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香港舊照片 寫真歷史

2015.10.02
14344 14344

       香港史,是一本書頁散落一地的歷史書,資料雖多,但要耐心尋找和拼貼。八十後中學老師余震宇,在二○一二年開設面書專頁「香港舊照片」,向大家分享香港的歷史碎屑,在四年內就吸引十四萬支持者。泛黃的照片和網民的憶述,帶大家一探香港多年的變遷。歷史,總令人想起頭髮斑白的老人。但原來,這位「八十後」也藏着一顆歷史魂。

收集舊照 推廣香港歷史
      小記經常有種錯覺:講述歷史的人,都是上了年紀。做訪問那天,小記約了余震宇在港鐵站等。到約定時間,一位穿着淨白T恤和黑色及膝休閒短褲,戴上白色粗框眼鏡的壯年男士出現,讓小記始料不及。他,就是余震宇(Jacky Yu)。細問下,原來小記不是唯一一位「有眼不識泰山」的人,「我經常被誤認是讀者、攝記或博物館工作人員。有次在海事博物館開講座,博物館的員工以為我是讀者,叫我排隊。另一次,有位工作人員以為我是攝記,問我Jacky在哪。哈哈!」小記天生童顏,當然明白箇中「苦處」,但余震宇都不在意,因為他只想推廣香港歷史。
      收藏舊照的習慣始於○七年,當時余震宇要教歷史,想找多點歷史資料,又不想看太多字,於是就從相片着手。到二○一二年,他已存有過千張相,於是開專頁和人分享。或者如他所言,「照片是真實記錄,又有美學享受。一看照片,就會知道當時的歷史面貌,比文字更容易掌握歷史」,從文字到圖片,令大眾更易受吸引,結果專頁五個月內就有15,000個LIKE,令他始料不及。

「蝦碌」認相經歷 幸得網民指正
     後來,余震宇覺得專頁的照片不夠特別,於是公開向網民徵集,加強互動。見盡眾多照片,他大概知道要怎樣識別舊相,但也試過「點錯相」。「有一次,我跟捐贈者都以為某張相片的拍攝地點是牛頭角下邨,因為有公共房屋和街頭擺賣檔。放上網後,網民說是新加坡,因為相中的車牌是新加坡車牌。」原來新加坡早期的公共房屋政策是從香港取經,所以造成誤會。往昔,香港的公共房屋政策被別國參考;今天,香港的公共房屋政策被人狠批,這樣的倒退令人扼腕嘆息。雖然有誤會,但幸得網民樂意指正,一起追尋香港的歷史。
     「蝦碌」事當然難忘,而講到最令余震宇感到震撼的照片,就要數一些鳥瞰香港的舊相片。「以前讀書時,好多教科書都說維港是水深廣闊,但填海後,我們就再體會不到。看鳥瞰的相片,我發現維港的距離真的好遠。1841年,由灣仔望向尖沙嘴,有2.5公里,現在只有950米,少了一半!」一張鳥瞰照,看出維多利亞港在填海政策下的變遷,往昔對照,令人欷歔。

●五十年代的德輔道中        《香港舊照片》提供


港人港事港建築 集成本土回憶
      近年,愈來愈多香港人自發地發掘香港歷史事物,學余震宇所言,「香港史是從學術走向大眾」。到底香港史為甚麼突然變得吃香呢?余震宇認為是近年香港的社會風氣出現轉變,本土意識開始抬頭。「殖民地時期,從來沒有人講香港史。回歸後,大家又不想成為中國共產黨人,因為會令人聯想起蝗蟲、水貨客和貪污等。於是大家就在文獻中找認同感,在舊事物中尋找香港人的文化和核心價值。」遠至皇后碼頭,近至同德大押和中環電車,見證港人對香港歷史古迹發展的關心。
      小記問余震宇對電車有何看法,他風趣地說:「電車,係真係快嘅!」及後又一本正經地回答:「香港的天然景點有維港同獅子山,而可以移動的香港象徵,當然是電車啦!提出取消電車的人,像玩Sim City,可delete的東西就delete。如果知道電車在香港的歷史就會知道它有多重要。」而且,電車還載有很多香港人的回憶,包括余震宇在內。「中學時,我常常騙屋企人要去天文學會,結果我就搭電車由北角坐去柴灣打機。」他還記得,當年打一鋪機盛惠一元,而搭電車只要五毫,非常便宜。

