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中樂飄飄故裏尋

2015.11.06
14538 14538

早前,有學生帶古箏乘搭港鐵,卻不受港鐵職員歡迎,近日終於推出了攜帶樂器許可證試驗計畫。假如回到古代中國,就肯定不會發生同樣的情況了。古時候的中國,樂器深受社會各階層歡迎,上至皇室,下至普通平民百姓,幾乎全民皆樂,其中很多優美動人的詩句和引人入勝的故事更千古傳誦。

 

小遊戲:讀古詩 找樂器

古詩裏經常會出現各種樂器,以下有幾首古詩,試猜猜橫綫上的空缺是以下哪種樂器?

 

A. 琵琶

B. 琴瑟

C. 銀箏

D. 羌笛

 

1.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涼州詞〉王之渙

2.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    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涼州詞〉王翰

3. 桂魄初生秋露微,輕羅已薄未更衣。

        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歸。

    〈秋夜曲〉王維

4. 銀燭吐青煙,金樽對綺筵。離堂思    ,別路繞山川。

    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悠悠洛陽道,此會在何年。

    〈春夜別友人〉陳子昂

 

答案:1. D;2. A;3. C;4. B

 

帶着琵琶尋夫去

「糟糠」本指釀酒後餘下的渣滓或穀物的外殼,元代戲曲〈琵琶記〉裏就記載了一段相關的悲慘故事:趙五娘的夫婿蔡伯喈進京赴考後音訊全無,為了讓蔡家兩老能吃幾口薄粥,五娘只好一日三餐吃糟糠。當兩老過世,五娘身無長物,只好背着琵琶,將自己與公婆悽慘的身世與經歷編成唱詞,靠彈琵琶沿街賣唱乞討以籌錢上京尋夫!趙五娘的遭遇讓寺廟的住持知道,更助她成功尋夫。

 

來自伊朗的琵琶

琵琶是彈弦樂器,非源自中國境內,而是由古波斯(即今伊朗)傳入。音域寬廣,可以彈奏歡快或哀愁的音樂;著名的琵琶曲有講述楚漢相爭中「垓下之戰」的〈十面埋伏〉。

 

對牛彈琴無意義

彈琴,當然是彈給人聽的了!對牛彈琴會如何?戰國時有個叫公明儀的古琴家就試驗過。有一次,他到郊外彈琴時,正好有頭牛在吃草,他忽發奇想,為這牛彈起高雅的樂曲,可那頭牛聽着卻只顧吃草;公明儀想了想,認為是樂曲的問題,於是轉了曲子,那頭牛還是不理他。公明儀心想彈給人聽大家都讚好,怎麼這頭牛就不瞅不睬呢?於是他再次彈奏各種拿手曲子,但那頭牛還是同一個反應──就是沒反應。公明儀最後只能失望地「敗走」。琴彈再好也要看對象,對不懂音樂的牲畜,就算彈最高雅的琴曲,也是毫無意義。

 

位列四藝之首的古琴

琴是中國古代文化地位最崇高的樂器,位列四藝「琴棋書畫」之首,一直被文人視為高雅代表,文人必備知識和必修科目。古琴也是彈弦樂器,以前只叫「琴」,自從鋼琴出現後,大家也叫彈鋼琴作「彈琴」,於是為與鋼琴區別就改稱為「古琴」;著名琴曲有講述戰國時聶政刺殺韓王故事的〈廣陵散〉。

 

鼓瑟擊缻不相讓

「負荊請罪」的故事聽得多,同樣出自《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的「澠池之會」一樣精采。宴會上,秦王邀請作客的趙王彈瑟,趙王不敢不從,彈了幾下卻被秦國的史官記錄成:「某年某月,秦王『命令』趙王鼓瑟。」趙國的人聽到自家君王被命令自然生氣,同行的藺相如於是拿起喝酒用的缻,以性命逼得秦王在缻上敲了一下「助興」。之後藺相如便着趙國的史官寫道:「某年某月某日,秦王為趙王擊缻。」整個宴會就藉着「以音樂助興」之名而危機四伏。

 

不甚流傳的瑟與缻

瑟是彈弦樂器,唐以後較少使用,演奏時以空弦音為主(即不按着弦綫,單純撥弦時發出的聲音),多與琴合奏,少獨立演奏。缻亦作「缶」,戰國時秦人喜歡在喝酒期間,飲至興致勃勃時擊缻助興,發展為一種樂器,演奏它時古稱「擊缻」或「鼓盆」。

 

小知識:中樂也有doremi

可能大家都看過「宮、商、角、徵、羽」,有否疑惑這些是甚麼呢?其實它們是五個聲調,各自對應的音大致就是西洋音樂的(mi)、(so)、(la)、(do)、(re)!

