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科技產物的大時代 2019.03.26
20799 20799

口語溝通

討論題目

近年香港着重創科發展,試評論港人經常購買科技產物的現象。

 

資料

資料一

20個最高速發展行業(在2016-2026年間有最高就業百分比增長)

資源來自《美國勞工統計局》,2018年4月13日

資料二

  你還記得「好易通」或「快譯通」嗎?這些巴掌大小的電子辭典機是否曾經陪你度過一段求學生涯?你可能不知道,它們也見證了香港創科的輝煌年代。科技產品曾經是香港最重要的產業。1996年,香港的電子產品出口額達551億,佔本地出口額26%。「好易通」和「快譯通」都是香港本土研發而成的,早年更遠銷到台灣及東南亞市場。在深水埗的電子產品聖地「鴨寮街」,恍似今日的深圳華強北路,是零件集散地,而且價錢相宜。

  仔細翻查,香港其實也有許多令人驚喜的創新發明。舉個例子,2010年,香港的「水中銀(國際)生物科技公司」就培育了轉基因的「發光測毒魚」,這種魚遇上塑化劑、重金屬及雌激素等逾千種有毒物質,會發出閃閃的熒光色,較傳統毒素測試更加方便,成本也比傳統測試低六成。這項發明獲「國際三大發明展」之一的「瑞士日內瓦國際發明展」評選為最高殊榮大獎得主。

摘自《端傳媒》2016年1月22日

資料三

香港創新及科技業概況

概覽:

  • 根據2018年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由香港與深圳的創新及科技業組成的深港科技集群是世界第二大科技集群。
  • 香港的初創企業生態系統蓬勃發展。2016年,香港約有2,000家初創企業,聘用逾5,000名僱員。2017年,初創企業的數量繼續增加,增幅為16%,僱員人數增長21%。
  • 香港政府把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及金融科技列為具有優勢的四大發展範疇,並預期自2017年起計的5年內,研發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重將增加1倍。

摘自《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2018年7月25日

 

小組討論

試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每個同學輪流發言1分鐘,然後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0 分鐘。

 

討論點

  • 這現象反映了甚麼?
  • 港人的行為是否可取,應否予以肯定?為甚麼?
  • 如果並不可取,應如何改善?

 

論點參考

章濤(無綫科技商會永遠榮譽主席)

  隨着網絡媒體、社交媒體興起,資訊以爆炸性的速度誕生和傳播,傳統媒體的影響力旁落,「主流媒體」這概念亦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又一個零碎而分散的資訊圈。這些圈子之間交流極少,甚至毫無交集,所以當你在關注中美貿易戰和華為案的進展時,他卻可能在看不同賀歲片的影評和八卦……而我們亦被迫在不同資訊圈子中游走,受FOMO(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懼症)所困擾。

  網絡科技、社交媒體必然會繼續發展,以更新奇、多變的形象出現。然而無論媒介怎樣變,一天只有24小時一事卻是千古不變,所以,與其繼續浪費時間,不如拋開「主流」的想法,接受大家不在同一資訊圈的客觀事實,理性告別FOMO。

區詠芷(環境局政治助理)

  業界反映指現時手機價格愈來愈低,不少生產商會將貨就價,使用較便宜的零件,令手機壽命愈來愈短。生產商不斷推出新款及新功能,變相將手機由必需品變成潮流產品,引誘市民換新機,造成浪費,破壞環境。手機內有不少重金屬,例如鉛會破壞環境,即使將手機拿到二手店放售亦難以監察手機去向,胡亂棄置亦會破壞環境。

  市民換新機前要先清楚自己的需要,不要為追上潮流而買新手機。而且,即使手機壞機亦應先維修才考慮買新機,可能只需花費數百元維修便可繼續使用,否則可將損壞的手機交予環保署的回收中心或部分回收電子產品的慈善團體,並促請政府盡快落實生產者責任制,強制生產商回收其部分產品。

 

觀點舉隅

甲同學:認為港人常購買科技產物的現象可取

  對於港人常購買科技產物這現象,我認為是可取的。香港近年致力推動科技發展,日常生活中不少應用也需要科技的支援。例如非實體店的出現,使人們學習應用網上支付;為了不用捧着沉甸甸的書本,人們發展了電子書,還增設影音功能;為了不用支付手續費,以及更輕易管理個人財富,個人網上理財亦變得普及,衍生出來的生物識別技術是眾手機品牌爭相發展的技術。雖說不用這些科技,以傳統方式也能做到上述的事,但使用這些產品的確省卻不少時間,讓「時間是金」的港人做事更具效率。

  有些學校甚至以科技教學,例如利用智能白板,以筆把補充資料寫在白板上的同時,亦能控制熒幕畫面;鼓勵學生自備平板電腦記下重點;甚至利用雲端技術讓學生參與課堂活動。因此,使用科技非但可追隨社會步伐,亦有助互動教學,促進學習。即使時常購買這些產物,也是為了不與瞬息萬變的社會脫節,因此是可取的行為。

 

乙同學:認為港人常購買科技產物的現象可取,但並不鼓勵

  我認為港人購買科技產物是可以的,但並不鼓勵經常做。科技無疑是便利人民的,例如手機使二人在遙遠的距離也能輕易保持聯絡,互聯網讓人足不出戶也能知道天下事,人們的生活必定會隨着科技進步而不斷改善。

  現今的電子產物五花八門,互聯網可把家居不同電子產品聯繫起來,方便調控;具有人工智能的產品更可將用戶使用記錄進行分析,從而優化服務,便利使用者。因此,人們購買這些物品以方便自己忙碌的生活是可取的,只是我不鼓勵人們過於頻繁購買而已。電子產品功能繁多,但是否所有功能也需要擁有呢?不要說一些實際上的功能並沒有太大用途,只是用來誇大產品的價值。即使有用,自己其實也未必需要,因此我不建議因應潮流而經常添置這些科技產品。

 

丙同學:認為港人常購買科技產物的現象不可取

  我認為從個人和社會兩層面考慮,港人經常購買科技產物的現象也是不可取的。個人而言,人們常不其然因循自己喜好而購買不需要的產品,青少年尤甚。他們不但自我控制能力較弱,而且他們的喜好如攝影、製片、電腦繪圖、瀏覽社交媒體,甚至電競,無不涉及科技產品。這樣只按心情和潮流購買的消費模式無疑是不良的,容易使自己收支不平衡,又或是加重家庭負擔,而且會漸漸使自己倚賴電子產品。

  社會而言,則對環境造成頗大傷害。家中愈來愈多科技玩意,到它們損壞之時,電子廢物就會變得愈來愈多;而且有些人在原本產品還能順暢運作時就已經更換,把舊的直接丟掉,簡直是浪費。即使是交給二手電子產品收集站,也不代表電子廢物會消失,只是轉交他人之手而已。最終去到堆填區時,這些重金屬不但難以分解,還會污染土壤,破壞環境。因此,於個人財政負擔或是社會環境方面而論,經常購買科技產物的現象都是不可取的。

文:劉心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