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每當變幻時 回顧老香港 2014.09.30
519 519

十年人事幾番新,有沒有想過你的學生證、成績表或筆記會變成「古董」?若干年後,那些泛黃的老照片、一字一句都是記錄生活的明證。當你翻看時,也許會驚嘆「歲月神偷」悄然出現又無聲遠去。《歲月餘暉──再會老行業》記的是昔日為你我居住之地──香港而默默付出的小人物故事。藉着一幀幀舊相片和片言隻語,回到過去一頁。

一切從消失開始

「多拍一些,留給下一代看看吧!下次再來,這裏可能已被拆卸了!」消逝的又豈只是物?追溯《歲月餘暉──再會老行業》(下稱《歲月》)的成書概念,憶起1985年期間的印 象,作者梁廣福以「慘痛經驗」形容那一次。「當時我正往大角嘴赴約,經過上海街一幢戰前唐樓,令我眼前一亮的是一檔賣公仔書的店鋪,我意想不到這種流行於五、六十年代 的店鋪仍然存在。可惜當時我沒有相機在手,猶豫着應否折返家拿取相機呢?」經過一輪掙扎後,為了不想失約於朋友,梁廣福放棄了珍貴的拍攝機會。豈料一周後重臨舊地,經 已人去樓空。「當時我看見年邁的檔主獨坐一角,雙目無神,直覺告訴我也許他未能繼續經營下去了!」自從那次留下遺憾,梁廣福便萌起走遍香港各處,用鏡頭記錄式微老店鋪 的行動。的確,早着先機的他,洞悉時代巨輪永無休止,很多書中提及的店鋪已逐一被淘汰,幸好《歲月》一書為我城保留一頁頁珍貴的歷史檔案。

原汁原味 可遇不可求
從事攝影藝術工作長達三十年,現為自由攝影人的梁廣福對於作品要求一絲不苟,務求呈現最真實、生活化的畫面。尤其他堅持使用菲林相機,抓住瞬間一秒,訴說鏡頭背後的故 事,更見每幅照片、每個時刻的難能可貴。當他提到「大和和堂」歷年來的改動時,有如切膚之痛。「首次到訪拍攝時,店面布置仍然維持戰前的傳統格局。甫進店中,恍如回到 戰前般。」有一天,店面突然橫空架上兩支「異物」,跟東主一家人漸變熟絡的梁廣福甚至勸喻東主應該選用鎢絲燈泡,直指「外敵」入侵,破壞了整體氣氛。「這些照片都要趁早拍,幸好我掌握了最好的時機。」隨着醫師去世,接手人為了令店面看上去光鮮亮麗而裝上十多支「光燦燦」的光管,刺眼耀目,反讓人不堪入目。一些經活化、改建或刻意翻新的建築物,梁廣福亦坦言已當其不存在。

向前走也不忘回頭
面對社區發展步伐急速轉變,不時傳來舊建築物被拆卸、舊區重建,或百年老店被迫光榮結業的消息,不少人為此大嘆惋惜無奈,擅長拍攝城市消失景物的梁廣福亦然:「城市保育在香港比外國困難。外國對保留舊建築較有意識,絕不會輕易拆卸,只會另覓選址規劃興建。」香港挪山填海也嫌土地供應不足,更遑論為已經失去商業價值的老店放棄經濟利益的機會呢?加上舊店鋪往往位處黃金地段,怎不成為商家大刀闊斧的犧牲品呢?往昔濃濃的人情味亦難以適用於今日講求效率的社會。「以前在士多買一支汽水可以任你坐,現在到便利店買完就走。從前賒數亦是常見的事,換作現在?你買那丁點東西,對方臉色都不好看呢!」梁廣福慨嘆地說。面對心中的惋惜和現實的落差,又可以怎樣排解呢?他直截了當用「接受」一詞淡然處之。「人始終要向前走,但緬懷之情卻少不免!」那些年代我們或長輩親身經歷的事物,在《歲月》一書中統統變成古董,教人焉能不感慨嘆息?梁廣福打趣說:「雖然老一輩較有共鳴,不過年輕一代也會對舊事物有興趣,對通識科可能有幫助!」依筆者看來,即使不因學科關係,身居一地,實在不應對此一無所知,因為這些事物確實存在過!而且舊事物愈舊愈有「味道」,視乎你是否懂得品味?

文:Sus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