 

古今詩人愛樂韻

 

樂器除了擔當歷史事件和故事中的配角,從古到今更有詩人直接以樂器為題,讓它們成為整首詩的主角。同一樣樂器,不同人寫的話,在音色、技巧及感情等方面也會有異同,時而「獨樂樂」,時而「大合奏」。

 

古琴古箏音色 可柔可剛

黃國彬〈聽陳蕾士的琴箏〉和韓愈〈聽穎師彈琴〉可謂著名的「聽樂器詩」,對於樂器聲音的描述相當仔細。古箏音色輕柔撩人,在〈聽陳蕾士的琴箏〉中,作者描述剛起奏的聲音是:「一隻水禽飛入了濕曉,然後向弦上的漣漪下降」,畫面十分寫意,「濕曉」、「漣漪」等意象感受到畫面的舒適。〈聽穎師彈琴〉開首說琴音是「昵昵兒女語」,將琴聲比喻為小兒女竊竊私語的畫面,聲音當然又輕又小了!   
輕柔一面以外,音色也能凸顯氣勢磅礡。〈聽陳蕾士的琴箏〉中段寫道:「角徵紛紛奪弦而起,鏗然/躍入了霜天,後面的宮商/像一隻隻鼓翼追飛的鷂子/急擊着霜風衝入空曠」,剛才還是懶洋洋的,怎料所有音符一下子便「奪弦」、「躍入」、「衝入」,彷彿都在搶奪作者的注意力,整個氣氛變得急促起來。無獨有偶,〈聽穎師彈琴〉也將琴聲比喻為戰場:「劃然鑾軒昂,勇士赴敵場」明明是在說悄悄話,一下子就變成打仗的呼嘯聲。琴音剛柔並濟,兩首詩不約而同地作鮮明的對比。

 

指法靈動 感情真摰

可別以為文字只能交代聲音,其實〈聽陳蕾士的琴箏〉更讓我們知道琴是怎樣彈的!「輕撥着天河兩岸的星輝。/然後抑按藏摧/十指在翻飛疾走/彈出一瓣又一瓣的朝霞/然後是五指倏地急頓⋯⋯」撥、按、摧、彈、頓的動作交代得非常清楚,就連在描述速度也甚具畫面感,一時「翻飛疾走」,一時又「倏地急頓」,彷彿真能看到一個古琴大師從容地表現自己的絕學。

〈聽陳蕾士的琴箏〉告訴你,琴除了能聽也能看。〈聽穎師彈琴〉則證明,聽琴能有很深的感受。穎師彈琴實在太動人,讓韓愈不由得制止對方的演奏,對他說「濕衣淚滂滂/無以冰炭置我腸」,可見作者如何投入樂曲的世界,演奏者又如何輕易地撩撥自己。雖然詩中沒有描述穎師的指法技巧何等高超,但所彈的音韻卻能挑動別人情緒,觸動人心,肯定是出色的演奏者。

 

藉着琵琶說悲傷

白居易〈琵琶行〉與徐志摩〈半夜深巷琵琶〉同樣選擇用琵琶表達哀傷。〈半夜深巷琵琶〉「像一陣淒風,像一陣慘雨,像一陣落花」,將琵琶聲比喻成淒戚的風、悲慘的雨、可憐的落花,全部都是代表悲傷的意象,配合詩中「和着這深夜,荒街,/柳梢頭有殘月掛」,可見琵琶音在「和應」荒涼殘缺的氣氛,「像是破碎的希望」更交代了這裏欠缺了的就是希望,雖沒點明,卻能清晰地表現出琵琶音代表的那種淒苦。〈琵琶行〉則有具體刻畫琵琶聲,將聲音比喻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又同時刻畫彈琵琶的人「弦弦掩抑聲聲思/低眉信手續續彈」,從「掩抑」、「低眉」可以看到琵琶歌女掩飾不了的悲涼,她藉着琵琶抒發的是心中的不得志。作者未必直接寫出琵琶音是何其淒涼,但讀者依然能理解詩中以琵琶代表了哀思。

 

一樣的哀傷 不同的緣由

說起「相逢何必曾相識」,大家可能最先想到蔣志光,但這句歌詞是來自〈琵琶行〉。「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是白居易借着風光不再的琵琶歌女來惋惜自己不幸被貶的事情,結合琵琶歌女的「似訴平生不得志/說盡心中無限事」可見作者對於自己不得賞識而耿耿於懷。琵琶音不只是代表仕途的失意,也可以是個人的情感失落。〈半夜深巷琵琶〉裏結尾寫「完了,他說/她在墳墓的那一邊等」可以看到彈奏者因心裏的人死了而哀傷,生命就如失去了希望一般悲哀。由此可見,即使哀傷的原因不同,琵琶還是能說出你的傷痛。

 

古重意義 今重傳承

 

上有好者,下有甚焉,古時候不同階層也會玩樂器,香港中樂團駐團指揮周熙杰指出:「以前的中國有分宮廷音樂、宗教音樂、文人音樂,也有民間音樂。」即使江湖中人、士人老百姓,就連皇室貴族也會玩音樂。樂器的廣泛普及,令音樂在愛情、友情及政治方面都被賦予獨特的文化意義。可時至今日,卻予人跟不上時代的感覺,周熙杰卻說:「中樂一樣可以玩得很新潮!」

