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理想的處世態度 2019.01.04
20258 20258

口語溝通

討論題目

「不仕無義」和「寧退不仕」,哪一個處世態度更為理想?試談談你的看法。

 

資料

資料一

  家叔以余貧苦,遂見用於小邑。於時風波未靜,心憚遠役。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歸歟之情。何則?質性自然,非矯厲所得;饑凍雖切,違已交病。嘗從人事,皆口腹自役。於是悵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自免去職。

摘自陶淵明〈歸去來辭序〉

語譯:

  我的叔父因為(看到)我貧困艱苦(就加以推薦),於是被任命為小城的官吏。在那時,戰亂還沒有平息,心裏害怕遠地的差使。彭澤縣距離家鄉只有一百里的路程,公田收獲的糧食足夠釀酒之用,因此就請命要了下來。沒幾天,思念田園,就產生了歸鄉的念頭。為甚麼呢?(因為我的)本性坦率自然,不是勉強做作能夠改變的;饑凍雖然是切膚之痛,但違背自己本心使我受到雙重的痛苦。我曾經做過一些事情,但都是為了口腹的需求而勉強驅使自己;於是煩惱得憤懣不已,感到自己非常有愧於平生的志願⋯⋯於是自己就棄官離職了。

資料二

  子路從而後,遇丈人,以杖荷蓧。子路問曰:「子見夫子乎?」丈人曰:「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孰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殺雞為黍而食之。見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隱者也。」使子路反見之。

至,則行矣。

  子路曰:「不仕無義。長幼之節,不可廢也;君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欲潔其身,而亂大倫。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摘自《論語.微子》

語譯:

  子路跟隨孔子出行,落在了後面,遇到一個老丈,用拐杖挑着除草的工具。子路問道:「你看到我的老師嗎?」老丈說:「你手腳不勞動,五穀不認識,誰曉得你的老師是誰?」說完,便扶着拐杖去除草。子路拱着手恭敬地站在一旁,老丈留子路到他家住宿,殺雞、做小米飯給他吃,又叫兩個兒子出來與子路見面。第二天,子路趕上孔子,把這件事告訴他。孔子說:「這是個隱士。」差使子路回去再看看他。子路到了那裏,老丈已經走了。

  子路說:「不出仕為官是不合道義的。長幼的禮節不可被廢棄,君臣的義行又怎麼能廢棄呢?想保持自身高潔,卻破壞了根本的倫理關係。君子做官,是為進行合義的事。大道不能通行,(他其實)早就知道如此了。」

資料三

  莊子釣於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願以境內累矣!」莊子持竿不顧,曰:「吾聞楚有神龜,死已三千歲矣,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此龜者,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寧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二大夫曰:「寧生而曳尾塗中。」莊子曰:「往矣!吾將曳尾於塗中!」 摘自《莊子.外篇.秋水》

語譯:

  莊子在濮河釣魚,楚國國王派兩位大夫前去請他(做官),說:「想勞煩您幫忙國內的事務!」莊子拿着魚竿沒有回頭看(他們),說:「我聽說楚國有一隻神龜,死了已有三千年了,國王用錦緞包好放在竹匣中,珍藏在宗廟的堂上。這隻龜,它寧願死去留下骨頭讓人們珍藏,還是情願活着在爛泥裏搖尾巴呢?」兩個大夫說:「情願活着在爛泥裏搖尾巴。」莊子說:「請回吧!我要在爛泥裏搖尾巴。」

 

小組討論

試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每個同學輪流發言1分鐘,然後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0 分鐘。

 

討論點

  • 如何衡量理想的處世態度?
  • 「不仕無義」和「寧退不仕」的原因為何?對個人和社會有何影響?

 

論點參考

嚴振邦(好青年荼毒室作者)

  儒家哲學喜言「義」。「義」除了解作「正確之事」外,也解作「應該做的事」。在事情處理,我們覺得不正確、有問題;在自己身上,我們就感受到自己的責任,覺得自己應該付出一分力,去為事情帶來改變。對儒家來說,做正確的事、做應該做的事,從來都是由自己決定。所謂自己決定,就是指「只要我想做,我就能做」。你想做一個義人,你就是一個義人。

  當然,就算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應做的事,這也不保證事情會有好的結果。這些事情能夠成功,除了我們自覺去做外,還要有其他外在因素配合。這些外在因素的限制,儒家就叫它們做「命」,即「命限」:我們生命裏面的限制。所謂命限,就是我們努力盡義後才能體會到的限制。例如當我們見到有小孩快掉進井裏,若我們盡了力要救那個小孩子,但礙於自己本身有傷患在身,所以怎樣盡力也跑得不夠快去把小孩救上來,那我們就可說是見到了「命限」。

柳扶風(新聞評論員)

  當年孔子對顏淵說:「用之則行,捨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孔子這裏所說的「用」,不是自己的前程,不是自己被用,而是其道被用,或曰用其道。此乃治國平天下為社稷蒼生的理想。這套理念為後世承傳和敬仰,是古今為官者、走仕途者的「正道」。

  當然,落實到現實生活中,通常是歪門邪道盛行,因為他們可立取功名,雞犬升天。孔子、顏淵之後的公孫衍、張儀、蘇秦之流,從政就很有名聲,有縱橫家的風雲手段,居廟堂、掛相印不在話下,然而他們終究不入士林,正如孟子所說:「公孫衍張儀,妾婦之道也。」

莊子(道家思想家)

  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

語譯:

  以遵循虛無的自然之道為宗旨,便可以保護生命,可以保全天性,可以養護新生之機,可以享盡天年。

 

觀點舉隅

甲同學:認為「不仕無義」的處世態度較理想

  我認為「不仕無義」的處世態度較理想。人活於社會中,受社會的道德倫理及責任規範,衡量理想處世態度的標準,當為此態度對整體社會的助益,故「不仕無義」比「寧退不仕」更為理想。

  「不仕無義」意謂不做官是不合道義的。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凡有才的人便應當盡一己責任為社會出一分力,改善社會狀況。若每人只顧自己的利益或因世道的黑暗而不問世事,各家自掃門前雪,天下則必定大亂,而且社會狀況會日益衰敗,可見「不仕無義」的精神對社會助益較大。

  即使自身能力未必足以改變世界,也不代表要退隱不參與,而應盡道德的責任盡力一試,以求無愧於心。如果只為保存自我而置身事外,實是非常自私的行為,故我認為「不仕無義」比「寧退不仕」的處世態度更為理想。

 

乙同學:認為「寧退不仕」的處世態度較理想

  我認為「寧退不仕」的態度較理想。人雖活於社會中,但仍是作為個體而存在,衡量理想處世態度的標準,當為此態度能否很大程度保存自我,故「寧退不仕」比「不仕無義」更為理想。

  「寧退不仕」意謂寧願退隱也不做官、不參政。官場內作風官僚、爭名逐利,不少人為求達到目的必需放棄原則、妥協,甚至逐漸腐化。惟有退隱不做官,才能保存個人道德,不同流合污。同時,做官無可避免要迎合某些規矩,會違逆人的本心並帶來痛苦,若抽身不參與則能順應自然,獲取自由,可見「寧退不仕」更能在繁紛的社會保存自我。

  有人認為「寧退不仕」是自私的表現,然官場複雜黑暗,即使懷抱「不仕無義」的心態做官也未必能帶來實質改變,甚至可能被同化。退隱並保存道義實比於官場丟失道德原則更為理想。

文:黃蕊獻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