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與人相處 如何互動 2019.04.09
20891 20891

口語溝通

討論題目

你認為以下哪項較能象徵與人相處?

1. 博弈

2. 遊戲

3. 打球

 

資料

資料一

  懂下棋的人一定對「賽局理論」不陌生,因為棋類是最標準的公平賽局。若把賽局理論的層次擴大,並應用在更現實的生活中,像是商場、價值判斷、甚至賭博,用科學和系統化的解釋精算之,通常可以稱為「博弈理論」。

  「博弈理論」(game theory)是種形式方法,用來分析決策人員之間的競爭或合作互動,對棋局或整體社會都適用。大家都熟悉的井字遊戲(圈圈叉叉)、五子棋,是最容易分析的「博弈」類型之一,可以以此得到一些賽局的通則。賽局通常要擁有完全公開資訊,也就是所有參賽者都知道規則、可能選擇和可能後果等,且視為「暫時」不受其他不確定因素干擾。

  博弈理論更重要的意義在於,這些競賽可做為其他互動形式的類比,用來分析真實世界的情況,例如飛彈防禦(冷戰期間有多次著名的事件分析)、勞資協商(談判場合非常常見)和削價競爭(競爭理論)等。

摘自《布丁貓──主題式教學向桌遊設計推廣工作室》2016年10月19日

資料二

  再來則是湯普森(Klay Thompson,勇士隊籃球員)的態度。這麼多的戰術要求,湯普森卻能毫無怨言地一肩扛下。他的態度讓他能夠配合隊友,完美融入場上的多種隊型組合,在攻防兩端為球隊做出貢獻。最後則是柯瑞(Stephen Curry,勇士隊籃球員)的領導力。柯瑞在場上能夠傳球給隊友,在場下也是一樣。柯瑞不會只要求隊友配合他,反而努力嘗試去配合隊友,這一點也是在NBA各隊領袖球星中少見的特質。

  柯瑞之所以能和湯普森合作無間,兩個人之間的相似之處固然重要,但如何面對彼此的不同之處,才是關鍵。如果你喜歡交朋友,就要記得每一個人即使再相似,也總有大相逕庭的地方,需要你去欣賞及了解,不能只求別人來配合你。換個角度想也是一樣,若是你在工作上遇到的夥伴與你的個性完全不同,但他的能力和態度真的不行,就放掉吧!

摘自《聯合新聞網》2018年12月13日

資料三

  有中心舉辦身體教育課程,讓孩子動動身體,培養探索精神及創造力。課程中「黑色的我」部分,通過不同的生活素材作主題,讓孩子體驗光與物體的關係,好玩又有所體驗。

  導師會進行集體影子遊戲,讓孩子們進一步通過身體合作及與人相處,還有和自己的身體好好溝通。老師表示,這課程可以令孩子通過身體學習、經歷、演繹和發現,從中發揮孩子天馬行空的創造力,以及用正面的態度,經歷和面對生活上的種種;同時,通過演繹,讓孩子的身體動作發展更全面,培養好奇心、勇於發問及探索精神。

摘自《東周刊》2019年1月23日

 

小組討論

試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每個同學輪流發言1分鐘,然後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0 分鐘。

 

討論點

  • 與人相處有甚麼特點?
  • 每一個選項有甚麼特徵和「與人相處」相似?
  • 三個選項中有甚麼共同比較點?

 

論點參考

孟子(春秋思想家)

  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誨二人弈,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弈秋之為聽;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思援弓繳而射之。雖與之俱學,弗若之矣。為是其智弗若與?曰:非然也。

譯文:

  弈秋是全國的下棋聖手。假使讓他教兩個人下棋,一個人專心致志,只聽弈秋的話;另一個呢,雖然聽着,但心裏卻想着有隻天鵝快要飛來,要拿起弓箭去射它。這樣,即使跟人家一道學習,他的成績也一定不如人家的。這是因為他的智慧不如人家嗎?回答說:不是這樣的。

王思慧(前記者及企業公關)

  對幼童來說,玩耍就是那麼重要,甚至可說是「世上最重要的事」。過程中,他們不但得到樂趣和滿足感,也在不知不覺中鍛煉身體、幻想創作、與人相處和解決難題。孩子不但喜歡玩,也需要玩。遊戲是他們最好的學習,也是最自然的事。可是今時今日依然很多人相信「勤有功,戲無益」,將愛玩耍的孩子形容為「貪玩」,終日勸他們做正經事,別只顧玩耍。那既是違反自然,也是剝奪孩童的身心需要。

Suzanne Imber(NASA行星科學家)

  年輕人不應只着重考試,要多培養興趣,並應多運動。

  我建議學生多發掘自身興趣,並以多方面視角看事物,不應過於注重考試;學生也應多運動,因可鍛煉體能,以及學會堅持及與人相處之道。

 

觀點舉隅

甲同學:認為博弈較能象徵與人相處

  我認為博弈較能象徵與人相處。博弈又可叫作弈棋,要算對方將會出的棋,從而作出合適的對策;而社會上的博弈論也與下棋相似,都是要進行成本效益分析才作出最有利的選擇,而這些行為跟與人相處有着十分相似的地方。

  首先,與人相處的確需要考慮對方的性格和特質而說相應的話。做相應的事,才能維繫感情,與下棋時考慮對方的打法而作戰術調整一樣。另外,縱然是好朋友,也不能時時都遷就對方,有時也會有自私的一刻,這就像博弈一樣,以個人勝利為目標。博弈很多時間都是一對一的,這就如和人相處的過程只有自己一人和他人作出聯繫。別人不能幫助你建立朋友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大家有各自的跑道,因此在與人相處的問題就如博弈般,皆是自己尋找方法解決的,這是球類運動及不少遊戲作為團隊活動所不能比擬的。因此博弈較能象徵與人相處。

 

乙同學:認為遊戲較能象徵與人相處

  我認為遊戲較能象徵與人相處。遊戲的意義,就是找尋新意,使自己快樂,這不正是人們進行社交活動的原因嗎?人們認識新朋友,就是不想終日孤獨自處,因此接觸不同的人,從社交上得到快樂。而且,遊戲有不同難度,而不同難度則需要不同策略,這就如身邊有不同的人,有萍水相逢的,有忘年之交的,不同的人要以不同的方法才能好好相處。

  此外,遊戲玩輸了可以從頭再來,博弈或球賽完了則比數已定,不能改變;與人相處,難免會有爭執或會破壞感情,但總有一些方法去修補,重新來過,因此只有遊戲能象徵到這方面。加上遊戲的意義和「難度」跟與人相處的特質相似,因此我認為遊戲最能象徵與人相處。

 

丙同學:較能象徵與人相處

  我覺得打球最能象徵與他人的相處。打球有隊友,有敵方,就像與人相處時,有好朋友也有一些自己不那麼喜歡的人。進行球類運動時,要保持和隊友的溝通才能建立默契,這就如建立友誼時不是說要做朋友就做朋友,是要通過互相了解,有共同經歷才能互相信任,從而產生友情。

  博弈沒有隊友,遊戲即使有隊友但也傾向談策略多於談感情,只有打球才會同樣重視感情和比賽。這就如與人相處,一起做一些事時,通常不只是把工作做完就算,在一起完成任務時也會互相傾談,建立工作以外的關係。與人相處是雙向的,要大家都有付出才能建立良好關係,這正如打球時要每個人都要願意為隊友互相配合和填補他人的不足,才能使球隊成功;博弈和遊戲則都不太着重相互彌補的精神。所以,我認為打球最可以象徵與人相處。

文:劉心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