 

知音難求 生死相隨

「士為知己者死」是古人交友的最高境界。酒肉朋友不難尋,覓得知音共鳴才是人生在世的痛快事。刺殺秦王的荊軻早已預料九死一生,臨行前仍得友好高漸離在易水為他擊筑送別,荊軻相和而歌,兩位友人完成最後一次合作,當中心有靈犀的情誼只有二人明瞭。古人俞伯牙和鍾子期亦是「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的力證,子期不如伯牙擅長彈琴,卻很懂聽曲,伯牙彈琴不論意在「高山」或是「流水」(皆為古時樂曲),子期都能意會,兩人都非常重視能彈能聽的對方。子期病逝後,伯牙認為知音人已經不在,他的琴音再也無人意會,毅然摔碎心愛的琴,終身不再彈琴。伯牙雖無為子期死,但一個善琴者為了知音不在而從此不再彈琴,何異於生死相隨的程度呢?

 

琴簫合奏 貴在和諧

「琴瑟和諧」為何代表夫妻和順呢?人們認為夫妻二人像琴、瑟一樣,雖是不同個體,卻也可以合奏和鳴,琴簫合奏也有同樣意思。著名武俠小說作家金庸在《笑傲江湖》中寫到任盈盈的琴音吸引令狐沖隨她學琴,最終二人以琴交心,結為夫妻。婚禮上,兩人更琴簫合奏〈笑傲江湖〉。曲中意思不是每人都聽得懂,但音樂是世界的語言,就算聽不懂,也能感受得到:「群豪大都不懂音韻,卻無不聽得心曠神怡。」中國的文化觀裏,夫妻之道在於和順,不求轟烈的為你生為你死,但求像沖盈二人能琴簫和鳴、笑傲江湖。

 

重禮樂教化 忌沉迷享樂

前面說彈琴能找到知己,又能找到如意郎君,是否很心動要馬上學古琴呢?不過彈琴可能會彈出禍!春秋戰國時期,晉平公辦宴,衞靈公的樂師師涓在席間演奏了一支從河邊聽來的曲,晉國掌樂太師師曠卻不許他繼續彈下去。師曠解釋這首曲是商朝樂師師延為了暴君商紂王享樂而作的「靡靡之音」,紂王沉醉其中不理政事。當商朝滅亡後,師延自知有份助紂為虐,抱琴跳河自盡,可見這首曲很不吉利,誰要沉醉於它,誰的國家定會衰落,這就是所謂的「亡國之音」。儒家常強調「禮樂教化」,意指將音樂視為道德教化的工具之一,惟必須是具有正統道德意義的「雅樂德音」,不合於禮的一律被視為擾亂心神的崩壞音樂。

 

音樂與文學關係密切

音樂與文學素來關係緊密,如影隨形,結合的例子比比皆是。讀宋詞時同學可能會發現作者經常「撞題」,例如李清照、辛棄疾等都曾以〈念奴嬌〉為題,蘇軾更寫過兩首。〈念奴嬌〉並不是「題目」,而是「詞牌」,是曲調名,詞人是隨着曲調填詞。合樂傳統早見於能唱詠的《詩經》、樂府,唐代有專為《詩經》而創作的音樂,使詩入曲的「雅樂」;胡樂又於唐朝傳入中國,所以詩人會將「琵琶」加入作品中,宋詞元曲更不能少了音樂的元素,中國文學幾千年歷史裏,音樂與文學的結晶品多不勝數。

 

中樂的傳承與發展

大家或許有種錯覺,玩中樂的人都很老套,所以不太多人玩中樂,周熙杰卻說:「在香港學中樂實在不比西樂少。」談及中樂傳承的問題時,周熙杰說這很依賴人,他以二胡能流傳的例子解釋,須歸功著名二胡教育家劉天華:「他將二胡的傳承由『口傳心授』,變成有樂譜的系統性整理。」香港中樂團也設青年團、舉辦樂器班,希望中樂能傳承下去,或許我們願意去學、去聽,也是幫助中樂發展。「中樂」是非常龐大的系統,論及其發展時,有人會覺得中、西樂壁壘分明,不過周熙杰提醒大家:「不要一刀切去談及中西樂。」西樂團一樣演奏〈梁祝〉,中樂團也會玩爵士樂,中、西樂團有協奏曲更不是新鮮事。至於中樂不新潮這個說法,香港中樂團就曾多次和流行歌手合作,例如林一峰,希望突破大家固有的想法──中樂等於古舊。其實中樂古時有高尚地位,現在也不抱陳守舊,一直在向前走,或許我們是時候摒棄一些舊想法,張開耳朵,聆聽中樂。

 

鳴謝:香港中樂團

文:魚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