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
語言承載族群文化 母語地位 不容有失 2018.06.04
19053 19053

封面專題

今日香港+全球化

主題:身分和身分認同+全球化帶來的影響與回應




答案︰C


解說


根據香港統計處2016年的資料,全港約有88%的6至65歲人士以廣東話為母語,另有3.9%人士的母語則為普通話。近日教育局被揭發於課程配套資料中,引用內地學者意見指「粵語只屬漢語的方言,不能被視為母語」,大眾質疑教育局刻意矮化廣東話地位。此事引起軒然大波,皆因母語對建構族群身分認同影響尤深,除了是溝通工具外,亦是文化歷史的載體。



在全球一體化浪潮下,不但廣東話受普通話威脅,世界各地不少語言被英語取代的例子亦比比皆是,不同國家地方各師各法盡力保留、推動本土語言;雖然廣東話在香港仍是主流,但難保一日地位下降,因此各地的保育語言措施值得借鏡。

「母語」的定義

從語言學定義,所謂母語,顧名思義即父母所說的語言,亦有學者提出母語為人最先學習的語言,或是自己認同和最擅長的語言。因此,母語本身與身分、國族認同息息相關;由此引申,語言亦是國家鞏固國民身分認同的「必爭之地」,例如古有秦始皇「書同文」政策,以彰示大一統,近代則如普通話,逐漸取代一些本土方言。

「母語」的變化

雖然現時近九成香港人以廣東話為母語,不過廣東話地位上升其實只是近五十年間的事。香港開埠前有超過一半原住民村落為客家村,以往客家話和圍頭話才是主流語言,直至上世紀戰後五十年代,來自中國五湖四海的移民紛紛南下來港,移民「各說各話」,如上海話、潮州話和閩南話,更盛行一時,非廣東話人口超過半數。

保育客家語言文化

及後,政府推動廣東話普及教學,民間私塾絕迹,客家話等方言慢慢失勢,而且社會風氣推崇廣東話和英語,方言有被冠以「鄉下話」的成見,加上廣東話流行文化如廣東歌、電視、電影等風靡大眾,廣東話繼而壟斷香港「市場」。

隨着操非廣東話的老一輩逐漸離世,方言走入末路,據2016年中期人口普查,以客家語為慣用交談語言的五歲以上人口,僅佔香港人口的0.6%,比十年前下跌0.5%。由於語言本身承載族群文化,客家話的消亡亦意味在港客家人的文化、歷史,面臨傳承危機,故近年不少有志之士積極保育客家話,例如編制發聲詞典、組織導賞團介紹傳統客家文化等,以鞏固其地位。

廣東話與本土意識的關係

如前所述,廣東話近五十年在港地位上升,成為主流語言,間接塑造和強化了「香港人」此族群的身分認同,例如以「會否說廣東話」去區分一人是否香港人。然而,隨着廣東地區外省移民增加,普通話日漸成主導,廣東話地位岌岌可危,香港人遂產生一種「守護廣東話的淨土」的意識。

此外,本土意識抬頭,加上中港矛盾加劇,一石激起千重浪,近日語言議題成為港人身分認同和政治紛爭的「戰場」;有論者質疑政府推行「普教中」等政策,表面目的是鍛煉學生的普通話語文能力,以便日後與內地接軌,實際上是借教育打壓廣東話,消弭「香港人」的身分意識。

保育本土語言的例子

全球化乃發展大趨勢,現時英語無疑是較有效及方便的國際溝通媒介之一,然而,英語的強勢即變相削弱另一地方的本土方言。目前全球有近七千種語言,但過半數的語言的使用人口不過一萬人,有學者警告,約三千種語言將於本世紀「絕種」。有見及此,多國紛紛投放資源保育本土語言,以保存自身的獨特文化和加強國民身分意識。

