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新常態的通識教學(二)

2020.09.21
24012 24012

通識日常

上周提及「教育場景的擴展」和「更嚴謹的教材設計」兩個面向的新常態,前者涉及教學策略的變化,後者關乎於教學資源的反思;今次將會探討一個更深層次的新常態——「顯性價值教育」。



以往的隱性價值教育取向

2008年教育局公布《新修訂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至今超過十年,要求中小學分配一定的課時在培養七項首要價值觀和態度,包括「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國民身分認同」、「承擔精神」、「誠信」和「關愛」。以筆者所見,所有學校均有履行局方要求,將相應的教育列為不同階段的三年發展目標和學校計畫之內,只是學校之間的用詞或有不同,例如生命教育、價值教育、道德教育、公民教育,除了校政文件,大多數學校都會同時在正規與非正規教學中灌輸七種首要價值觀和態度。

着重應試操練

可是,縱然學校和教育工作者均盡責地培養莘莘學子建立正面的價值觀,在經歷過去一年發生的社會事件,無論教育局局長以至行政長官,均將矛頭直指學校教育,再加上考評設題風波,以及不同法例的訂立,筆者預估未來學校有必要重新檢視德育及公民教育工作。

事實上,撇除社會非議,香港的德育及公民教育的確存在不少改進空間。其一是正規課程的應試和操練文化過盛,既壓縮培養價值觀和態度的課時,亦直接形成一種講究成本效益的態度,尤其當高年級學生意識到教師所言並非所考的內容,部分學生有機會失卻學習動機,奈何此問題並非學校本身能夠解決。

活動質素參差

其二是非正規課程的設計未必具備足夠的廣度和深度,不少學校會以一些課外活動和講座模式進行德育及公民教育,例如義工服務體驗「關愛」、廉政公署講座學習「誠信」,課外活動大多難以覆蓋全體學生,而講座則非常取決於講者或主辦機構的質素,致使非正規課程的成效成疑。

其三是部分學校的正規課程和非正規課程欠缺統整和規劃,只是每年要求各科組在恒常教學和工作中「交代」涉及七個首要價值的內容,未有認真思考如何有效培養價值的教學策略。



未來的顯性價值教育取向

綜合社會要求和本身不足,學校未來必定要思考如何全面、有效和明顯地實踐價值教育。當然,學校除了在行政文件上交代如何在正規和非正規課程落實外,亦必須務實思考採用哪些教學策略才可以有效培養七個首要價值。

跨科協作增成效

以筆者任教的通識教育科為例,課程內容固然包含不少價值元素,例如個人成長單元涉及「堅毅」和「責任感」、今日香港單元涉及「關愛」和「尊重他人」、現代中國單元涉及「國民身分認同」等。如果純粹勾畫出相應概念於行政文件實非難事,然而,「顯性的價值教育」並非指文件上的顯現,而是顯示出教育工作者的專業,根本地思考有效和可行的教學策略,如何具備廣度和深度培養七個首要價值觀。

舉例,以往只依賴課堂教學講述要關愛香港的弱勢社群,教師團隊可以共同構思一些學習活動,如貧富宴、模擬人生、探訪活動等體驗式學習,使學生能夠深切地理解價值涵義;又例如培養學生的「堅毅」態度,客觀上課室教學會淪為紙上談兵,教師團隊何不嘗試思考跨科協作,配合體育科的九分鐘耐力跑,刻意安排教學時機,讓學生再在通識課堂上思考自我概念和自我效能等概念與堅毅價值的聯繫。

規劃價值教育框架

未來我們或須要不斷向局方、社會人士、家長等不同持份者交代價值教育工作,故此必然會走上「顯性價值教育」之路。深明社會氛圍較難忽然對學生提倡一些價值觀和態度,可預估會引起學生的反彈,亦置教師於矛盾之中。所以既然目前局方沒有為七種首要價值訂下優次,學校和教師團隊絕對可以七種首要價值並駕齊驅,嘗試以教師團隊專業和智慧,重新審視和規劃校本價值教育框架,尤其深思教學策略部分,好讓不同持份者理解學校已盡責完成德育及公民教育工作。

載自2020年9月21日《S-file通識大全》

文:羅恒威老師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