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保守尊嚴?丟棄生命? 安樂死 永恒的爭議 2014.11.24
937 937

受盡病魔折磨的臨終病人,可有擺脫痛苦、自行離世的權利?最近年僅二十九歲的美國女子梅納德(Brittany Maynard)(下圖),因罹患末期腦癌選擇服藥結束生命;無獨有偶,英國一名八十六歲老婦亦因百病纏身,選擇以絕食五周「自然」離世。長久以來,安樂死的合法與否,是個爭議性問題,支持和反對的意見兩極,例如當教宗譴責安樂死是一種假慈悲;在加拿大,卻有超過八成人支持臨終病人有「尊嚴死」的權利,究竟安樂死涉及的道德問題該如何處理?人又應否有尊嚴死的選擇權利?

公共衞生

主題:對公共衞生的理解+科學、科技與公共衞生
探討問題(按教育局指引)
‧處於不同文化下,健康資訊、社會期望及個人信念和價值觀,如何影響人們對公共衞生的理解?
‧科學與科技能否為預防和控制疾病提供新的解決方法?
‧在公共衞生的範疇,科學與科技的發展如何受不同因素影響及引發哪些議題?科學和科技研究的成果如何受到尊重和保護?



資料一
原本居於加州的梅納德於今年元旦日確診末期腦癌,醫生當時告訴她只餘下六個月壽命,而且由於腫瘤非常具侵襲性,因此死時會相當痛苦,她決定安樂死,並從加州移居安樂死合法的俄勒岡州,更拍下短片,表示要在十一月一日安樂死。
梅納德在facebook的告別遺言寫道:「再見我摯愛的親友,今天是我尊嚴地選擇結束生命的日子,這個恐怖的腦癌令我痛苦萬分。世界是美麗的,旅遊是我最偉大的老師,我的好友是最偉大的施予者。當我打字時,牀邊有人圍繞支持我,再見世界,散發正能量!」在她死後,大量留言湧入她的facebook專頁及個人網站表達悼念。
摘自2014年11月4日《星島日報》A22

資料二
爭取安樂死合法化的八十六歲英國老婦戴維斯(Jane Davies),用了五周時間將自己活活餓死。《泰晤士報》報道,戴維斯八月二十八日與女兒共進了她人生的最後一餐,吃了小塊蛋糕、油桃配酸奶油和喝了一杯茶。餓死所需時間比戴維斯想像中長,她餓了四周時表示這種地獄式死法很難熬,令她難以忍受,但她沒有其他合法選擇。
摘自2014年10月20日《星島日報》A23

資料三
超過八成的加拿大民眾贊成醫生可以協助病人安樂死。全國之中,以斯高沙省接近九成的支持率最高;最保守的草原省份,也有大約八成居民認同安樂死的做法。
「加拿大尊嚴死亡」(Dying With Dignity Canada)組織首席執行長莫里絲(Wanda Morris)指出,這是加拿大就安樂死問題首次進行大規模的全國民意調查。全國平均有84%的人贊成醫生可協助病人安樂死,只要心智健全的病人是不治之症的末期患者,不斷承受無法忍受的痛苦折磨,並且屢屢求死。斯高沙省的支持率高達89%,是全國之冠,但其他海洋省份的支持率卻只得80%。緬省和沙省均以79%居全國最低。
摘自2014年10月10日《星島日報》(加東版)

資料四
瑞士是全世界第一個、也是少數可合法實施安樂死的國家,因此愈來愈多外國人赴瑞士尋求協助自殺,「自殺觀光業」愈來愈夯(編按:台灣流行用語,流行、熱門的意思)。根據CNN報道,自二○○九年以來,赴瑞士的自殺觀光客倍增,從每年八十六人倍增到一百七十二人。根據統計,二○○八至二○一二年,共六百一十一名「自殺觀光客」前往瑞士尋求協助自殺。這些觀光客來自三十一個國家,其中德國與英國人最多,平均年齡為六十九歲。
摘自2014年8月21日《中國時報》

資料庫:安樂死(Euthanasia)與尊嚴死(Death With Dignity)
安樂死是以人工方式主動終止生命,尊嚴死是在尊重個人意願的前提下,不延長自然的生命,終止無益的延命醫療,令病人有尊嚴地迎接自然死亡,例如終止植物人的人工生命裝置等。
「尊嚴死」一詞源於日本,本來僅指對沒有康復希望的植物人,終止延長生命的醫療行為。但在媒體使用上,「尊嚴死」有時會和「安樂死」互用,沒有明確區分,同樣表示人應具有自我決定終止生命、選擇適合人性尊嚴而死亡的權利。