舊聞新讀 了解往昔發展
      說起古迹和舊聞,余震宇有一個想法──「如果歷史在今天沒有作用,歷史就是死。相反,如果歷史對今日有用,它就是活生生,這樣才吸引人。」他笑言:「有時在今日重看舊聞,就好像神話般!」在2014年,大家把「真普選」掛在口邊,成為去年其中一個熱門字眼。大家不要以為自己十分前衞,「其實早於1948年,已經有人提出要有真普選。當時中華廠商會走在最前綫,要求爭取立法會全員普選。」昔日提倡者變成反對派,推倒昔日信念。在歷史面前,不容大家抵賴,這就是余震宇確信的歷史價值。
      又正如被拆卸的同德大押,大家除了欣賞「轉角弧形騎樓」式建築外,又可以藉此機會找找它的歷史意義,加深對古迹的了解。「三十年代典當大王買了全港八成當鋪,同德大押是其中一間。當時日本侵華,大量中國難民走來香港。他們無錢就會拿財物去典當,當鋪基本上是有入無出,做蝕本生意。但是,當時只要有人來典當,當鋪就會收,有救市作用。」而且,在香港淪陷前,同德大押的填海區有大量日本間諜居住,到佔領香港後,他們就回復軍人身分。舊樓不只是舊建築,找回歷史才可知道它們的人文價值。

●二十年代的上環海旁         《香港舊照片》提供

「豪強式」收費 舊照片難得
      除了向網民徵集照片外,余震宇又在二○一三年開始寫海岸綫專題。到一四年,余震宇出了《港島海岸線》。到今年書展,他又出了《九龍海岸線》,用大量珍貴的舊照片來展現香港移山填海的歷史。成書過程,都有不少麻煩事。「香港政府是『陀地』。」用到如此精闢的比喻,令到小記的耳朵立即豎起來。哦!原來和照片版權相關,「香港政府對舊照片擁有125年版權,而其他國家可能只有五十年版權。要用政府的相就要買,要一千元一張,還要寫信!相片的資料又分散,很難找。」難怪余震宇會用「陀地」來形容。沒有龐大資金又想用政府的相片?用125年前的相片總可以吧,小記太天真了。「我們可用的相只可以是1889年或之前拍的相片,但香港是1841年開埠。」在開埠初期,相片不多,可見資料少之又少。於是他只好用明信片上的照片,加上很多人捐贈舊照片給他,令兩本書成功面世。

「割地」式發展 港人空間被侵蝕
      《港島海岸線──消失中的風景》和《九龍海岸線──消失中的風景》記錄香港填海前後的地貌轉變。填海,改變了香港地貌,余震宇就認為「填海與香港人無關」。他認為「九十年代是重要分界,政府開始向地產商傾斜」,香港的城市規劃令人費解,以西九為例,西九填海後就興建豪宅和名店,不是普通香港人買得起。一些屬於香港人的公共空間又不斷被侵略,余震宇形容香港政府在「割地」。他舉了「和昌大押」為例,和昌大押被活化後,整幢建築物只有天台屬於「私人公共空間」,市民要到餐廳進食才可參觀內部建築。美其名是保育活化,實際上就是把香港人的空間拱手相讓。

獨樂樂到眾樂樂 一起尋根
      開專頁、開「香港舊照片」網站、搜集香港舊照片、寫書論述香港地貌變遷⋯⋯余震宇只得一雙手,本應分身不暇,但慶幸有網民自發支持,又有很多義工在背後支援。這些有心人來自不同界別,有網站技術人員亦有學生,年紀最大四十多歲,最小的只有二十歲。小記問余震宇會怎樣形容自己在「香港舊照片」專頁所扮演的角色,他淡淡地說:「由始至終都是推動者。」從一個人尋找香港歷史碎屑,到帶動十四萬網民一起發掘和認識香港歷史,「推動者」一詞說得恰如其分。


●六十年代初上環皇后大道中         《香港舊照片》提供

 

文:彤   攝:褚樂琪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