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離騷〉再創作 2018.04.13
19169 19169

創作往往是孤獨的。在創作路上,作者最終只能靠自己,踽踽獨行。

但本土科幻動畫《離騷幻覺》卻有點不一樣。

兩年前開始,創作人江記從〈離騷〉等詩歌取材,與動畫導演李國威、崔嘉曦合作,製作出先導短片《離騷幻覺.汩羅江篇》、《離騷幻覺.刺秦篇》。這部動畫不但聯繫了古今兩個不同時代的作者,還把作者跟觀眾連結起來──江記正利用眾籌「集氣」,籌集資金完成整部作品。

創作也許孤獨,但在這條動畫路上,江記不是只有一個人。


《離騷幻覺》

項目網頁:

www.dragonsdelusion.com

故事大綱:

在一個虛構的時空,秦始皇推行了人類與機械融合的永生計畫,創造出人類、機械人、改造人共存的社會。其中有個名為Mr.D的機械人,發現自己擁有屈原的靈魂,並捲入刺殺秦始皇的行動……

 

與觀眾一同製作

《離騷幻覺》一共推出了兩條先導短片──《汩羅江篇》、《刺秦篇》,並舉行展覽,讓大家了解這是怎樣的作品。訪問江記當日,剛好有他的粉絲參觀展覽。粉絲笑說一定會課金,支持江記的創作。眾籌這種新時代的集資方式,把作者跟觀眾聯繫起來,「我和另外兩位導演都想做一部電影,放在戲院放映。只是電影的投資很大,我們做的是原創故事,又沒有明星,而且是科幻片,成功的例子很少,等待資金可能無了期。」江記說。然後他們想到可以利用網絡集資,完成作品。這個方法也能讓有興趣的觀眾參與製作,表達他們的聲音。於是幾個創作人決定採用眾籌,製作整部動畫。

一切從屈原是巫師開始

《離騷幻覺》的獨特之處,是在古典文學上加以發揮,製成跨媒體動畫。江記(右圖)參考了屈原的〈離騷〉、〈天問〉、〈九歌〉,使用了當中部分意象。為甚麼當初江記會向傳統文學取靈感?原來那是源於一篇報道:「我看到一篇報道,說屈原其實是巫師,覺得很有趣。」這讓江記產生很多聯想,像屈原那麼會寫作,又是美男子,當時可能是萬人迷,他很快想「屈原是祭壇上的吉他手」等構思。那時江記要在雜誌連載漫畫專欄,於是以屈原、楚懷王為主角,繪畫他們的故事。這也是動畫的原形。江記希望借作品探討靈魂、生死等問題。

文字轉化有意思

動畫其中一個趣味,是文字和影像的轉化。比方說,〈離騷〉裏提及過龍車──「為余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為車」,江記把這個意象放進了《汩羅江篇》,但變成了直通火車。又例如〈天問〉概嘆:「天命反側,何罰何佑?」上天保佑甚麼人、懲罰甚麼人好像沒有準則;《刺秦篇》便用了一個場面表示這種命運無法扭轉的虛無:秦軍攻打楚國,兵臨城下,卻發現楚軍開起派對來──因為楚軍知道自己即將戰死,所以把握最後的時光狂歡。這些轉換都是很有意思的對照。

改編是對話

這不是江記第一次的跨媒體創作。二○○七年,江記也曾經跟智海合著漫畫《大騎劫》,把香港文學畫成漫畫。他怎樣看這種改編創作?「改編是一種對話。」江記說,改編就是改編者跟原著作者交流,表達自己的看法。這是其中一種創作模式,如果做得好,可以有很精采的成果,「像湯淺政明的動畫,既保留了原著的味道,也表現出他獨有的想像力。」當年他跟智海繪畫《大騎劫》,其中一個目的就是進行這樣的探索。(編按:日本動畫導演湯淺政明曾改編森見登美彥的小說《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為動畫電影,並獲頒2017年日本電影學院獎的最佳動畫片。)

