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一顆貓心 葉漢華 2014.09.23
465 465

自從尖東忌廉哥的書在書展大賣,登上暢銷書榜首後,每年書展,總會推出幾本「治癒系」貓狗寫真圖集,是銷量的保證。今年書展,卻有一本反其道而行的《街貓》。封面的貓缺了一角耳,站在髒髒的膠筒上,布滿污漬的藍白帆布下。街貓的生活,在這本書中,赤裸、真實,甚至血迹斑斑。每翻一頁,都需要勇氣。

穿越後巷 捕捉貓影
《街貓》作者葉漢華(Micros)是我城的捕貓者。捕捉,不是用籠用網;他每天黃昏時分出動,帶着專業的相機、長長短短的鏡頭,在舊區的後巷窄路穿梭搜索,捕捉貓兒的光影。由新聞攝記甚麼都拍,到專拍街上的貓,在網上發布街貓照片、開facebook專頁「捕貓捉影」、出書,一路走來,已經十多年。用相片為街貓發聲,成績不錯,Micros卻謂是無心插柳。「最初拍貓也並非故意,只是想走一些我沒有走過的路,遇到貓就拍下來。」他在後巷,從容地拿着相機,踏着不慌不忙的步伐找貓。找到了,像偶遇老友,溫柔地輕輕問候幾句,才舉機拍照。找不到,便悠然走到下一條巷,繼續抬頭慢慢找。
「影貓,不用等。因為牠們不會輕易露面,我會一條巷一條巷找。只要不大聲吵到牠們,無大動作,貓便會繼續做自己的事情。」Micros照片裏的貓,每一隻,都有靈魂。貓兒用一種眼神一隻爪子一個呵欠,穿過照片,安靜的,說着自己的故事。默默的,震撼心。一張照片,有如此的力量,全因Micros對貓的尊重。「對於不熟的貓,我會多給牠們時間和空間,慢慢互相觀察一下。有時候,我會放下袋和相機,坐下來,像牠們一樣『發吽哣』。或者,沿着牠們的視綫,看貓在看甚麼。」貓的語言我們無法聽懂,要進入牠們的世界,唯一的方法,就只有觀察,以及模仿。

用照片 為貓爭公義
後巷裏,冷氣機水滴落,食肆的後門流出油膩的污水,一路上有貓糞、蟑螂屍體和零星的垃圾。可以想像,巷子味道,真的不好受。環境是很惡劣,可是,在街貓的立場看,正是在城市的陰暗髒亂處,無人打擾,才能安居。後巷,是貓的天堂。「我在巷裏穿梭,常發現貓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尤其是高處。街貓的生活,很難,過得一天算一天。可是,牠們又總能找到自己快樂的位置。」正是這種性格吸引了他,拍攝街貓的生活,和面對的困難。用影像,客觀地呈現牠們最真實而殘酷的生存環境。
「貓不懂說話,但除了生老病死等自然苦難, 還有被狗咬、被人投訴、因工程而要搬家、被虐待等。我希望通過照片,讓更多人知道街貓的實況,讓公眾站在貓的角度思考。」最近有人把小狗放到洗衣機裏虐待,連連的虐畜事件令人好心痛。不愛,也不要傷害。動物所需的,其實不過是兩餐溫飽和有瓦遮頭。「很多市民會覺得貓的大小便、發情的叫聲很滋擾,便打電話去投訴。但他們都不知道貓被捉走後。九死一生。香港每年人道毀滅的貓,有幾千隻。」當天寒地凍、滂沱大雨時,大家都躲回家中,街貓卻無處可逃。所以他一直堅持拍攝街貓,每天在專頁裏發布一張即日照。Micros的一顆貓心,把香港人和貓,放到同一時間空間,希望大家更關注街貓,給牠們一個公平的生存環境。

「捕捉、絕育、回放」計畫
面對流浪貓的問題,愛護動物協會有一個「貓隻領域護理計畫」(CCCP),街貓接受絕育手術後,會剪去耳朵的一小角作標記,有效降低流浪貓的繁殖數量。不過,最有效減低流浪貓動物的方法,是飼養寵物前認真地「停一停 諗一諗」,絕不棄養,支持領養。

▲近作中,Micros最深刻的一張照片。一次,他看到貓媽媽與貓BB搬家,溫馨的畫面深深刻在他腦中。他拍照一向隨心,甚少有一個預先構想好的畫面。這是唯一一次,錯過後,一直忘不了。直至拍下這一張。「拍攝這一張令我感受很大,是因為這樣溫馨的場面,是在一個環境很差很髒的地方發生。落差很大。」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對動物,我們或許實在太一廂情願。

 

 

文:Andrea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