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詞的變性 ──「叮」 2014.11.04
785 785

粵語有不少字詞比中國其他方言詞的詞義更廣、詞性更活。香港人擅長運用轉品之術創作新詞,今期本欄將介紹一個經由轉品出來的詞 ──「叮」。首先, 我們了解一下甚麼是「轉品」。修辭學稱「詞類活用」為「轉品」,即當語言使用者要表達某種比較複雜的情思時或在文學創作時,找不到很恰當妥切的字詞,便藉着變化某些字詞的詞性,使其衍生較廣的意義,從而妥貼地表達情思。原本的詞性轉化後,給人新穎奇特的印象,產生非常理想的「替代」效果。以下兩首古詩均用了轉品這種修辭技巧:

例一:《金谷園》 杜牧
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
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墜樓人。

例二:《野步》 趙翼
峭寒催換木綿裘,倚杖郊原作近遊;
最是秋風管閒事,紅他楓葉白人頭。

在例一裏,詩中第二句「草自春」的「春」由原來的名詞轉成動詞,意指「花草依隨春色自然盛開」,予人草木逢春之感。在例二裏,詩中最後一句的紅、白二字也運用了轉品修辭,由原來的形容詞轉為動詞,有「紅,使楓葉變紅;白,使人的頭髮變白」的意思。

【叮】
「叮」一般可充當兩種詞性,用作動詞時可指「被蚊子之類的小昆蟲咬」,如「我被蚊子叮了。」,而用作象聲詞時則可指「仿擬金屬物件的撞擊聲」,如「棒棰打在琴鍵上,叮叮咚咚的響,非常悅耳動聽!」然而,在香港,「叮」除了以上的規範用法之外,還有從象聲詞轉品而成的名詞、動詞及形容詞。

「搭叮叮」──名詞
香港人俗稱電車為「叮叮」,源於電車開行或警示的鈴聲。有百多年歷史的電車,不僅是訪港旅客必遊景點,也是港島人日常生活一部分。此外,坊間有個以電車作喻的字謎,謎題是「一點一撇到南洋,電車轉彎轉彎再轉彎,叮叮叮叮」,而謎底就是個「為」字,運用了形、聲的特徵來比喻文字筆劃。

「叮叮糖」──形容詞
「叮、叮、叮、叮⋯⋯」在街角隱約聽到了連續的金屬敲擊聲,就是這種聲音,告知行人附近有「叮叮糖」賣。「叮叮糖」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的傳統零食。從前的「叮叮糖」,是由一個人背着一個鐵箱,坐在街上,從一大塊薑糖中,以鐵鑿將薑糖敲成小塊發售,這款舊式零食也是因鑿糖時發出的聲音而命名的。可是自從政府打擊街邊小販後,街上的「叮叮糖」也從此絕迹。

「叮飯」──動詞
香港人就是愛快。當我們愈愛用微波爐的時候,就愈愛快和方便。食物「叮」幾分鐘就食得,實在不願奢侈地用上三兩小時準備一餐,吃畢之後還要清洗器具,所以忙碌的都市人總覺得吃是一件多麼費神的事!在港式中文裏,以微波爐翻熱食物,叫「叮」,如「叮飯」、「叮杯麵」等。「叮」字也延伸出一種可怕的淘汰方式(可能源自綜藝電視節目《殘酷一叮》或《全美一叮》),做得不夠好就即時被「叮」走,再沒有機會留下。由此可見,筆者認為「叮」這個字某程度上反映出香港這種即用即棄的生活次文化。

港式中文的詞彙如此創意多變,足見港人妙用詞類有方。下期本欄繼續為大家介紹另一個由轉品而來的詞,請不容錯過。

文:李嘉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