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舉頭望明月 低頭「詩」故鄉

2021.09.21
26034 26034

中秋佳節,月明星稀,華光灑落,你抬頭望天,竟看到嫦娥在月上大跳 K-Pop,旁邊的吳剛手持Switch手掣砍向月桂樹,玉兔拿着搗藥棒唱卡啦OK……如果你真看到以上種種,想必是你中毒太深,新學年適宜少玩樂多讀 書!不論古今中外,月亮常借喻為女 性,但同樣一個月亮,中西詩人其實有着不一樣的書寫傳統,留下不同的文學作品,難道真的是「外國月亮特別 圓」?今期《S-file》乘着中秋雅興,和各位同學談談「月亮」在中國與西方的不同形象。

兒女私情外的月

「嫦娥奔月」固然是家喻戶曉的神話故事,另一方面,月亮在古代中國有很多別名,如「白玉盤」、「桂魄」、「冰鏡」、「蟾輪」等等。在中國詩歌傳統中,「月」有三種常用的意象:一是表現女性的美態,如《詩經.月出》:「月 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寫月光照在美人身上,展現的美態,牽動詩人的心緒;二是兒女私情外的「借月思鄉」,例如「詩聖」杜甫的 〈月夜憶舍弟〉中的「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意思是「今天已是(二十四 節氣之一的)白露,(不禁憶起)故鄉的月特別明亮」;最後則是月亮引起的哲思,例如「詩仙」李白〈把酒問月〉:「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通過恒久存在的月亮對短促的人生作出哲學思考。

外國月亮特別甜

至於西方詩人對月亮的想像,同樣有借月亮描寫女子,例如英國十八世紀詩人雪萊的 〈雲〉:「那閃爍着柔輝的圓臉女郎,世人稱 她為明月;夜半的微風把我的羊毛地毯鋪在天上。」借月亮的光潔描寫女性形象;而法國象徵主義詩人魏爾倫的〈白色的月〉則顯得更直白與激烈:「白色的月/照着幽林/ 離披的葉/時吐輕音/聲聲清切/哦,我的 愛人」西方詩人似乎很擅長藉月亮說出甜言蜜語。

具宗教意味的血月狼人

相對於「嫦娥奔月」,西方有關月亮的神話,包括常常出現在電子遊戲的月亮女神黛安娜 (Diana),她在羅馬神話中代表貞潔與狩獵;不過,較為神秘而有趣的自然是「血月狼人」的傳說,在神權主導 的西方社會,少不免為月亮增添一種宗教色彩。一般認為狼人傳說的流行,是受到當時的天主教會影響,獵巫運動興起,群眾視女巫和狼人為異教徒,開始流傳人受到咀咒,便會在滿月時化身成兇殘的狼人,這使得月亮多了 一種神秘、詭異的形象,更不時成為後世文學作品的創作題材。

 

後記: 現代美學大師朱光潛(1897-1986)對中國與西方詩歌的內涵,作出這樣的評斷:「西 方關於人倫的詩大半以戀愛為中心。中國詩言愛情的雖然很多,但是沒有讓愛情把其他人倫抹煞。」須知中國儒家強調「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的入世思想,加上《詩經.毛詩大 序》有云:「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 發言為詩」。可知自先秦已建立「詩言志」的 傳統,每位讀書人都有顆為官的心,傳統社會褒揚「國家大事」,貶抑「兒女私情」,中國詩人對於愛情的想像,自然受到一定的壓制, 形成中國詩歌獨特的傳統。

文:盧家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