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三個女仔 各有情事

2015.11.13
15316 15316

      三個女仔一個墟,六個女仔未必兩個墟,但肯定她們都有濃濃情事。六位女生合集出書《女生情事宣言SIXTXT》,圍繞一個「情」字做主題,有親情、友情、愛情。或者出於個性不一,男仔頭性格的葵倩鈴、追求自由又憂鬱的米曹、喜歡寫古典和爛人的陳美濤,三人雖然年齡相仿,但是對「情」的看法卻大大不同。

●《女生情事宣言SIXTXT》,結集六位年輕女作者──米曹、櫻雪、林凱凝Sunshine、紫寧、葵倩鈴、陳美濤,以「情」為主題各自創作短篇小說。

●葵倩鈴

葵倩鈴:女仔樣 男仔頭
     倩鈴的散文多次登上Yahoo!HK頭版,也有作品被改編成微電影,除了合集《SIXTXT》裏面的〈瞞戀〉,還有早前出版的個人著作《馴養之丘》。〈瞞戀〉是主角以一個旁觀者的心態看一位男性友人的出軌經歷。倩鈴坦言這是「真人真事」,主角就是作者自己,而男性友人就是自己現實生活中的男性朋友。故事中用男性的視覺表達男人寂寞難耐的心聲,讓很多人以為是出自男性作家之手,其實倩鈴有自己的故事。
      倩鈴出身自單親家庭,從六、七歲開始,她與爸爸一起生活。「雖然生得女仔樣,但爸爸會當自己男仔一般撫養,小時候剪的是短頭髮、玩的是車和模型,又會做運動,是個如假包換的『假小子』。由於為人比較率直,性格的形成偏向男性化,不是斯文溫柔的類型,所以身邊很多友人不論男女,都不會把自己當作女仔般看待,很多男仔更會跟自己傾心事。」

男性視覺思考 愛情專一與否
      單親家庭的成長背景,不但令倩鈴變得男仔頭,還改變了她對於愛情的看法。倩鈴坦言看到父母不愉快的婚姻經歷,令到她對於愛情和婚姻沒有太大的憧憬。倩鈴說:「因為我由細到大已經知道,有些東西就算簽約都不等於一切」。所以她在〈瞞戀〉中也像寫散文一樣坦率交代自己的愛情觀。例如:「長路漫漫,誘惑眾多。誰也無法保證一輩子只欣賞和喜歡一個人。所以我不強求身邊的人完全忠誠⋯⋯我會原諒一個肉體出軌的情人⋯⋯若他心出軌了,我也就放手了」。一般的女仔都不會接受的出軌行為,倩鈴卻坦言可以接受,她說:「每一個人都值得被原諒一次」。這些從偏向男性出發的視覺,讓別人誤以為出自男性作家之手也不足為奇。


●米曹

米曹:藍色的憂鬱
      米曹是一個喜歡畫畫的作者,也是一個喜歡寫作的畫家。她在合集《SIXTXT》裏面的作品〈致死〉,當中有很多「色彩」描寫,甚至每個角色設定相對代表着不同的顏色,例如故事當中的兩個女主角文玫和盛夏,前者代表紫色,後者代表白色。因為文玫為人比較浪漫,所以用紫色,而盛夏的白則是一種慘白。而米曹談及自己:「我會用藍色形容自己,因為藍色代表憂鬱。」
      米曹患有憂鬱症,其導火綫是某段感情而起。「我們都很喜歡對方,但是完全相處不到,一起了幾個月,日日都吵架,而且日日都鬧得很厲害,大家都很傷心。」分手後發現自己一些習慣和喜好都會因為那段感情而被改變。例如每逢看到蛋黃哥,都會覺得這物品代表着自己過去的某一段時間。感覺「愛情就好似剪刀般鋒利,真正愛一個人的時候有幾愛就會有幾痛」。情傷引發了病症,可是米曹坦言:「在某程度上,我都是依賴病的情緒去寫小說」,〈致死〉當中的兩個女生最終以悲劇收場。每當憂鬱病發,米曹形容像哮喘發作一樣,不停哭不停哭,甚至哭至崩潰。惟有避開某個令自己病發的致敏源後,情緒才會穩定。

