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基層同行】鮮魚行創校五十載 盼遷新校舍助基層
2019.05.24

     曾兩度在「殺校」邊緣徘徊的鮮魚行學校,為慶祝今年創校五十年,下月將舉行開放日及校慶晚宴,讓校友聚首慶祝。創校校長兼校監麥思華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該校創辦時已一波三折,曾因經費問題停止建校,適逢當時津貼小學興起,才由私小轉為津校,至今服務基層達半世紀。現任校長施志勁表示,期望未來可遷校或重建校舍,讓學生有更多活動空間,服務更多基層學生。

    位於大角嘴的鮮魚行學校,在一九六九年開校,至今服務區內基層學生已達半世紀。今年該校慶祝創辦五十年,早前舉辦了多項活動,包括陸運會、慈善步行活動、金禧圖書匯演等等;此外,六月二十五日將舉行開放日,同日晚上舉行校慶晚宴,邀請歷屆校友出席,讓大家跟舊同學、老師、校長等聚舊話當年,感謝母校的培育。

由義學到「賣魚仔」校

  提到鮮魚行學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應該是兩次瀕臨殺校,結果家校成功護校的經歷,以及前校長梁紀昌贈午餐肉獎勵學生的故事。原來,鮮魚行學校創校過程同樣曲折。現年八十五歲的創校校長兼校監麥思華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該校辦學團體港九鮮魚行總會,因重視教育,早於上世紀二十年代興辦兩所義學,直至日本佔領香港才停辦。一九四五年香港光復,該會在西營盤買了一幢唐樓,正式創辦私立的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一小學,對象最初是會員子女,讓他們讀書識字。

  「我們前輩的前輩,有些幾乎是文盲,他們都是捱出來的,有些要做苦力,所以他們認為子女一定要受教育,故辦學對象最初是會員子女,後來才擴展至招收基層小朋友。」麥思華坦言,自己也是「賣魚仔」,父母、姊姊都是賣魚,不過他當時「嫌污糟」,沒有繼承父業,長大後才去教書,由於父親是港九鮮魚行總會成員,所以他亦可以入會,其後因有教學經驗,被會內前輩安排做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二小學,即現在鮮魚行學校的復建工作。

經費不足「私轉津」

  麥思華表示,在五十年代中期,政府為鼓勵社團辦學,曾免費撥地予社團建校,而港九鮮魚行總會當時申請撥地辦第二小學,在五九年獲批地皮,並籌款建校,可是後來會中數名首長相繼過世,籌備工作因而停頓,建校經費也不夠,地盤打了樁後,足足停工兩年。適逢當時政府擴展津貼小學,於是港九鮮魚行總會決定由籌辦私立小學,改為申請做津貼小學,並由會方和政府各出資二十萬元,加上政府免息貸款,解決財困,才可繼續建校,成為該區第二所津貼小學。

  麥思華說,當年他負責撰寫申辦津貼學校的計畫書時,已提出該校的辦學目的,是為區內基層兒童提供教育,宗旨至今未變;至於當時屬私立模式的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一小學,則由於當時津貼小學的興起,因此選擇結束辦學,港九鮮魚行總會第二小學也正式命名為鮮魚行學校,並由當時三十多歲的麥思華擔任創校校長,直至一九九五年退休,才轉做校董會主席、校監等工作,繼續與鮮魚行學校同行。

兩次護校不值炫耀

  提到二○○四和二○○七年的殺校危機,最後安然過渡,麥思華表示校外人認為該校很了不起,可以通過特別視學、辦私立小一等方法渡過危機,但他坦言私下曾跟友人表示,這並非值得炫耀,「殺校跟球隊降級差不多,護校就等於球隊要護級,為何要護級?就是聯賽成績不好!而且還要護兩次!」他感激市民一直支持,老師和辦學團體的協助,但內心認為這始終不算好成績,因此要繼續努力,也期望在現任校長施志勁帶領下,學校可與時並進,有更多新發展。

