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韓瘋。解毒 2014.09.26
491 491

近年韓流強勢,出口的科技用品、化妝品、歌影視文化,都教世人瘋狂。鍾樂偉(Steve)亦是哈韓族,曾旅居韓國,在當地做過記者,回港後成了活躍於媒體的韓國文化研究達人。韓國向全球輸出各種夢幻景致,促使Steve寫成《韓瘋──讓世人瘋狂的韓國現象》,試圖從華麗背後深入解構:「其實韓國真的不如想像中美好!」

韓流是一層花紙
韓國和香港早幾年簽訂了工作假期協定(Working Holiday),有不少哈韓族為了更親近明星們,拋下香港的一切,隻身到韓國生活。鍾樂偉(Steve)(右圖)是其中一員。因為一套韓國電影《八月照相館》,令Steve對韓國文化着了迷,但深入研究下去,卻發現韓流底下原來充滿醜陋:「我們現在所認知的韓國,都是從韓劇和K-pop中得知,但這一切都是由Marketing製造出來,目的只為了宣傳韓國美好的一面;而其醜陋的一面,卻完完全全被淹沒了。實際上韓流只是用來掩飾這些問題的『花紙』。當你在韓國生活了一段時間,慢慢揭開這層『花紙』,你便會發現真實的韓國社會其實存在着極多問題。」Steve說。
九十年代初,美國電影《侏羅紀公園》在韓國上映,大收旺場,其盈利相當於韓國出口一百五十萬輛汽車,令韓國政府恍然大悟,發展文化產業才是「硬道理」。韓國前總統金大中在一九九六年競選總統時亦曾說過:「二十一世紀文化就是國力!」九十年代末一場金融風暴橫掃全球,令這個本來以出口重工業為主的國家,更加立定心志轉型,勢要打造一個美輪美奐的韓國。

韓流明星們都是工廠妹
熒幕上每個韓流明星都光鮮亮麗,但原來在韓星育成前,他們的辛酸卻不為外人道,「基本上韓國將文化產業當成了工廠般經營,就像他們以往造車造船般。以韓劇為例,當製作公司找到一個成功的劇情方程式後,他們便會不斷翻用同一套橋段,然後再配以俊男美女、華麗的服裝、漂亮的場景來堆砌,但其實故事萬變不離其宗。」
然而,儘管橋段一式一樣,韓劇多年來仍風靡全球,Steve笑說製作公司在背後的計算,才是真正成功之道:「當一套電視劇成功之後,不少商人知道這個方程式成功了,他們便更願意投資下一套電視劇,資金多了自然可以請更紅的明星,拍攝手法亦變得更好,作品變得更華麗,觀眾就自然會繼續沉醉於這些虛幻的東西中。」有不少人嘲笑韓劇總離不開哭哭啼啼、患絕症、兄妹戀,但韓國人也深明一本通書不能走天下,因此也會因應市場而作出適當的調整,而且要走得比潮流快,最終帶領着潮流走。

充滿欺壓的影視製作模式
與香港不同,韓劇並非由電視台製作,而是與製作公司以合約形式合作,因此大部分韓劇都是邊拍邊播的,「這樣的拍攝摸式令不少演員苦不堪言,因要迎合觀眾的合味,拍攝時會不斷改劇本,而且拍攝時間極長,休息不足;而最悲慘的可算是二三綫演員,因為大部分資金都用來支付一綫演員們的片酬,製作公司為了降低製作成本,只好壓他們價,甚至拖欠薪金。」
全韓每年有上百名學生從演藝系畢業,再加上由演藝學校培訓出來的實習生,還有從街頭招募比賽入行的人,可想而知韓國藝能界的競爭有多大。Steve說雖然如此,有不少藝人仍選擇默默承受,「這是因為韓國人的服從文化。他們認為訓練公司和父母花了這麼多錢來培訓自己,當然要好好報答他們,而且要成功就要犧牲,因此就算被公司欺壓,也只好啞忍。」受欺壓卻有冤無路訴,令不少藝人因壓力爆煲而走上絕路。「我們可以哈韓,但必先認清韓流背後的真相。」盲目哈韓,到底是幫了韓國明星們,還是害了他們?

 

 

文:Venu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