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從圍棋學中華文化

2021.10.19
26168 26168

古代士子傳統學習必修六藝,而六藝以外還有文人必學的「琴棋書畫」,是個人文化修養的象徵。其中,「棋」在南北朝傳至朝鮮、唐代時流傳至日本,流傳至今仍廣為人知。據晉代張華《博物志》所述:「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雖然這個關於圍棋的起源故事只是傳說,但圍棋的教化功能其實自春秋戰國已獲廣泛認可,並記錄於《左傳》;而東漢班固與馬融亦曾各著〈弈旨〉及〈圍棋賦〉申論,圍棋的設計、博弈方法背後蘊含值得一學的文化哲理,竟上至治國軍事下至待人處事都能涵蓋。今期《S-file》就和大家認識一下圍棋中的文化知識。

棋盤自成方圓納天下

圍棋棋盤由19乘19道綫、共361點組成,二人各執黑、白子成局,雙方比併誰佔地最多,古謂「棋」為「弈」。對於棋盤的設計起源已難以考究,但古人相信小小棋盤如天地方正,界綫縱橫交錯而分明規矩,棋子黑白亦如陰陽兩分,一瞬間棋局變幻莫測,從中可窺探天文、人文之理,班固〈弈旨〉就有述:「局必方正,象地則也;道必正直,神明德也;棋有白黑,陰陽分也;駢羅列布,效天文也。」

正因如此,班固才會在〈弈旨〉中再以棋技喻政,「作伏設詐,突圍橫行」如齊國大將田單以火牛陣出奇制勝;「要厄相劫,割地取償」,棄子爭先、捨小取大如戰國蘇秦和張儀之行;「三分有二,恝而不誅」,不貪勝不輕速徐徐得之,就如周文王勢力強大但仍侍奉殷朝之德。

而大儒馬融則作〈圍棋賦〉,亦是通過講解圍棋博弈之道,喻軍政之事,強調:「計功相除兮以時各訖,事留變生兮拾棋欲疾。……深念遠慮兮勝乃可必。」(計算和謀略相互運用,時刻留心棋局變化,看準時機拾掇棋子……深思遠慮方可獲勝。)既要做到「商度道地兮棋相盤結」,使「蔓延連閣兮如火不滅」,又要切記「當食不食兮反受其殃」,表現了儒家攻守兼備的中庸之道。

自古以棋喻人事政局

棋盤之上,雙方對壘,從下子吃子的策略到看待勝負的態度,都能觀其人品才智。對古人來說,下棋不單屬吟詩作賦外文藝風雅之事,亦能從中做到陶冶性情、鍛煉邏輯思維之效,有助學棋者掌控軍政局勢,作出最恰當的判斷,故而常有以棋作喻的情況。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就有一段記載:「今甯子視君,不如弈棋,其何,以免乎,弈者舉棋不定,不勝其耦,而況置君,而弗定乎,必不免矣,九世之卿族,一舉而滅之,可哀也哉。」原來當時衞獻公對甯喜父親不敬而被他驅逐,甯喜父親繼而另立新帝。可是,後來甯喜父親後悔了,便讓甯喜要助衞獻公復位。故而當衞獻公與甯喜商量復辟一事,甯喜便欣然應許了。其時,太叔文子曾歎謂甯喜的舉動並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並認為下棋如若舉棋不定尚且無法戰勝對手,何況是立君大事?他相信甯喜這樣下去,只會招致災禍。最終,衞獻公的確怕甯喜專權而把他殺死了。「舉棋不定」的成語典故便是出於此。

由此可知,自戰國便對棋藝訓練予以肯定。

文:馮家慧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