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周身刀 中文老師 2018.09.18
19530 19530

中文老師的特殊才能

有沒有想過,中文老師在課堂上正經八板地講授聖賢之道,下課後換去恤衫,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別以為他們只喜歡讀書寫作這麼「悶蛋」,有些中文老師動靜皆宜,課餘時間變身成為不同項目的「達人」,發展看似與本行不相關的才能,有強烈的「反差萌」!教學工作繁重,他們仍抽空磨出「周身刀」,除了因為興趣,更希望以身作則,進行生命教育,教導學生追求成為才德兼備的君子。


盧英敏

任教學校:裘錦秋中學(元朗)

嗜好:話劇

 

殷培基

任教學校:聖公會聖馬利亞堂莫慶堯中學

嗜好:打籃球

 

黃秋強

任教學校:保良局羅氏基金中學

嗜好:造手工肥皂


從戲劇中領略愛

「戲劇是可以講一世的事!」這句說話伴隨響亮的笑聲,足以說明裘錦秋中學(元朗)中文科教師盧sir有多熱愛戲劇。其他學校的話劇組多由校外導師帶領,盧sir則親自帶組,非常玩得的他更曾反串女角,與學生全無隔膜。他深信戲劇教育能讓學生感受到愛和幫助成長,新學年將推行戲劇跨學科學習,寓興趣於教學。

 

同心合力 共同成長

盧sir中三起對戲劇產生興趣,升讀大學後更與友人合組劇團。他笑言,帶學生玩話劇可以兼顧工作和興趣,編、導、演、後台都曾涉足。不論在哪個崗位,都講求溝通合作,同學因交流而成長,是戲劇最令盧sir着迷的地方,「一班人齊心合力,『the showmust go on』,有同一信念去做好一件事,必然會有奇迹發生,會忽然發現有成長,有光閃耀,大家都會覺得很美麗,值得用一生去記着。」盧sir眉飛色舞地說。

正因自己從戲劇中成長,他投身教育界的初心,就是做中文和戲劇教育,「自己成為勇於接受挑戰、喜歡交朋友和心靈交流、有愛的人,是因為接觸到戲劇,應該把這些好的特質,通過戲劇給下一代,把得到的愛傳承下去。」其他學校多聘請校外戲劇導師負責,但盧sir堅持親身上陣,與學生結下深厚情誼。第一屆跟他玩話劇的學生仍每年找他聚會,甚至回母校幫師弟妹排戲。「師生間的牽絆、情感會留很久,因為我們是戰友。雖然排戲很花時間,但人的關係就是這樣磨出來。」

感受愛與關懷 提升語文能力

教學之餘還要兼顧排戲,非常忙碌,但可見證學生成長,一切都值得。他分享,一名男學生最初無心向學,中文科只得四分須留班,卻主動加入話劇組。雖然他咬字不清,但盧sir仍給予演出機會,事後該學生很感激,學習也有動力,今年成績已升至全級頭四十名,「這兩三年的戲劇教育令他成長,感受到有人關心和愛他。這麼辛苦,仍堅持玩戲劇,說到底就是愛,人與人之間真誠地交流。」奇迹就這樣發生了。

戲劇還能提升讀寫聽說能力。演員要掌握人的不同情感,會增加閱讀的共鳴,「如果同學不喜歡文字,演戲反而培養到深入閱讀的能力,再遷移到文字閱讀。」戲劇的對話、台位、布置,能提升同學揣摩氣氛的能力,也可從情節、情感的鋪排和釋放,學習寫作結構,排戲過程亦訓練說話和思維能力。

鑽研戲劇教學法

盧sir近年不斷研究戲劇教學法,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他曾在中文課堂引入外國流行的過程戲劇(Process Drama),學生須飾演課文中角色,按文中情境作出抉擇,並表達背後想法。又以環境劇場(Environment Theater),善用校園環境幫助學生理解文本,如教中三課文〈爸爸的花兒落了〉,盧sir便帶學生到花園看枯萎的植物,感受主角英子的心情,「戲劇令他們投入當時處境、角色感受和思想,他們自然會更在意,有興趣了解課文。」

