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路,一直都在 2014.10.03
530 530

王小洋,這名字好像是屬於一個鄰家男孩,他每逢放學就甩下書包,跟朋友在公園追追逐逐⋯⋯而現實是,他在每天甩下書包後,不是到公園嬉戲,反而是小手拿着小筆,樂此不疲地勾勒自己的漫畫世界。
小洋說:「書只是由紙造成,但它可以傳遞一種精神力。」除了過往出版的漫畫外,他最新的散文集《青春的力度》,也同樣承載了一桶生活勇氣的燃油,讓大家注滿油缸,長驅在追求理想的路上。

關於王小洋
王小洋, 又名王小熊貓,除了是內地著名漫畫家,也集獨立音樂人、專欄作家等於一身。他的漫畫作品劇情厚重、情感濃烈,曾多次獲得內地及國際漫畫比賽大獎。

「我媽喜歡唱歌,爸爸愛看書,又有很多音樂的卡式帶。」來自東北長春的王小洋,就是成長在內地「一孩政策」下,典型卻又有點另類的「三口子」家庭。父母並無寄望他校內成績一定要出類拔萃,反而一直很支持他去畫漫畫;而爸爸更大膽地替還是個小不點的他,報名參加不同的漫畫比賽⋯⋯終於,他在小學四年級時畫的劇情漫畫《黃金鎖》,成功刊登在《小學時代》裏,是他的人生中首次成功投稿。

自修:無門無路的訓練?
在小學時,已初嘗出版個人漫畫之喜悅,更推動小洋繼續專注畫漫畫的領域;而到中學,雖然就讀長春的重點學校,但小洋坦言在高中時,已感覺到學校的學習跟自己很有距離,而漫畫就更成為了他在古文、算式和公開考試漩渦裏的救贖。
「中學的時候,特別是高中時期,已經覺得中英數太難了,感覺生活好像用不到。」對小洋來說要背誦課本,要記熟考試內容,可能真的吃力,但他跟同學看內地漫畫雜誌《畫王》卻津津樂道,更認真地研究內容,期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創作出有寓意、有反思的漫畫。
然而,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上學已佔去大部分時間,很難騰出足夠的時間操練創作漫畫的功力。這時小洋笑着說:「自己在學校裏是個『幽靈學生』(偶爾才出現的學生)﹗」。惟小洋不是因為放棄學習和懶散貪玩,只是他想付出更多努力去耕耘自己的「漫畫世界」,在高中聯考時期,他更恒常地跑到空無一人的大學教室自修畫漫畫。小記聽到「自修」一詞,心生疑惑,難道小洋無接受畫漫畫的訓練?「一直都沒有特別參加甚麼專業訓練⋯⋯其實,每天都做,就是訓練。」

青春的力度 退稿不退路
高中聯考後,小洋升讀吉林藝術學院,脫離了正規學校的學術枷鎖,身影游走在校內的漫畫社團裏,跟志同道合的朋友,把屬於青春的墨水揮霍到畫漫畫的格網紙上;又因着同儕支持和對漫畫不滅的熱情,小洋多次參加不同的漫畫比賽,亦從中獲獎。
小洋曾以漫畫《叛逆主義》參賽《科幻世界畫刊》舉辦的首屆「科幻世界刊新人賽」,成為入圍作品之一;他又以《流浪街頭日子》獲得該大賽的最高獎項「特等獎」;其後,以《機械媽媽》獲得「第一屆中國動漫金龍獎──最佳編劇獎(CACC)」和以《黑蟲》獲得第三屆金龍獎的「最佳故事漫畫」金獎。
在頒獎台上、鎂光燈下的殊榮,並不是幸運之神對小洋的眷顧,而是由多次退稿挫敗而築成的領獎階梯。「我不是因為僥倖而勝出比賽,是要自己胸有成竹地去參賽。」原來,小洋在獲得來自內地漫畫界的掌聲之前,得到更多的是一封封的退稿信,他說:「每次退稿,算是過去人生的低潮,但也要相信之後自己會有進步。」

條條大路 我走自己的路
回望過去,小洋在畫漫畫和創作的道路上,有過同樣追夢的同路人的陪伴,也目睹他們逐一離去;而他就一直跌跌碰碰的走在這條少數人選擇的創作之路。「走少數人的路?應該說是走我自己的路。」小洋認真地糾正。「還是學生的時候,我知道有很多人想要走過『聯考』這條橋,但現實是只有少數人可以走過⋯⋯那我就過我自己的橋,走自己路。」「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只要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有一天,它會變成自己的守護天使。」原來有一種天使,不在天堂,常存人間,孕育於每個人的心內,直至展翅高飛的一天,在紛亂的社會裏保護他的主人,讓他幸褔地走到屬於自己的羅馬。

 

文:阿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