藍色的自由
      米曹是憂鬱的,《SIXTXT》主編柏原太賀卻說,米曹也是自由的,是藍色天空中無拘無束般的自由。她的表達,她行文的風格,甚至她的文字,都像法國大革命時候,那種曾經被擠壓而又渴望自由的風格。〈致死〉故事寫的雖然是兩個雙性戀女仔的故事,但是米曹說其實是「將自己分拆成兩個角色來寫」,而且要的就是那種「完全自由」的表達。
       雖然故事最後是一個悲劇,但是米曹的「致死」其實是「叫死亡去死」。米曹說:「希望將自己生活上的不開心情感扔在小說裏,抒發過後,可以治瘉自己;也祈求讀者看完不開心的小說後,哭完就算,寧願多吃甜食!」生活依然要用理性和勇敢面對,或者一件藍色的馬卡龍,可以令米曹暫時放下憂鬱。


●陳美濤

陳美濤:寫法古典混現代
      同樣討論愛情,倩鈴、米曹以心法為主,而美濤則從愛情招式入手。陳美濤是在校大學生,在全港中學生短篇小說中拿過武俠小說組冠軍,除了有合集《SIXTXT》裏的〈情賊秘笈之沉船求生術〉,還出版了《港女九陰真經vs女神孫子兵法》。單看書名,就知道美濤對武俠文化的喜愛。柏原太賀說:「她是一個文筆以古喻今的女仔,擅長將古典混合現代,能把《紫釵記》變成武俠小說。」
為甚麼下筆古典?這與美濤本身讀中文和中國歷史有關,而且她喜歡看武俠小說,金庸和古龍自是心頭好,還有宮鬥小說《甄嬛傳》。她創作的〈情賊秘笈之沉船求生術〉中處處可見古典的痕迹,描寫西裝男與小混混對打,拳招的描寫古典卻生動:「居然是虎鶴雙形拳!這套拳功防靈活,長短橋結合」、「簡直是虎爪如猛蟲撲獸,鶴翅為凌空擊水,浩浩如五爪金龍!高手饒命呀!」

史上爛人其實不爛
      美濤不但讀歷史,而且在新城電台主持《潮讀四千年》節目,分享對歷史的認知和讀歷史駁古的樂趣。美濤說在做節目期間發現很多有趣的歷史真面目。潘金蓮和武大郎被認為是壞人,在梁祝故事中的馬文才作為第三者也被認為是壞人,歷來被人侮辱。但真實的潘金蓮其實是一個賢良淑德的女子,武大郎則是身高一米八的俊男才子,而西門慶是不認識武大郎和潘金蓮的,梁山伯甚至並沒有殉情而死。這種人物形象的逆轉,偏偏吸引了美濤去寫這些被世人認定是「又壞又爛」的「爛人」故事。

有爛人 更有好人

      喜歡寫「爛人」,除因為讀歷史,亦源於小時候美濤媽媽很喜歡給她看各種新聞剪報。新聞報憂不報喜,例如女孩子只顧着玩電話而被車撞死、女生分手後被恐怖情人殺死等等。美濤說:「媽媽的本意應該是告誡我,告訴我這個世界有多壞人、爛人。類似『有個小朋友,他不吃早餐,所以死了』;類似『拍拖拖手,就會懷孕一樣』。」看得多爛人故事,並沒有讓她覺得恐懼,反而感到這個世界很有趣,現實不是漂白過的無菌空間。世間有好的,自然也有壞的。換個說法:光與影,如影隨形,黑白如同雙生。
      三個女生,各懷故事,又毫不忌諱,暢所欲言。情事變化萬千,或是情緒高低起伏,總能藉着書寫,勾勒出她們的面貌。

 

文:梅子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