例子一:冰島語網絡危機

冰島語源於古代維京人語言,近一千年來文法變化少,現代冰島人可簡易閱讀古文獻。現時全球只有約三十多萬人以冰島語為母語,然而學習冰島語難度高,亦甚少網絡系統支援冰島語,就連蘋果公司的智能軟件Siri仍未學懂,故冰島人於網絡上習慣以英語溝通,形成「冰島語數碼弱勢化」現象;而且冰島外來人口眾多,政府又大力推廣旅遊業,英語溝通成主流,漸漸學生的本土語言詞彙匱乏,故冰島語有面臨「黃昏」的危機。

拯救本土語言刻不容緩,冰島政府從科技着手,投資10億冰島克朗(約港幣7,000萬元)去建構冰島語言資料庫,方便電子產品引用冰島語。

例子二:威爾斯語復興

世界上已有多種語言消失人間,不過,威爾斯語在過去五十年間卻從沒落走向復興。十九世紀起,威爾斯人口流動頻繁,英語影響漸深,而教育部門更「崇英抑威」,設定英語為教學語言,禁止學童說威爾斯語。威爾斯地區說威爾斯語的人口由1891年的29%大跌至1961年的0.7%,威爾斯語可謂危在旦夕。

及至上世紀八十年代,當地政府介入,成立諮詢委員會推廣威爾斯語,通過多項措施提升威爾斯語地位至與英語平起平坐,例如通過威爾斯語言法,又於公共服務引入威爾斯語。直至2001年,說威爾斯語的三歲以上人口反升至近60萬人,佔地區人口約21%,反映政策成效顯著。

例子三:希伯來語復活

語言與國族意識關係密切,十九世紀希伯來語的復興則為猶太復國主義的產物。猶太人被滅國二千多年來,古希伯來語僅為宗教用途,日常生活鮮會應用,直至十九世紀「猶太復國主義」抬頭,現代希伯來語之父本耶胡達於十九世紀末創現代希伯來語,編纂字典之餘,又辦希伯來文報章推廣。

二十世紀猶太國族主義高漲,由於共通語言有助塑造獨立建國的意識,因此現代希伯來語在民族主義運動中的角色舉足輕重。1922年,英國託管政府終把希伯來語、阿拉伯語和英語定為巴勒斯坦的官方語言,希伯來語在不足一世紀之間成為官方語言,可謂「死而復生」。





Mindmap:母語與身分認同



相關概念


數碼弱勢化(Digital minoritisation)


數碼弱勢化意指當一種語言在現實生活常用,不過卻在網絡世界成弱勢。由於英語已壟斷網絡世界,多數電腦系統不支援弱勢語種,例如冰島語,冰島人在網絡難用冰島語溝通,遂進一步強化英語地位。

普教中(Using Putonghua to teach Chinese Language Subject)

香港語常會於2008年撥款兩億元支援中、小學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普教中),惟計畫爭議處處,一來計畫改善學生的寫作能力成效不大,二來亦被質疑矮化廣東話。

相關新聞事件簿

廣東話地位爭議

‧教育局上載文章指粵語非香港人母語:教育局被揭發於2013年於向小學派發的普通話課程資料中,收錄中國學者撰寫的文章,指香港漢族人的母語是漢語,而粵語只屬方言。(2018年5月)

‧教育局於官網表示廣東話不是法定語言:香港教育局於官方網頁《語文學習支援》一文中,提及廣東話是「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引來大眾不滿,其後當局刪文致歉。(2014年1月)

‧調查發現廣州近三成青年不會說廣東話:中國有調查發現,廣州6至20歲的青年中,有近三成人不會說廣東話。(2017年12月)

香港保育本土語言措施

‧保育客家話:香港本土語言保育協會獲衞奕信勳爵文物信託資助,推行香港原居民圍頭話及客家話語音字庫開發及網上推廣計畫,並研發網上發音字典。(2009年)

‧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客家話、圍頭話、漁民話等於2014年被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2014年6月)

外地保育本土語言政策

‧台灣推動鄉土母語:台灣推出12年國教課綱,規定國小每周須開設一節本土語言或新住民語課程供學生選修。(2014年10月)