他們另一個目的,是把不同範疇的群眾連結起來,讓看漫畫的讀者看文學,看文學的讀者看漫畫,「大家經常說,在香港,喜歡創作的人很少。但其實,有人喜歡音樂,有人喜歡書,有人喜歡畫,如果不作區分,這是很大的群眾。」香港的創作路從來不易走,創作人都在努力前進。這次製作《離騷幻覺》,也是長路漫漫。不過江記在facebook裏形容,現在情形好比《One Piece》的情節:「海盜船上原本只有幾個人,從沒想過今日會遇到更多的夥伴!」所以儘管距離完成作品還有一段路,相信他和夥伴應該有辦法走到終點。

離騷幻覺──作品及原畫展

日期:即日起至4月15日

時間:下午12至8時

地點:鰂魚涌英皇道653-659號東祥工業大廈A/B座10樓@space27hk

原畫展以外,〈離騷幻覺〉展覽更會移師深水埗「合舍」、藝穗會及香港藝術中心展出不同內容,以及舉行迷你音樂會(明天14日)、講座(4月21日)、放映會(4月22日)。各活動詳情請參看〈離騷幻覺〉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ragonsdelusion


傳統藝術 改頭換面

在江記心目中,創作的界綫是模糊的,絕非「文學就是文學」、「動畫就是動畫」那麼死板。很多藝術家也有相同的看法。他們會用不同的媒體表現傳統的藝術,更可能會得嚇你一跳。藝術本來就是好玩的東西,不拘一格呀!

會動的水墨畫

二○一○年,上海世界博覽會中,展出了北宋名畫《清明上河圖》的多媒體電子版。電子版一方面保持傳統中國畫的「散點透視」特色,另一方面利用動畫技術讓畫中人物、事物動起來,像河水會流動、行人會走動,甚至有日夜變化。這種再詮釋把北宋汴京活靈活現的表現出來。展品後來移師香港展出,引起極大迴響,現時《清明上河圖》電子版在上海中華藝術宮展出。(上圖)

佛偈之舞

跨媒體創作可以有很多可能性, 比方說, 台灣現代舞蹈團「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就曾經從佛偈「鏡花水月畢竟總成空」獲得靈感, 編成舞蹈表演《水月》(上圖)。林懷民在舞台上安排了水和鏡子,結合舞蹈員的肢體動作,表現出鏡花水月那種空靈意境。誰能想到,意境也可以用舞蹈表現!

書法變雕塑

在林懷民的表演裏,經常能看到書法家董陽孜(上圖左二)的作品。董陽孜本身也是個破格的藝術家,積極把書法轉化成別的形式。例如她曾經打破紙筆的限制,製作立體「誠」字雕塑(上圖);她又舉辦過展覽《讀衣》,以書法綫條為主題,邀請時裝設計師設計衣服。除此之外,她也因為看到書法和爵士樂有共通之處──兩者都是即興創作,而書法的筆觸也跟色士風的音質相似,舉辦過融合書法、爵士樂與現代詩的音樂會《追魂》。書法可以是雕塑,可以是時裝,甚至可以是音樂!

文學中的影像和音樂

詩畫同源

跨媒體其實不是甚麼新鮮事物,中國古典文學本來就有跨媒體的特性。例如,中國的詩有畫的元素。傳統文學創作理論一向有「詩畫本一律」的說法,意思是作詩跟作畫的原理是相通的。最明顯的例子,是唐代王維的作品。北宋蘇東坡曾評論說:「味王摩詰(王維)之詩,詩中有畫;觀王摩詰之畫,畫中有詩。」王維本身詩畫兼工,大概因為這個緣故,他的詩往往融會畫的意象,詩句如「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日落江湖白,潮來天地青」都很有畫意。到了北宋,詩跟畫的精神更為融合,畫家不只在詩裏尋找題材,還會用寫詩的手法作畫,以提高畫的意境。

詩詞合樂

另一方面,詩詞也有音樂的元素。在古代,詩可以作為內容,配合音樂歌唱;而詞原本更是音樂文學,屬於音樂一部分。兩者的分別在於,詩是先有內容,再為內容配樂;而詞是先有樂譜,再按照樂譜填詞。古典文學如詩詞就好像多媒體作品,既有視覺享受,也有聽覺享受。

文:萑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