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字裡圖間】印藝傳奇展「字字」珠璣 從「香港字」看19世紀廣東話

2020.11.09
24338 24338

     有沒有想過,在影印機盛行之前,人們究竟如何將文字和圖像印在紙上?為了讓公眾了解香港印刷業現代化的歷程,香港文化博物館與香港版畫工作室共同籌劃《字裡圖間——香港印藝傳奇》展覽,場內展出了國內最早使用活字排印的第一部中文書籍——《華英字典》及以「香港字」印刷的《無師自曉》自學英語手冊,體現了中國四大發明之一——印刷術的偉大。

   《字裡圖間——香港印藝傳奇》(下稱《字𥚃圖間》)將中國兩個主要印刷技藝串連在一起,「字」代表中文活字,而「圖」則代表平版石印。早於唐代時,中國人已運用雕版木刻印刷術複製經史書籍、佛教經文和圖像等,將知識傳播的媒介從手抄本轉成印本,但明體四號字,即「香港字」的出現,更促進文化及知識的發展。

  香港版畫工作室項目總監翁秀梅表示,今年七月才於荷蘭完成重鑄的首批七十三枚「香港字」,「去年夏天,荷蘭韋斯特贊鑄字工房基金會主席Ronald Steur,於荷蘭萊登國家民族學博物館的倉庫中,找到這批由一八六○年『香港字』翻鑄成的鉛模,估計是當時受殖民地主義影響,荷蘭領事館向英華書院購入以進行漢學研究,並利用編碼分辨部首及筆劃,方便工人印刷。這批鉛模用了兩年時間鑄造,價值相當於今日五十萬歐羅。我們有幸得到博物館的允許,使用這批字模進行研究,大家才能在展覽中欣賞到『香港字』。」

首部活字印品《華英字典》

  十九世紀初,傳教士馬禮遜來華推廣基督教,是當時第一位到中國進行身教的傳教士,「可是好景不常,當時滿清政府禁止人民與洋人交流,違者重罰。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馬禮遜留意到華人很尊重知識分子,所以他決定出版翻譯《聖經》及刊印小冊子,以文字『無聲傳教』。」

  其後,馬禮遜獲東印度公司支持,在澳門成立印刷所,排印《華英字典》。這部字典用上五年編寫,自一八一五年起在東印度公司澳門印刷所排印,歷時八年完工。《華英字典》一部六冊,共印了七百五十套。而排印《華英字典》的金屬活字則由工匠逐個雕刻,這個過程稱為「刻製活字」。

  馬禮遜亦深明中國人尊儒和敬惜字紙的觀念根深柢固,因此特別注重漢字造型、印刷和書籍裝幀的美觀,而「香港字」也就此出現。翁秀梅指出,「香港字」被譽為十九世紀中葉最美、最完整的一套中文活字。

  香港版畫工作室項目經理黃洛尹認為,明體四號字名為「香港字」並不是無中生有。「『香港字』於一八三五年投入用機器生產,當時位於馬六甲的英華書院是其中一個布道站。八年後,英華書院連同其印刷設備遷至香港,並由美國的專業印工柯理統籌鑄字工程。相信因為香港英華書院是中國第一所中文鉛活字鑄字作坊,也是十九世紀中葉全球最重要的中文活字供應中心,所以這批明體字亦以其出產地命名。」

《無師自曉》看粵語發展

  黃洛尹特別向學生推介澳洲華僑孫俊臣為澳洲華工出版的《無師自曉》自學英語手冊,當時的海外華工參考此書來學習英語。「書中的第一、二行是廣東話,分別有兩種大小不一的『香港字』。而下一行是翻譯英語,最後一行是中文譯音,例如將『Lifetime』譯作『乃乎貪唔』,相信這種學習方法對現今學生來說比較新奇。而當時廣東話的語法亦與現今不同,例如現在說『成世』,書中卻記錄『壹世咁耐』,十分有趣。中英對照的文字不但收錄了華工的粵語發展,亦反映了他們的生活縮影。」

平版石印看圖像 點石成畫話香江

  《字裡圖間》展覽介紹了馬禮遜同時將石印機和平版石印技術帶來中國,另外亦展出上海《申報》於一八八四年出版以圖像為主的新聞旬報——《點石齋畫報》,帶領讀者走向以圖像敍事的世界。

  《點石齋畫報》不時刊登關於香港的新聞,例如一八八○年代香港動植物公園舉行的花展,士紳婦女遊園賞花,富有本地特色。製作時先要點石分色,用油性物料在石灰石上繪畫圖像,一色一版。製版時以阿拉伯膠和硝酸浴液點畫圖像,三者產生化學反應,把圖像固定在石面上。最後在油水相拒的原理下抹水、上墨並施印。

平版石印「月份牌」

  另外,展覽亦展出 「月份牌大王」關蕙農在香港致力於月份牌的創作,他於一九一五年在西營盤創辦亞洲石印局,並以平版石印的方式發展業務,例如設計及印刷宣傳海報、招紙包裝設計、商標設計等,有如今日的品牌設計公司。及至七十年代,平版石印漸漸被現今廣泛使用的柯式印刷取代。

  平版石印亦成為藝術家的創作媒介,大學藝術系設課程教授,使平版石印技術得以傳承至今。展覽中,有一組十二幅的《香港附近水域海洋奇珍》,每一幅都是由香港政府印務局的分色師傅根據唐英偉的水彩手稿,分別製成青色、洋紅色、黃色及黑色四塊鋁片套印而成,而海洋說明則以中、英文活字排印而成。


新一代創意激活 活字重生數碼化

  時代更替,香港最後一家鑄字行——友聯鑄字廠於二○○二年結業,宣告活字排版年代的終結,但新一代接班人將本土活字工業轉型為印藝文創產業,黃洛尹就是其中之一。

  黃洛尹說,「活字及平版石印技藝的應用並不像以前一樣着重實用性,反而用作創作媒介,好像現時的平版石印並不是在工業學院學到,反而是在大學藝術系。而且顏色的運用更多,作品的設計味重,展現不同效果,例如激凸、激凹和染料切割等,同樣的技術卻有不同表達方式。」

  《字裡圖間》除了展品外,展覽的設計也具有「香港字」特色,表現了年輕一代將印藝技術轉化而作出的新嘗試。黃洛尹指出,整個展覽設計,由平面圖到空間處理,甚至將「香港字」電子數碼化應用於各樣項目上,例如展品簡介的標題、字形和互動遊戲內的字體,都是由她及專業設計團隊負責。

「字粒畫」畫中藏字

  「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牆上一幅字粒畫,遠看是一幅圖畫,但近看其實是由不同大小的字組成。我們將字的筆劃分類,筆劃多的綫條較密集,色調較深暗,可作為陰影位置;筆劃少的較淺色,可用作光位。然後用字粒砌版,再配合科技完成。畫中有字,凸顯展覽主題——『字裡圖間』。」黃洛尹說。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的黃洛尹,在課程中發現字體設計和排版都是源自活字及石印,所以對此很有與趣。她希望學生能從展覽中得到啟發及學懂欣賞,「現在我們在電腦上按一下,就能出現不同字體和行距,或者用影印機直接印出來,但以前是須鑄字粒及用鉛片量度行距,甚至磨石並以重複工序印刷。大家應該嘗試了解前人的努力付出,並欣賞從前的工藝 。」

記者:方麗盈 攝影:何健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