觀點與角度

教宗方濟各:安樂死是虛假的慈悲,是在上帝面前犯罪。現在推動的安樂死運動,反映出當今「丟棄文化」。受到這種文化影響,人們把病人和老年人看作是廢物,認為應該丟棄。醫生要敢於反對錯誤觀念和錯誤做法。

選擇安樂死的腦癌病人梅納德:我並非自殺,是癌症令我死亡,我只是選擇一個較少痛苦及尊嚴的方式離開,大眾應明白面對死亡時不應只有恐懼,如人能自己選擇如何離世,將令人可自由地面對死亡。

患有運動神經元病的英國科學家霍金:當你有末期病症,身陷極度痛苦,便有權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是個人的決定,法律不應剝奪這個選擇。

專欄作家葉特生:其實安樂死合法化,涉及的禁區還不是法律問題,而是風氣問題。有沒有醫療文件證明是不治之症,或者有沒有病人在意識清楚之下簽定的意向書,都只屬次要。重要的是:世人將從此輕視生命,失去求生勇氣。

以絕食尋求安樂死的老婦戴維斯:我沒有做違法的事,亦沒有做錯。但我沒有其他選擇,其他的死亡方法,不是觸犯法律,便是要前往瑞士尋求協助死亡。但我只希望死在自己的牀上。

前南非大主教杜圖:我覺得,當你需要機器幫助呼吸的時候,那必須質疑你所體驗的生命質量,以及花費的資源是否有意義。曼德拉生前由機械維持呼吸至最後一刻時,他沒有說話,沒有任何交流,我的朋友根本不是他自己了。這對他的尊嚴是一種侮辱。

學習教材

自主生命 尊嚴可保?


意見整理


根據「觀點與角度」,整理各人對安樂死/尊嚴死的意見。(10分)



建議答題方向



多角度思考

1.參考資料,分析安樂死合法化的利與弊。(4分)
2.你認為安樂死是一種有尊嚴的死亡嗎?(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利:
‧減少不必要的痛苦和負擔:
以醫療技術來延長生命,只會加長末期病人的痛苦時間,對病人、家人和社會醫療開支,都是一項精神和經濟負擔;
‧增加器官捐贈來源安樂死病人同時也可以成為器官捐贈者,遺愛人間,救助他人,合法化可以令器官捐贈的來源增加;
‧選擇死亡的權利末期病人有權選擇在自己相對地較不痛苦的時期死亡,有尊嚴地離世,同時避免因過多的延命醫治而失去人的尊嚴(如病人只能以呼吸機維持生命,身體完全失去自主權)。
弊:
‧鼓吹自殺鼓吹病人自殺風氣,令他們太早失去求生的勇氣和意志,造成不必要的死亡;
‧濫用之嫌部分末期病人可能因為經濟理由不得不選擇安樂死,有可能被貧窮家庭在漠視病人的生存權下被濫用;
‧錯失醫治時機部分無法治療的不治之症,可能隨着科技進步而找到新方法,安樂死可能令病人過早結束生命,錯失治療機會。
2.問題沒有既定答案,同學可自由作答。
‧「是」的觀點:
安樂死可以令病人免受更多治療上的痛苦,以及因治療而失去的尊嚴。不少末期病人會逐漸步入失禁、無法進食、無法言語或活動的階段,甚至要完全依賴醫療儀器或他人的照顧才能活命,在延長醫治的過程中,失去作為人的尊嚴。選擇終止生命,可令病人的尊嚴獲得一定的保障。
‧「不是」的觀點:
安樂死不應是末期病人獲得「尊嚴」的途徑。末期病人不用安樂死,同樣可以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例如部分醫院提供的善終服務,不會用過多的醫療延長生命,提倡陪病人以積極的態度和用藥把痛楚減至最輕的方式走完人生。安樂死可能只會淪為病人逃避現實的方式,和尊嚴無關。

參考資料

網頁
‧安樂死問題爭議
http://www2.hkedcity.net/sch_files/a/kss/kss-lkh/public_html/euthanasia.html
‧死在自己的牀上
http://hkcitizensmedia.com/2014/10/23/dieonownbed/

載自2014年11月24日《星島日報》《S-file通識大全》

文:何美樂 圖:星島圖片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