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立例自動捐贈器官是否可行?

2015.10.20
14422 14422

題目
有指本港的器官捐贈文化不及外國,試討論立例自動捐贈是否可行。


資料一
    「梅蘭(美蘭)、梅蘭(美蘭),我愛你⋯⋯」一直亟待換雙肺的中菲混血少女勞美蘭(Jamella),其父的手機連日來響個不停,接獲親友源源不絕的慰問,而鈴聲中的每字每句,正好提醒着他「美蘭永在心中」!孝順女美蘭自病發後,一直在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留醫,惟苦撐十一日後,最終敵不過病魔,於昨日下午二時多病逝,終年十九歲。其家人亦緊握相聚的每分每刻,陪伴左右,並哭喚:「很愛你!」
      有份為勞美蘭診症的瑪麗醫院心胸外科副顧問醫生辛光耀則表示,等肺期間,一直沒有合適屍肺可供移植,而美蘭的病情亦在三、四日前嚴重轉差。
摘自2015年10月08日《星島日報》 A08

資料二
      本港每年約有八十至一百具遺體適合做器官捐贈,當中約有四至五成家屬同意捐出器官。醫管局聯網服務總監兼器官移植中央統籌委員會主席張偉麟指出,「留全屍」的傳統觀念佔不捐贈原因的六成五,其次是家人不知死者的捐贈意願。衞生署調查指,約六成半港人願意捐出器官,不過大部分都沒有跟家人討論。
摘自2015年10月12日《星島日報》 A09

資料三
     十九歲中菲混血少女勞美蘭,早前未獲換肺機會不幸離世。香港移植學會表示,全港有四十多間公立醫院,僅有九名器官移植聯絡主任,難以及時聯繫剛離世病人的家屬捐出器官,建議政府實行「一醫院,一聯絡主任」,及成立獨立委員會檢討現有器官捐贈政策。
      食衞局局長高永文表示,目前不肯定市民對器官捐贈的接受程度,如採取自動捐贈,或會引起爭議,需與醫管局及專業人士,進一步探討相關自動捐贈機制和須否增聘器官移植聯絡主任,亦可能進行民意調查,了解市民意見。
摘自2015年10月11日《星島日報》 A10

小組討論
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5分鐘,每位同學設有1分鐘首輪發言時間。
論點參考

討論點
‧香港的器官捐贈率如何?
‧沒有足夠的器官捐贈會帶來甚麼問題?
‧何謂自動捐贈?
‧自動捐贈的道德爭議為何?

論點參考
香港移植學會會長 翟偉良
      本港目前有十七萬人登記器官捐贈,主要是年輕人,相反有較高機會捐出器官的年長人士,登記率偏低,可能仍深受「留全屍」的中國傳統觀念所影響。再者,不少病人在生前未及向家人表達捐贈器官的意願,最終錯失捐贈機會。

醫管局聯網服務部總監 張偉麟
      本港應多討論器官捐贈問題,例如討論應否參考外國做法,死者如生前並無表明意願,死後將視作自願捐贈器官。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 高永文
      勞美蘭事件令社會關注本港器官捐贈問題,儘管捐贈名冊已有逾十七萬人登記,但仍與理想有一段長距離。有意見提出可參考外國,立法要求只要市民生前不反對,死後便自動捐贈器官,政府就此保持開放態度。

觀點舉隅
甲同學
      我認為應立法規定死後便自動捐贈器官的做法。首先,死後便自動捐贈器官的做法並非完全強制,市民有權在生前提出反對,實際上並沒有剝削捐贈者決定的權利。其實不少人對器官捐贈抱持正面態度,只是沒有好好向家人交代,以致死後未能達成共識而浪費了一片好心。其次,香港的器官捐贈意識不強,但需求卻極多,為了更多生命可以延續,此舉實在有必要及可行。

乙同學
      我認為此舉並不可行。首先,不少外國的例子已證明,死後便自動捐贈器官的做法實際上並不能解決問題,如新加坡採取自動捐贈機制,惟捐贈率並不高。其次,已有專家提出捐贈人數少是基於中國人「留全屍」的傳統觀念,與其立法推行一個未必真正有效的方法,倒不如推廣器官捐贈的概念,破除「留全屍」的傳統觀念,才是治本之法。

 

 

 

 

 

 

文:Ry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