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跟香港山系女孩尋花去 2014.10.21
669 669

笑容可掬的曉文,姓葉,說起花草分外親切。「這些可能有用」,語音未落她放下沉甸甸的《楚辭》、《山海經》和《香港植物檢索手冊》。「古人把花草作的比喻經已落腦,我開始好奇哪種花草是古人形容的呢?於是開始搵書,走入香港的山野,多留意它們。」一本因為拈花惹草催生的新書,《尋花──香港原生植物手扎》,在訴說怎樣的花樣故事呢?

追蹤我城自然魅
有人說《尋花》像植物圖鑑,其實它像,又不像。因為書裏既有各類植物形態術語圖、植物習性、花期、生境資料等。曉文話:「原本想將最珍貴的、以香港命名的植物收錄,後來覺得野外太難找、太少見的,失去了讀者一齊到郊野找的樂趣!」所以,五十種花草沒有用上艱僻的科學詞彙,全部都是曉文見過、又常見的品種,按四季時令分門別類。
「香港有三千三百種植物,原生的有二千一百種,它們很多是極度相似的,如艷山薑和草豆蔻,一個直立一個下垂,要小心仔細分辨。」原來在大自然中,也見出和而不同;花卉如人,相似又不盡相同。用了一年時間準備,走過香港的山嶺,有哪段難忘回憶?「做書的時候一星期上山最少兩次,唯一一次真正有危險,是遇到兩小時下個不停的滂沱大雨側邊的沙泥沖走如瀑布,我只能盡力保護電話。」幸好曉文保護好電話內的珍貴植物圖片,不然今日無法一窺它們的美態。

心呼吸 感通造物美
《尋花》封面,印上曉文最愛的四照花:「我曾在城門標本林的廢梯田上,看過一種罕見的植物開花,開滿白色的四照花。覺得自己有責任將植物的美、植物的故事講出來。」彷彿責無旁貸,用書畫文字把花卉自然美記錄。不光被植物的含蓄美吸引,也受也斯老師《山光水影》啟發:「老師七十年代就攜友行山露營,看到老師的行山經驗這麼利害。我就想,不如把文學與自然crossover吧!」
花團錦簇當前,中文系女生對古詩詞敏感,撫今追昔頓生:「文人作家常引用豆蔻代表少女,杜牧寫的『娉娉嫋嫋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將草豆蔻與少女的形態merge(合併)在一起何解呢?後來在本港山野溪邊多水的地方,發現略帶粉紅的草豆蔻。『叮』一聲,好像與古人聯繫了,大自然原來如此嬌美!」
曉文還補充了一些得意的植物典故:「相傳家窮的韓信未當將軍之前,賣魚為生。一次受傷有人替他用草藥醫治。當將軍後,他記住這草藥替士兵療傷,自此士兵為草藥起名『韓信草』。」還有「四照花,在《山海經》有『配之不迷』的典故。意思是,把花放在身上,就不會迷路。」一種芳菲高遠的象徵。但願我城的民主路上開滿四照花,永不迷途。

後記:
假如身旁沒有曉文,不會知道油街小花園裏,種了不少尋常入饌的香草。這是薄荷那是羅勒,更幸運地見到書中的火炭母:「這裏的火炭母營養不夠,沒有野生的紫色V狀葉面。」惜小記玉腿被蚊叮得大包小包,沒準曉文可能發現香港命名的新品種呢。曉文說:「愛惜應該由認識植物開始」,尋花之樂,小記倏爾瞭然。

 

文: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