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從《對倒》出發 嗩吶琵琶意識流

2021.06.07
25572 25572

嗩吶(1)琵琶,俗樂雅樂,似是兩件難以「對話」的樂器;中樂跟香港文學,過往似乎沒有太多交集——即將上演、以劉以鬯《對倒》為創作靈感的香港中樂團小組音樂會《霓城》,卻把種種不一樣,聯繫起來。

《霓城》由分別負責嗩吶、東北大杆,以及琵琶的胡晉僖和邵珮儀,擔當節目統籌,把嗩吶和琵琶放在一起的想法,就是兩位年輕人的主意。「其實每一件中國樂器,都音色多變,可以講不同種類的故事。」

要把兩件樂器從概念上扣連起來,並不容易,他們後來想到《對倒》,「有朋友介紹這本書給我們,書中的『意識流(2)』、『雙綫並行發展』等創作手法,令我們得到很大啟發,或可在音樂會引用。」

字詞解釋

(1)嗩吶:樂器名,吹管樂器,粵語稱「的禾(音:啲打)」,除婚喪時可見,亦常見於民間歌舞、戲曲伴奏。

(2)意識流:小說敍事手法術語,泛指着重描繪人物意識流動狀態,因而敍事時或不順時、不符合邏輯。

延伸閱讀

劉以鬯《對倒》

劉以鬯是香港當代文學重要作家,早年曾於多家報館擔任編輯,一九八六年創辦和主編《香港文學》月刊;寫作方面,有小說、散文、詩歌、評論等,一直致力於嚴肅文學的創作,主張文學創作要有試驗和實踐。他的代表作品《對倒》獲得第六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推薦獎,不但啟發胡晉僖和邵珮儀創作《霓城》,更是啟發著名導演王家衛創作出電影《花樣年華》。

「對倒」原是集郵術語,指印刷時出錯,以致兩枚相連且上下顛倒的郵票誕生。劉以鬯便是以此為靈感,《對倒》雙綫發展講述兩人物在一天內發生的事,以意識流手法,描寫兩個平凡陌生人,一男一女,一個愛緬懷過去,一個展望將來,二人在街頭上交錯對行;然後敍述他倆的瑣碎日常。這種故事性不強的小說寫法,無疑是香港經典的實驗型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