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教育電子報 ‧工作紙下載
【觸動心靈】顛覆慣例寫新詩 貼近生活趣味多 2018.12.24
20222 20222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是必讀的新詩課文,十年不變,成為一代又一代中學生揮之不去的夢魘呢喃。其實,新詩又何止這一種模樣?賽馬會「過去識」本土文學普及教育計畫,早前以「飲食」為題舉辦閱讀寫作坊,由九十後詩人陳康濤教學生寫新詩,他說,「新詩並非純粹是高雅藝術,每個人都可以寫,只要多讀詩,就可找到觸動自己的詩。」

賽馬會「過去識」本土文學普及教育計畫自今年四月開始,到中學舉辦閱讀寫作坊和專題講座,以培養學生寫作能力及閱讀興趣。閱讀寫作坊由本地年輕作家教授,現時已有多所中學參與。計畫為期三年,每年各有主題,今年以「飲食」為題,並邀請了九十後詩人陳康濤擔任閱讀寫作坊導師,陳康濤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自中學起已開始寫詩,作品散見於《字花》。

鼓勵「犯錯」 擦出火花
  
陳康濤認為,新詩的最大特質是顛覆性,「新詩嘗試懷疑和顛覆權威,可以容納很多遊戲和多元的嘗試。」像台灣詩人陳黎的圖像詩〈為懷舊的虛無主義者而設的販賣機〉,模擬販賣機,提供選項讓讀者自行拼貼,體現新詩的遊戲性質。新詩是文字拼貼的藝術,同學應勇於「犯錯」,「拼貼本身就是『錯』,錯的東西放在一起,才擦出火花。同學慣了做功課要想如何答對,很怕錯,寫詩就要他們擺脫這個觀念。」

寫作坊上,他讓學生從雜誌剪下喜歡的字詞,拼貼成詩,像重組句子,卻沒有標準答案,「一開始可能會隨機亂拼,到真正寫詩,就要用自己的觸覺,去找哪些組合是有意義、有新意。」以西西的〈可不可以說〉為例,詩中量詞和名詞配搭錯誤,但並非亂來,如「一位螞蟻、一名曱甴」,「一頭訓導主任、一隻七省巡按」就產生擬人、表達好惡的效果。

情感真摯 創意無限

何謂好詩?陳康濤認為要有創意和情感真摯,創意就是要打破常規,故他從不修改語法,詩中有口語也沒問題。「希望他們的詩創新,能帶來驚喜,不一定技巧好好,詞彙很多。有些作品的語言並不耀目,但層次豐富,有很多轉折,或者很放膽去玩,我也覺得好。」

創新不等於專寫冷僻題材,否則失去真情,「平常人人也寫的生活題材,你用特別方法寫,你就贏了。即使經歷一樣,每人的感情也是獨特的,有細微差別,就會衍生不同作品。」

這次工作坊以「飲食」切入,一起閱讀和創作關於食物的詩作,「同學食了十幾年,肯定有很多經驗,不會沒東西可寫,由此引發想像力。」飲食也與其他生活經驗扣連,「飲食通常會伴隨其他人和事,因為飲食時不會很專心,可能在聊天、做功課,所以想起食物,會記得當時的人和事。」

為刺激學生的寫作靈感,每一堂課更設有飲食環節,甚至選用較特別的食材,如紅毛丹和秋葵。有同學形容秋葵「滑潺潺」的黏液像眼淚,描述為了「你」流乾眼淚變成秋葵乾,味道改變,抒發失去自我的情感,相當有創意。


兩岸三地新詩 風氣大不同

在香港寫詩似乎曲高和寡, 曾任《聲韻詩刊》總編輯、編有二○一一至一四年度《香港新詩選》的黎漢傑,觀察兩岸三地華文新詩風氣,慨歎香港生活逼人,缺乏寫詩、讀詩的空間,但仍有些有心人筆耕不懈,從夾縫中創作出富香港特色的作品。

黎漢傑編過的《聲韻詩刊》接受各地投稿,對各地作品的特色有一套看法,「香港新詩多用白話,少修飾語,句子結構簡單,節奏快,感覺較『乾淨』;寫衣食住行的日常話題較多。內地和台灣新詩相對多探討宏大的題目,如哲學、宇宙和生死,會有長篇的詩集。」

黎漢傑編新詩選集時,觀察到不同年齡階層的詩人,明顯有不同取材風格。過往香港新詩有不少關注社會議題,如鄧阿藍〈一首低沉的民歌〉寫工時過長的工人、也斯〈大角嘴填海區〉寫填海令城市變遷等,「新一輩本地詩人較傾向抒發內心感受,用詞意象較憂鬱和灰暗,似乎刻意想有別於上一代,建立自己特色。」

港缺乏創作空間

黎漢傑坦言,香港社會只衡量商業價值,詩人不受尊崇,讀詩的人又少,一本詩集銷量有幾十本已不算差。加上生活逼人,自然會氣餒。他慨歎,香港不乏年輕詩人,但很多名字像流星一閃而過,沒有堅持。要保持創作熱情,他認為謹記自己寫作的原因最重要。對他來說,寫詩是「安頓生活」的方法,「靜下來、
寫出來,精神上才能保持對生活有盼望,有積極的態度。」

反觀台灣和內地,詩人獲尊稱為「老師」,會為一本詩集開長達數天的研討會,台灣會把新詩製成文創產品,大眾對新詩不感陌生。新詩的傳播途徑與時並進,現時流行在社交平台刊登節錄的詩歌,有人憂慮會削弱大眾對新詩的理解能力。黎漢傑卻持樂觀態度,認為新詩有不同面貌,有深有淺,只要是好詩就值得分享,推廣門檻較高的「精英」活動,如國際詩歌節之外,也要辦普及活動,吸引大眾。


記者:吳政怡 攝影:吳政怡、蔡建新、黃頌偉 部分圖片:網上圖片

未有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