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百年古村 重現生機

2019.12.06
22182 22182

老村落 新風景

  遠在新界東北的鄉郊,有許多隱秘的村落,擁有逾四百年歷史的慶春約便是其中之一。平日的慶春約人煙稀少,但將在本月迎來難得的熱鬧日子——十年一度的太平清醮。近年,這片幽靜的土地漸漸展現出生機勃發的一面,農民在荒廢的田地上復耕,破落的村屋成為藝術創作的場所,吸引市區人遠道而來。

 

客家古村 鮮為人知

  新界東北的群山之間,荔枝窩、鎖羅盆、三椏、梅子林、蛤塘、小灘及牛屎湖組成了慶春約,這七條客家村落棲身杳無人煙的偏遠山谷,與印洲塘海岸公園及船灣郊野公園為鄰。如今,慶春約七村共有二千多名村民,不過仍在此定居的居民不多。慶春約的歷史能追溯至清朝,建村超過四百年,當中的荔枝窩村更是新界最悠久且最具規模的鄉村之一,但是荔枝窩村村長曾偉業(下圖)卻笑着反問:「荔枝窩怎會有人認識?」雖然身為村長,但他卻並非在此土生土長,而是在沙頭角出生,及後才重回此地。他坦言,在求學時期不曾帶過朋友來遊玩,周遭的同學也不曾聽聞過這裏。

甚麼是「約」?

  「約」是以鄉村為單位的地方組織,藉以維持治安和處理村落間的糾紛。清朝道光年間,沙頭角的居民為了對抗海盜及鄰近的大族,組成十約聯盟,慶春約便是其一。

 

山野趣事 與動物為伴

  荔枝窩被山脈環抱,放眼四周,綠野處處。縱使曾偉業現時不在荔枝窩定居,但不時會回來。兒時總是「通山跑」,動物就是他的玩伴,「叔叔會捉豹虎和雀仔給我玩和養,不過我不懂養,經常養死。」昔日的荔枝窩種稻,幫忙耕田的牛隻也讓他印象難忘,「牠們很聽話,一戴上鼻環就知道要工作,所以我們客家人不吃牛。」不過這些趣事已隨時代變遷隱沒山林,荔枝窩村村民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大舉移居海外,使農地荒廢,村莊一度無人居住。

 

●村長認為風水林內的五指樟最值得遊人觀賞,因為這棵古樹在日軍襲港時被鋸斷一株樹幹,見證了戰爭的殘酷。

●協天宮與鶴山寺分別供奉了關帝和觀音,獲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為三級歷史建築。


鄉郊活化 生機遍野

  沿着碼頭走進與世隔絕的荔枝窩村,想不到竟沒半分冷清。每月一次的「荔枝窩有農墟」,場面十分熱鬧,既售賣當地農產品,亦有文化工作坊。自二○一三年起,曾偉業開始與非牟利組織、村民及義工等一同推動鄉郊活化,兩年前更展開了由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策動永續發展坊主辦的「滙豐永續鄉郊計畫」,進一步發展偏遠鄉郊,舉辦復耕、導賞團與工作坊等活動。幾年下來,村內一洗衰敗之感,盡顯生機。他自言一切皆是「邊做邊學」,亦從過程中找到樂趣,「在我記憶中,以前的新界人和環保團體是對立的,但經過這幾年的合作,大家慢慢找到協商的空間。」

 

●村長推介:秋天木瓜當造,冬天則應吃蘿蔔。

●以當地花卉製成的雪條是荔枝窩的「名物」。

梅子林村 壁畫活化

  繞過荔枝窩村,沿山路走大約二十分鐘,便會到達梅子林村。梅子林村已荒廢超過三十年,不少建在山坡上的房屋已經倒塌,只餘下幾塊破落的牆壁。「滙豐永續鄉郊計畫」轄下的「天、地、人——梅子林藝術活化計畫」正選址於此,計畫邀請了藝術家葉曉文花上四星期,為殘破的村屋加添斑斕的壁畫。畫作以當地物種為題材,呈現梅子林獨特的美態。

 「花香鳥語梅子林」

畫中的赤紅山椒鳥、暗綠繡眼鳥和蒼背山雀都陪伴過葉曉文在深山中作畫。

 

「悠閒的牛」

 

這幅氣氛柔和的作品描繪了梅子林村往昔的模樣:在收成的季節,村子前方的梯田種滿稻米,一片金黃。

 

「這裏的蝶」

網絲蛺蝶與寬邊黃粉蝶都是這裏常見的物種。

 

「隱山果子狸」

在五六年前,有果子狸曾經在梅子林出沒,不過葉曉文暫時無緣與牠們見面。

 

太平清醮 十年一會

  雖然村莊漸漸展現新面貌,但是傳統習俗仍根植村民心中。自他有記憶以來,慶春約十年一度的太平清醮從沒間斷。太平清醮的用意為感謝神明與祭祀鬼神,期間設免費齋宴,並會演神功戲與舞麒麟。打醮歷時四天,然而籌備工作需時兩至三年,所有過程與儀式都一絲不苟,「打醮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讀榜』,即是讀出慶春約所有在生的村民名字,這可歷時幾個小時。」儘管如此,他仍堅持「傳統會繼續傳承下去。」同時,他亦強調市區與鄉村並非對立,大家不妨踏足偏遠的新界東北,感受客家古村與市區不同的傳統習俗,體驗樸實的生活。詳情可參考「沙頭角慶春約十年一會 Da Chiu 2019」facebook專頁。

文:盧乙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