他更參與「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計畫,獲資助遠赴丹麥觀摩學校戲劇課,新學年推行戲劇跨學科學習,學生將會「穿越」到宋朝,以宋人角度思考如何解決生活問題,從而學習和運用各科知識。如家政科教授製作宋朝人喜歡吃的刨冰;計算宋朝人遠航至阿拉伯的路綫,可應用量角器、三角函數等數學知識;而學習宋朝人喜歡的娛樂皮影戲,則屬視藝和音樂範疇,做到戲劇融入教學。

 

▲今年四月,裘錦秋中學(元朗)更進軍元朗劇院公開演出話劇《寫我絃歌》,盧sir不但自編、自導,還客串演員。


籃球煉成正人君子

能文能武的殷培基,任教聖公會聖馬利亞堂莫慶堯中學,自中四起直到大學都是籃球校隊成員,執教鞭十六年,同時任學校籃球隊教練。他先後帶領數所中學籃球隊打過大大小小的學界比賽,更把這些經歷寫成運動小說《我要打NBA》和「爆籃系列」。他期望小說令學生喜歡閱讀,以及在比賽過程中學習成為正人君子。

 

熱愛運動 從中學會做人態度

殷sir身形高大,在學生眼中,他的形象與內在有很大反差──外形上已不像中文老師,還同時教中文和打籃球,令不少學生感到驚訝。殷sir中學時已有玩籃球、手球、足球、排球等,自言生性好動,幾乎任何運動也喜歡,但惟有籃球堅持至今。原因是籃球成隊只需五人,容易湊夠人數,平日可以自己玩,或到街場臨時組隊,彈性較其他球類運動大。

自中四開始便與籃球結下不解之緣,殷sir在籃球場上吃過苦頭,也獲益良多,「參與比賽過程中,學到同學間要互相提點。認識到一些很值得尊重的球員,在他們身上學到球品、敬業樂業、堅毅、體育精神。當然也試過被人愚弄,身受其害,留下傷痕和痛楚。通過這些觀察和感受,令自己培養了處世價值觀。」這些經歷,令他成為老師後,自然也想學生明白體育精神的重要,成為正直的人。

因材施教 球品比球技重要

他對隊員要求嚴格、公平公正,重視品格多於球技。如有人違反紀律、欠交功課或操行差劣,即使球技再好,也不會成為正選,甚至須罰做體能。團結、堅忍、堅毅、尊重、不怕失敗、盡力而為等,都是他想教導給學生的做人態度,「假設A隊和B隊都贏人五十分,A隊盡力去打,但B隊愚弄對手、嘻皮笑臉,我一定會鬧,甚至抽走那些球員不讓他們打,寧願出後備甚至大後備。我不介意一場半場失敗,我介意你做人失敗。輸也可以是一種贏,輸的是一場波,但贏的是做人態度和比賽經驗。」

帶籃球隊訓練時,殷sir身體力行,與學生一起練波。除了以身作則,激勵他們努力,也通過相處來建立信任,幫助學生提升自己。他觀察不同學生的個性,因材施教。對脾氣差的,加以輔導;自信低的,多給予出場機會;囂張的,提高要求……經過鼓勵和磨練,讓學生知道自身不足,能力好的要扶持隊友,能力差的要追上隊友水平。

球賽中的感動 歷歷在目

回首歷年帶學生參加比賽,難忘回憶如數家珍。他最記得初任教練時,第一次帶隊出賽前,一半隊員失蹤,只能臨時拉伕組成「雜牌軍」。第一場比賽輸四十分,第二場輸三十分,第三場輸二十分。雖然外圍止步,球員間卻建立了深厚感情。翌年,團隊充滿鬥志,暑假期間主動每天回校練習,終於憑決賽加時最後兩秒射入關鍵一球,奪得亞軍。殷sir憶述,負責入球那位同學說:「這輩子都會記得這個入球。」這比勝出比賽更鼓勵和感動人心。

他當時把這些熱血故事和人生道理寫成網誌,成功吸引學生追看,獲出版社賞識,於2007年出版第一本籃球小說《我要打NBA》,其後再接再勵創作「爆籃系列」。一些學生在圖書館發現了他的小說,會好奇主動詢問,部分更特地買書給他簽名。「通過我的著作,用學生感興趣的題材,令他們肯看書,擴闊了閱讀層面,鼓勵他們創作,這是很大的使命感。尤其是文學科愈來愈少人讀,香港文學如何傳承呢?中學老師就有責任讓中文種子植根。」

