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青年參與政治的利弊 2018.11.27
20020 20020

口語溝通

討論題目

思賢想參與這個周末的遊行,以下是他和媽媽的對話。

媽媽:「你快要考試了,不去溫習,還走去參加甚麼遊行,萬一你行動過火被拘捕怎麼辦?」

思賢:「我懂得安排自己的時間,而且我答應不會過分激進的。再者,關心時事,勇於發聲,不是我們年輕人的社會責任嗎?」

媽媽:「但是也有很多較和平的方法表達意見,例如參加政府諮詢會、論壇等,遊行這些事假若變成警民衝突,我會擔心你的安全啊!」

試從他們的對話,評論他們對年輕人政治參與的看法。

 

資料

資料一

 資料整理自《香港中文大學青年研究中心調查結果》2017年1月3日

資料二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隨着資訊科技發達,青少年接觸社會資訊愈來愈容易,青少年再也不被標籤為政治冷感的一群。青年人普遍希望在政治,社會事務上都能擁有更大的參與和討論空間,以及政府在政策制定的過程中能充分諮詢市民的意見。產業發展方面,青少年比上一代更關心經濟以外的社會議題,如文化、政治、保育等,期望社會能健康發展,在各方面取得平衡。

摘自《青年高峰會議2015年分題總結報告》

資料三

  林鄭月娥說,從來不反對學生參與社會時事,並透露自己在大學時亦是學運的活躍分子。她鼓勵年輕人關心社會、參與社會事件,但要依法行事。不過,她強調,不認同違法行為是政治參與,冀年輕人要知道底綫在哪裏,緊守「一國」的概念,並強調「『港獨』我是不接受的。」林鄭月娥續說,現屆特區政府正逐步落實年輕人的「三業三政」,鼓勵青年議政、論政、參政,包括委任更多年輕人進入政府委員會,更設自薦計畫,而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亦已招聘二十多名年輕人加入,讓他們了解政府的運作,建議有想法的青年可加入其中。

摘自《文匯報》2018年7月14日

 

小組討論

試以5人為一組,準備時間10分鐘,每個同學輪流發言1分鐘,然後全組的討論時間為10 分鐘。

 

討論點

  • 甚麼原因驅使青年參與政治?
  • 思賢和媽媽如何看青年參與政治及其背後的原因?

 

論點參考

謝曉虹(青年發展委員會委員)

  善用年輕人渴望改變社會的力量,是政府必須正視的嚴肅課題。歐盟國家對此早就形成共識。他們不但提出了《青年白皮書》、《歐洲青少年協定》,更早在2009年就提出了「2010--2018歐盟青年合作架構」,將青年發展政策視為歐洲共同發展的重大議題⋯⋯更高度重視並鼓勵青年積極參與公民事務,讓青年能夠參與政治與社會政策的決策過程,這些經驗都值得香港借鑑。過去,香港年輕人感覺難以參與政府政策制訂過程。新一屆特區政府為了貫徹「與青年同行」的施政新風格,推出委員自薦計畫、成立青發委、成立創新統籌辦,最新更推出「與司局長同行」計畫……現時每年平均有超過70,000名香港青年參加政府舉辦、資助或協調的內地/海外交流和實習計畫。

張楚勇(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學部高級講師)

  青少年參與遊行完全是出於自願,爭取心中所求。遊行與看明星的演唱會不同,不是一種潮流,更絕非一件令人享受陶醉的活動。雖然青少年對政治的認知仍然薄弱,但這並不重要。遊行的原因在於訴求。青少年不是政治學者,對政治不一定需要完全清楚明白。

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

  在囚期間,曾被不少人問是否收受利益參與政治活動,當中更有懲教職員提出疑問。起初我認為發問者是惡意攻擊,但後來才理解他們是不明白「唔收錢做嘢」的概念。我想過以「做義工」的概念解釋,但後來又覺得不能與社運相提並論。總有人只看重利益,但我希望他們終有一天明白,有些事情非單純可以用金錢利益衡量得失,「總有一些公義為先的事情值得我們付出」。

 

觀點舉隅

甲同學:同意媽媽看法,不同意思賢的看法

  我認為媽媽對青年參與政治的看法比思賢更為可取。雖然參與遊行能夠表達自己對政策的意見,但是區區一次遊行並不代表真正承擔社會責任。要真正承擔,就應長期關心社會上的民生、經濟、政治等議題,並持續發聲,才有可能讓社會聽得見自己的聲音,改變社會。

  在求學時期是否值得投放這麼多時間和精力在參與政治上,而放棄學業又或是和朋輩相處的機會呢?我認為並不值得,因為和朋友度過匆匆的青春歲月失而不可復得,但政治待我們長大後仍能參與;而且,如果把握青少年時學習,累積足夠的知識和更多的人生閱歷,比年少參與政治,將必定更有遠見,能更有效地改變社會,而且也會更成熟、更理智地處理事情,不會輕易地衝動甚至犯法。因此我同意媽媽的看法,不同意思賢所言。

 

乙同學:不同意媽媽看法,同意思賢的看法

  我同意思賢而不同意媽媽對青年參與政治的看法。關心時事,正如思賢所說是盡責的市民應該做的,而這不只限於成年人,從青年時培養社會責任感是十分重要的。人們常說年輕人心智未成熟,不適宜接觸政治這些大事,這無疑是認為青年會因未有宏觀的概念而挫敗。可是,長大後就必然有宏觀的政治概念嗎?而且,失敗又有甚麼問題?在失敗的參與中檢討,發現自己在經驗和心理上的不足,然後改善,不也是很好的學習經歷嗎?

  媽媽建議只參與一些較溫和的政治活動未免有一點杞人憂天,一者思賢也表示會控制自己,二者子女想嘗試一些較大型的公民運動而硬遭家長反對,也有礙自己對本土的認識和歸屬感,影響日後對本地政治和社會議題冷感。我並不認為年輕時從參與政治中學習社會責任會有問題,因此我支持思賢而不太支持媽媽的看法。

 

丙同學:理解媽媽的看法,對思賢看法有待相榷

  我理解媽媽對青年參與政治的看法,而對思賢的看法有所保留。媽媽提到怕思賢行動過火並對他的安全感到擔心。雖看似有點過分保護,但站在家長的立場,看重子女的利益而不太重視社會整體利益是情有可原的。家長愛護子女,任何時候都不想子女受傷害,這是天經地義的。而且媽媽亦提出參加諮詢會等較溫和的方法,可見媽媽也不是完全抹殺思賢參與政治的機會,也令我理解媽媽擔心子女安全的看法和折衷。

  雖然思賢承諾會自我控制,但青少年始終較不成熟,也因而有較大機會按不住氣,一時衝動做出錯誤決定,例如黃之鋒等學運人士在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衝動闖入公民廣場和衝擊立法會,最終受牢獄之災。所以,即使我不反對思賢參與政治,但對他的看法有所保留。

文:黃蕊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