施志勁︰學生增競爭力服務社群

  在三年前接梁紀昌校長棒,擔任校長位置的施志勁,一九九六年已加入鮮魚行學校,在該校任職達二十三年。他升任校長後,主要向兩個方向發展,包括尋找更大校舍,以及做好「學與教」。

  樓高四層的鮮魚行學校,校舍面積細,連露天操場也沒有,低年級生上體育課,只可在雨天操場連禮堂內進行;高年級生上體育課,則要過馬路到校舍對面的操場上課,因此施志勁期望可找個更大的校舍,給學生有更大學習空間。「不需要千禧的新校舍,可能是一個有操場的舊校舍已很滿足。」

  施志勁坦言學校曾向教育局申請,但結果失敗。他指現時該校已收足學生,生源也不止基層家庭,「現時學校有很多不同階層的學生,這是因為家長認同這兒的『學與教』和教學精神。」然而,他指若該校有新校舍或重建,有操場和多些課室,相信可照顧更多基層學生,讓他們熱愛生命和學習,成為不同階層的中流砥柱,及幫助國家的公民。

熱愛生命做好公民

  此外,施志勁希望除做好學校本身的關愛文化外,在「學與教」方面亦提升學生競爭力,在未來社會可出去跟人競爭。「我們的校訓是『樸誠勇毅』,我將這演繹成熱愛生命、熱愛學習,這是學生應有的特質,期望他們成為未來領袖。」他指領袖不一定指做醫生或專業人士,而是可養活自己,做良好公民,對社會才最有益。

  另外,施志勁期望學生可以回饋社會。他指該校有七成學生取綜援,或領全額津貼,所以學生以往也獲得很多社會人士捐助,例如贈送超級市場禮券,讓學生憑努力換取食物或日用品作獎勵,以及不同的捐款等,因此他經常提醒學生要對得起社會,教學生珍惜和感恩。自他上任後,已成立數支制服團隊,培養學生智育和群育發展,希望他們將來可以服務社會。

家校關係密切 「到位」支援學習

  鮮魚行學校創校五十年,對校外人來說,最為人認識的,可能是該校曾先後兩次因收生不足,遭教育局勒令停辦小一,前任校長梁紀昌組織全校師生,並與辦學團體全力護校的經歷。

籌款集資繼續辦學

  該校第一次接獲「殺校」通知,是在二○○四年,因二○○三學年小一收生不達二十三人的開班底綫,遂通知該校要停辦,當時遭該校師生、辦學團體激烈反對,引發護校運動。麥思華憶述,護校誓師大會有三百多人參與,「有些理事從魚市場、街市趕過來,家長和老師都在學校留到晚上;理事長黃天雄曾揚言,就算賣了會產,學校也要辦下去,場面好感人。」

  殺校事件當時引起社會關注,最後該校籌款自資辦小一,並通過特別視學,「上訴」成功,後來重新參與派位機制。直至二○○七年,學校再因收生不生,遭逢另一次「殺校」,即使最後可取錄足夠學生,但同樣小一要轉為私營一年。

成績品行改善有獎

  事實上,多年來,鮮魚行學校跟家長關係密切,由於該校學生多來自基層,過往被學生稱為「校長爸爸」的梁紀昌會派食物,如罐頭午餐肉給學生,以減輕家長負擔。現時學生稱他為「校長哥哥」的施志勁,亦秉承梁校長做法,但改以獎勵形式,讓學生憑努力換取食物包,「如果小朋友上星期交齊功課,就可以有食物包,讓他們知道努力讀書是有回報,且能跟家人分享,又可增加小朋友的成就感。」

  除了交齊功課,成績和品行有進步的學生都有獎,除了食物之外,還有洗頭水、沐浴露等日用品,以實用為主。「學校積極建立關愛形象,不只學生本人,連家庭問題也要處理,因有好的家庭,學生壞極有限。」施志勁指校方跟家長關係好,幫學生也可更到位,「家長和學生都知道,有甚麼需要的話,校長的門永遠是打開。」

記者:陳艷玲 攝影:褚樂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