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拒絕做一個冷冰冰的人 2014.11.18
882 882

     漸漸地,我們早不只在我們的里弄這麼做,我們也說服並與台北市政府合作推動「街貓 TNR計畫」,T(trap)、 N(neuter)、R(return),捕捉絕育放回之謂。……

     這,重要嗎? 我以為重要透了,因為若我們習慣以清除垃圾的態度對待有生命的「無用之物」,早晚,資源匱乏時,我們一樣會以此態度對待「無用的」(無力繳稅、只佔用社會福利)老人?殘疾?工傷?窮人?⋯⋯剝洋葱似的一層層邊緣弱勢或非我族類。

      殘酷是輕易可養成的,同樣,同情心亦非不能培養練習,究竟,我們打算向下一代展現示範哪樣一種對生命的態度呢?
                                                                                                        ( 《獵人們》17頁)

     《獵人們》是台灣作家朱文心的散文集,全書寫的是作者一家與貓咪的故事。這些貓咪是撿回來的,為了牠們健康,便帶去絕育。作者於是有了上述的一番感想。

      在朱文心看來,街貓TNR計畫,不只是貓的事情,也是關於人的。如果政府和我們可以輕易了結街貓的生命(因為牠們無用),那麼將有一天,政府和我們也可以用一樣的態度去對待那些「無用的」人,即社會上的弱勢社群。

      沒可能嗎?我們的社會正步向這樣的危機。凡事只求利益、講究效率,財富嚴重傾斜到一小撮人身上。朱文心在貓的身上,看出了人的境況,因她有同情心,能否感受他者的痛苦,推而廣之,從細處看出大問題。我想,這是讀文學、學寫作最重要的事情吧:拒絕做一個冷冰冰的人。

     有時教學生運用物件的角度寫作,或是通過物件書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他們便說:「借物抒情?學過了」,問題正在這裏;我們只顧技巧,滿腦子都是實用,不知不覺間用冷冰冰的目光去看待事物。像朱文心一樣,從發生在貓咪身上的事,發現人類社會的危機,關顧弱者,這才算是及格,我們有沒有做到呢?

     這無關技巧,而是品格問題,好在朱文心告訴我們「同情心亦非不能培養練習」的,方法有很多種,包括讀文學和寫作。

文:可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