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哲道.語趣

2016.05.10
15570 15570

     李天命先生的《哲道行者》,以平白的文筆、靈銳的思維,點出平常人和尋常事的哲理,觸動心靈;更觸動我這個中文人,要多運用語法知識,發掘語言的樂趣。

     日常生活明哲理──快哉
     日常生活掘語趣──爽矣

     字詞的意義一般都很模糊,單一個「愛」字已教人頭痛,再來了「情」、「義」兩者,這個三角關係就更加複雜了。《哲》書對個中的關係有以下的見解:「有愛無情,愛非真情。有情有義,情非真情。在中文裏,情與義並稱而合成『情義』一詞,真有意思。」(頁67)
      前四句比較愛、情、義,後三句只着重情、義。如果利用語言學的詞序調換法,窮盡三者的搭配可能,便得出下列組合:
      情愛、愛情
      情義、X 義情
      X 愛義、X 義愛
      結果顯示,愛、情互相結合,兩者意義相近。情、義只有一種結合,緊密度稍遜。義、愛根本拼合不來,兩字相距甚遠。由此引申:情同愛至親密,愛與義最疏離;情左擁愛右抱義,義鍾情而不鍾愛,愛顧情兮不顧義。

      哲學行業欠缺哲道,遲早衰亡 (《哲》:頁81)
      語言研究欠缺語趣,遲早悶死

      我六歲的姪兒Charlotte有一次就是因為這兩句:
      Charlotte is boring.
      Common Charlotte is too boring.
便從車裏笑到車外,手舞足蹈與家人分享。是的,把詩歌念得琅琅上口不難;要跳出教科書的框框,從生活小節磨銳語言的韻律觸覺,須花點心思。
      事緣Charlotte向我講解圖書 Curious George 的故事,我着她把George換上別的名字,她給我Curious Charlotte。好,如果保留 Charlotte,換上別的形容詞,那又怎樣?她說Clean Charlotte,我搖搖頭。接着她道:‘What about Common Charlotte?’我又搖頭。她問:‘Is it boring? ’為了不讓孩子失望,同時又想利用她的詞彙,反悶為樂,我便做了前文提過的兩句。下車後,姪兒嚷着、跳着、喊着:
      Charlotte is boring.
      Common Charlotte is too boring.

文:歐陽偉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