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史學家年獎】三青年史學家談國史 鑑古知今盼改革社會

2021.01.29
24807 24807

     讀歷史能鑑古知今,增進個人修為,亦可應用於工作及學習上。新一屆「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三名得主出爐,各人均有研讀歷史的獨特看法,笑言對知識「多情」的林嘉澔,認為透過歷史認識周遭環境,不在於背誦大量史實;關浚鋒相信要「責備」前人的不盡不善,反思過去錯誤,才能邁向理想。唯一女將謝穎豪形容,在大時代紛擾之際,讀史能安心立命,改變社會。

     第九屆「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日前舉行頒獎禮,因應新冠肺炎疫情,今年首次以綫上形式舉行。今屆三名得主,分別是風采中學(教育評議會主辦)畢業、現就讀香港大學中文及中史系的謝穎豪,畢業於筲箕灣官立中學、現就讀中文大學歷史系的關浚鋒,以及來自保良局董玉娣中學,現就讀港大社會科學學士(政治學與法學)及法學士雙學位課程的林嘉澔。

林嘉澔︰新角度詮釋歷史

  林嘉澔雖在大學並非修讀歷史,但他認為政治和法律與歷史實際相關,從歷史中學習到的知識和精神,對將來有莫大幫助。

曾於「一帶一路一狀元」中學校際問答比賽中,帶領隊員奪冠的林嘉澔,笑言自己對知識很「多情」,歷史以外,亦喜歡研究哲學及法律知識,博學的他認為研究歷史,不在於背誦大量史實,「而是透過歷史認識周遭的環境、鑑古知今,並提升個人修為。」

  他稱在年獎的遴選階段,有評判問到哪個朝代的文化最為璀璨,「我相信大部分學生都會答唐朝或宋朝,但我提出了清朝中西文化融合的新角度,相信令評審留下深刻的印象。」

關浚鋒︰史家著作長知識

  另一位青年史學家關浚鋒,在大學攻讀歷史,期望為歷史科開拓更多可能性,「透過重新整理歷代的特徵,歸納出時代的發展趨勢。例如近代學者內藤湖南提出『唐宋變革論』,啟發後人在劃分中國歷史階段上提出更多看法,拓展了歷史研究的範疇。」

他指歷史能避免後人犯下重大錯誤,他希望大家責備前人的不盡不善,皆因不停地反思過去,才能邁向理想。

  去年文憑試中史科考獲5**佳績的關浚鋒,認為考好中史,要針對性地熟讀考核內容,「有學生閱讀《國史大綱》等歷史著作,但考試未必派上用場,其實學生可參考坊間的『雞精書』針對性溫習。行有餘力時則可閱讀錢穆、費正清等史家著作,增長知識。」

  至於今屆唯一女得獎者謝穎豪,認為認識中史是國民最基本的責任和義務,讀史能在大時代紛擾之際安心立命,以前人經驗改變社會環境,「正如錢穆先生所言:『一國之民,對其本國以往歷史,應該略有所知』,更重要是從中感受中華民族的壯大,及歷史文化的承傳。」

謝穎豪︰讀國史承傳文化

中學時期曾任中史學會主席的謝穎豪,立志成為中文科老師,期望把博大精深的語言與歷史知識,承傳給學生。

研民初憲政失敗中四生奪一等獎

  提到袁世凱,不少教科書都將他描述為民初憲政失敗的罪魁禍首。聖保羅書院的中四學生尹子傑,分析民初制憲失敗,除了因袁世凱無視共和外,亦反思當時國民黨與進步黨之爭,並以外國例子引證,成功獲得第十一屆「全港中學中國歷史研習獎勵計畫」初級組一等獎。

因乏妥協黨派鬥爭

  尹子傑是「全港中學中國歷史研習獎勵計畫」初級組中,唯一獲得一等獎的得獎學生,他認為民初憲政崩潰的歷史原因複雜,但最主要是政治家缺乏政治妥協,並輕視憲政大局,只顧小集團的利益。他以「《臨時約法》乏憲法精神」、「國民黨和進步黨之爭」兩大論點,論證民初憲政意識薄弱,使袁世凱成功稱帝,令民主嘗試告一段落。

  他在文中解釋,《臨時約法》是同盟會議員的違規操作,強行通過的無效條文,缺乏憲法精神。另一方面,國民黨和進步黨在處於「立法分支」的國會內爭鬥時,處於「行政分支」的袁世凱趁機擴大總統實權,以至有權力廢除《臨時約法》、並以「亂黨」之名解散國民黨。

  高級組方面,今屆共有六名學生獲一等獎,來自基督教崇真中學的徐深楹,與張沛松紀念中學的鄭雪欣,分別探討后妃掌政對歷朝的意義,以及近代中國留學生先驅容閎對中國教育的影響。

前者總結朝代的興亡,不應直接歸咎於女性之得寵和主政;後者則總結沒有容閎的努力,中國的教育制度就不會走向現代化。

官員盼師生明辨是非

  擔任主禮嘉賓的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課程發展)陳碧華,在頒獎禮上以胡適名言︰「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勸勉師生明辨是非,期望學生在學習以外,能保持求真持平的心,以審慎的態度小心求證,提防謠言,並寄語教師鼓勵學生多參與歷史活動,讓他們保持熱誠「習史」。

浸大教授︰活化傳播 有趣習史

歷史往往予人枯燥乏味的刻板觀念,但如果能活化傳播方法,可喚起學生與大眾接觸歷史的興趣。浸會大學社會科學院歷史系副教授李建深認為,要把中史融入生活,運用新科技呈現歷史文物,產生互動,令接觸歷史的阻力不再。

李建深以「志存高遠,習史知新」為題,講解習史多年的心得。他提到中史科已成為初中獨立必修科目,但中史並非純為初中生學習,「長遠而言,大眾不是要捧着書本讀中史,或為考試備戰,而是要讓中史融入生活。」

然而,他發現傳統的中史素材,大多是歷史文獻及輔助圖片,普遍的中史教育者亦缺藝術史訓練,令學生及大眾無法透過圖片,全面地欣賞中國文物。

善用媒體「軟銷」史識

在大學任教中國藝術史,李建深致力讓不同背景的學生合作研讀歷史,「我會引領學生『接觸文物』,例如以3D展示,播放趣味短片,讓他們共同合作完成課題,又為他們帶來視覺震撼,從而吸引學生立志習史,並推而廣之,將內容介紹給大學以外的人。」

他認為要推廣中史,需要新的內容及傳播方法,新技術可讓觀眾控制、自由轉動並產生互動,多元化地學習中史。

本身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藝術與考古學系博士的李建深,提到跨國研究歷史已是趨勢,中國考古學家已深入中東及歐洲等地考察,期望本港能夠與內地學者、國際博物館及考古所合作,共同研究歷史。


記者:方麗盈 攝影:禇樂琪、盧江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