。

文:蕭景游(拔萃男書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