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創作園地】恒大文學獎季軍

2021.03.29
25163 25163

  我坐在船尾,又開始思索未來的河道。

  廚房裏的氛圍正火熱,像是在進行一場辯論賽。抽油煙機轟隆隆地響着,媽媽在一旁的砧板上切着萵芛,刀鋒劃開蔬菜的莖部,一下接一下地撞擊着砧板。切好的芛片倒進鍋中,油跟水立即起了爭執,鏟子與筍片亦迅速展開一場博鬥。我端着水杯走出廚房,已知最終贏家是誰。爺爺坐在陽台的搖椅上搖着蒲扇,直到飯廳裏傳來叫喝聲,便接過我的水杯,把裏面喝剩的水倒進花盆,喃喃低語着莫浪費。

  晚飯過後,桌上餘下的一定只有空瓷盤和木筷。

  扭開水龍頭,看着水流蓄滿水槽,我開始動手洗碗。餐桌就是一艘小舟,祖輩坐在船頭,父輩坐在船腰,我坐在船尾,一家人搖搖晃晃地坐在小舟上前進。時代的洪流承托着千萬艘小舟,一路駛向無盡頭的海洋。這片土地上先是有農田,後來慢慢建起工廠。可惜我們這輩親眼所見的,只有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樓,過往的輝煌景象是我從父親的只言片語中拼湊而成。父親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卻總會責備子女挑食的行為。「你現在唾手可得的東西其實來之不易。」他常說。

  夜幕降臨,家人們都先後入睡。客廳只亮着一盞昏黃的小燈,媽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奶奶就着微弱的燈光織毛衣,十指駕馭着針綫,上下穿插,留下一塊柔軟平實的領口。兩人低聲討論毛衣的花紋圖案,說着今天的菜價又漲了幾毫,鄉下親戚送來的時令蔬果要弄成甚麼菜,話題總是圍繞着家中瑣事的。我把房門掩上,思索明日的早餐吃菠蘿包還是西多士。

  門縫的燈光一暗,我們便在這微晃的小舟上帶着各自的思索入睡了。

  我做了奇怪的夢。夢裏,大船是在河道上行駛的,河道旁有祖輩種下的一棵棵大樹。大船正駛向大海,我躺在甲板上,享受着陽光穿過層層枝葉照在甲板上而帶來的斑駁暖意,很是溫和。後來,我看見爺爺奶奶從這艘船上離去,再不久,爸爸媽媽也陸續下了船。他們告訴我,我須要去做自己的船長了。可是我不知道前進的方向,四處都是海,我不論去哪裏,都像是海中的一座孤島。天上飄着的雲,一下聚集一下散開,變幻莫測又難以觸摸,我的未來也是一樣。我沒有方向,就連下一餐飯也毫無主意。我被夢驚醒了。

  我翻身下牀,不帶任何眷戀,走到冰箱前,打開又關上。冰箱裏的食物整整齊齊地擺放,一如既往。他們有着自己的規律,但我沒有。世上有不同的河道,不同的行駛方向,不同的船隻和不同的我們。我無數次重拾起這個夢,卻總是找不到突破的出口。

  第二日早上,我坐在船尾,在腦海裏編織着未來的地圖。

 


 

刊自2020年1月5日星島學生報《S-file 悅讀語文》

文:馮雪影(聖公會陳融中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