▲殷sir創作的籃球小說深受學生歡迎,其中《爆籃街霸王》更入選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十本好書」。


 放下手機人生更多選擇

教書和造手工皂風馬牛不相及,任教於保良局羅氏基金中學的黃秋強兩年前開始研製手工肥皂,希望成為手工肥皂師,男士之中較為少見。他認為人生應多發掘不同嗜好,正是兩者看似無關連,才有更多選擇和樂趣。故常以自身經驗勉勵學生追夢,即使成果未必立竿見影,也定會帶來意外收穫。課業吃重,如何偷時間?他分享一招「殺着」:「只要一放下手機,你就會發現自己多了很多時間。」

 

實用與藝術兼備

身形高瘦、皮膚黝黑的黃sir,平日常做運動,而造手工肥皂,也是健康生活一環。「手工皂相對溫和,不像化學清潔產品那麼傷害皮膚,用完後覺得很好,很想與朋友分享,希望身邊朋友都用天然肥皂,成為生活一部分。」因太太喜歡製作天然護膚品,他在兩年前開始接觸手工皂,一試愛上。夫妻檔研發不同種類的手工皂,更設立社交平台專頁「花寶樹木」。留意到港人頭屑和濕疹問題嚴重,黃sir盼能研製出紓緩頭皮痕癢和濕疹的肥皂,造福人群。

他醉心研究手工皂,甚至比太太更積極。手工肥皂由天然油脂與氫氧化鈉攪拌而成,可加入不同成分,使成品的氣味、顏色和功效各異;再放置兩個月等待熟成,期間溫度、濕度、光綫都有影響,需學習科學知識、材料搭配,自行摸索和試驗不同配方,很大學問。

除了實用價值,手工肥皂的藝術性,也是黃sir鍾情的原因,「每一次造出來肥皂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配方一樣,用不同牌子的油,成效也不同,有很多空間發揮。」在他口中,肥皂彷彿是親手培育的寶寶,富生命力。他更會鑽研拉花和造不同形狀的皂。

造皂如求學 過程比結果重要

黃sir認為造皂與求學有相通之處:「造肥皂須認真,付出很多時間,找資料、試驗、找方法解決困難,但成果可能很少,或不一定有成果,過程才最重要。學習也一樣,不但聽老師講書,也要自己找資料,才可與老師互動。未必會即時有好成績,但累積得到的知識一定比別人多,這比成績更重要。」

每次製作兩至三磅肥皂,須花個多小時攪拌。他坦言過程很悶,但完成一刻滿足感很大。「讀書也一樣,你現在可能很多怨氣,但願意捱過這幾年,入到大學便自由了。一定要跨過這個階段,才可到達另一個階段。把事情看遠一點,就會覺得現在『捱』是無所謂的。」他會邀請感興趣的學生到工作室一起造皂,也考慮將來在校內開設興趣班,讓學生發揮創意,並學習視藝、化學和數學相關知識。

以身作則 籲學生追夢

黃sir的心願是到台灣研讀手工肥皂課程和考取證書,成為少數的男手工肥皂師,「我希望把興趣變專長,多一門技藝傍身,人生有多點選擇,生活也沒那麼悶。」他常以自身經歷鼓勵學生要追夢,通過分配時間和權衡主次做自己感興趣的事,不要只顧學業而放棄興趣,「發展一門興趣,一直堅持,定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好事,只是時間問題。很多事情相輔相成,都是相通的,不一定有衝突。」他在大學時曾出於興趣辦文藝雜誌,沒想到因此有助覓得教職。

這番話出自他口中,特別有說服力。黃sir趁假期會到工作室造皂,平日還跑馬拉松、學結他和空手道......忙個不停。他很懂得善用時間,每天訂立目標,一心幾用,例如造皂期間會同時看影片;與太太一起造皂和做運動,同時做到發展興趣和陪伴家人,一舉兩得。訪問過程中,他便一邊侃侃而談,一邊執拾和包裝肥皂。最重要的是,放下手機,餘暇其實可以做很多事。

▲黃sir笑言手工皂拉花與咖啡拉花技巧一樣,可為他的另一個夢想──開咖啡店做準備。


 

 

文:吳政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