‧冰島建立語言數據庫:當地政府建立開放冰島語數據庫,方便軟件工程師開發冰島語軟件,借此推廣冰島語於科技領域的普及程度。(2017年4月)

相關辭彙

‧希伯來語 Hebrew
‧國族主義 Nationalism
‧猶太復國主義 Zionism
‧方言 Dialect
‧身分認同 Sense of Identity
‧冰島語 Icelandic
‧客家 Hakka

參考資料

‧香港政府統計處《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59號報告書──香港的語言使用情況》
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1302592016XXXXB0100.pdf

‧BBC中文網:廣東話vs普通話:當香港的語言遇上政治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439847

學習教材

資料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A




資料B


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認為「普教中」可改善中文寫作能力,但有小學生家長透露,讀小二的女兒作文時須用普通話文法。

徐太的女兒正於九龍區一所私小讀小二,已接受「普教中」兩年,徐太最近發現女兒作文須運用普通話文法,十分驚訝,「女兒問我是否照寫『咖喱魚丸子』,我惟有叫她照寫,因為寫『咖喱魚蛋』都會被老師更正,結果女兒最終錯寫『咖喱丸子』,被老師更正為『咖喱魚丸子』。」她不排除這只是個別學校情況,但自己須提醒女兒這並非日常叫法,「北方文法不貼近香港這種南方生活。」

資料來源:摘自2016年1月10日的一則新聞

多角度思考

1.
根據資料A,描述由2006年至2016年間香港人口的慣用交談語言變化。(5分)

2.有意見認為「語言對身分認同影響深遠」。參考資料,解釋這個看法。(8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同學不宜逐項解釋,反應歸納作答,如廣州話和普通話的升跌為一類,亦可把客家話、福建話和潮州話歸為方言一類,指出其整體跌勢。

2.同學要先解釋身分認同主觀概念。從語言角度觀之,身分認同與族群和國民身分有關;其次,建議作答時可緊扣廣東話例子,指出地域不同、說法有異,論證族群共通語言對建構獨特身分認同的重要性。

延伸回應題

細閱以下資料,然後回答問題。

資料

英治年代,政務官的最重要「技能」是英文好。我們熟知的老一代高官不少都是港大英文系畢業,英文成為了管治頂層最重要的「軟實力」,英文也由此取得「霸權地位」。

香港在六七十年代爆發中文運動,要求中文成為法定語文,並在中學推行母語教學。當年中文運動表面上是爭取中文法定地位,然而其背後訊息是挑戰「英文霸權」、動搖殖民地政府管治的文化軟實力,港英政府自然「嚴陣以待」。長期以來英文霸權地位穩如泰山,香港的中文中學都被視為「次一等」學校,讀英中才是高材生必經之路,語文教學也由此成為社會上一個引起爭議的題目。即使老師和學生未必能應付英文教學,但家長的根深柢固觀念,令母語教學無法在社會上得到接納和支持。

英文學校在港受家長「歡迎」,除了長期以來英文在港是管治階層和上流社會語言,也因英文在國際商貿、金融、專業、學術等廣泛領域都是主要語言,「唔識英文就好蝕底」是多年來在港人腦海中深植的「民間智慧」。

資料來源:摘自2018年5月8日的一則評論文章

多角度思考

1.
參考資料及就你所知,英語作為國際共通語言如何影響各國的本土語言?試以例子加以說明。(10分)

2.「相對硬實力,軟實力於國際舞台上影響力更大」,你多大程度上同意這看法?解釋你的答案。(12分)

建議答題方向

1.
所謂影響不但有負面,亦有正面,故同學要平衡答案,指出英語形成霸權,有機會削弱本土語言的重要性;另一面則可提出,英語可補充本土語言的不足,豐富詞彙,其中廣東話便有不少英語用詞,例如「的士」等。

2.同學要先定義硬實力和軟實力的分別,如硬實力屬軍事、資源等實體概念,而軟實力為價值觀、文化等無形力量。作答宜多舉國際例子解釋,並比較兩者分別。

載自2018年6月4日《S-file通識大全》

文:馮日里 圖:星島圖片庫
TOP